兰州大法弟子赵保亭一家人所遭受的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八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开始了全面的邪恶迫害。大法弟子为了唤醒被谎言蒙蔽、毒害的众生,救度世人,以大法觉者的金刚正念和超然勇气坚定的走出来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开始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善与恶,正与邪的较量。兰州大法弟子赵保亭一家四人因此而遭受邪党的残酷迫害,儿子赵旭东已被迫害致死。

兰州市西固区大法弟子赵保亭一家四口人,公公赵保亭、婆婆白金玉、儿子赵旭东、儿媳李红平是一九九八年以后先后得法的。接触大法很短时间内赵保亭及老伴白金玉风湿性心脏病、脑血栓、严重的脊椎骨质增生、经常性感冒等疾病都不翼而飞,几十年的药罐子扔掉了。他们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精神状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全家老幼相互关心,尊重,关系处的很融洽。可是这一切却在九九年七二零一夜之间全都改变了。

*儿子赵旭东被迫害致死,儿媳李红平遭残酷迫害

赵保亭的儿子赵旭东是九九年上半年得法的。得法后,他严格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孝敬父母,关心照顾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待人很是和善,对名、利也看淡了,是左邻右舍、亲朋好友公认的好人。自从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开始铺天盖地的邪恶打压以来,赵保亭一家走上了坚定的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道路。


赵旭东和妻子正在为女儿过生日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赵旭东第一次进京上访,被原兰化公安处(现兰化公司和兰炼公司已合并)接回送进西固区寺儿沟拘留所进行迫害,赵旭东以绝食抵制迫害,信仰是人最起码的自由和权利,有什么错呢?家属几乎每天都找公司领导时庆林和王鼎舟要人,直到绝食九天才把人放了。

二零零零年十月,赵旭东再次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在“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呼喊声中,赵旭东被前门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并拳打脚踢,用木棒打,数名恶警用高压电棍轮番电击达数小时,赵旭东全身被电的青紫淤肿,眼睛肿的很高,照片上都可明显看出,直到被电击晕死过去。等苏醒后见室内无人,才逃出了魔掌。

在学法实修中,在邪恶的疯狂迫害中,赵旭东认清了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中共恶党的邪恶本质,于二零零零年下半年顶着社会上各方面的压力毅然写了“退党申请书”。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下旬,赵旭东的妻子李红平在发真相资料时被原兰炼先锋路派出所李勇等三、四名恶警绑架,关押在该派出所。李红平不配合邪恶,不报姓名,不报住址,不配合恶人的非法审讯,以绝食抵制迫害。四天后被绑架到西果园看守所十四大队一中队。李红平不配合恶人的一切要求,当时就被值班队长打了两个耳光,眼冒金星。紧接着被砸上了三十斤重的脚镣(这种大刑是专为死刑犯用的),两块三十斤重的大铁块穿在脚上,两手用两铁环穿在一起。灌食时七、八个人有压腿的,有拽胳膊的,有压头的,有撬牙的。李红平极力反抗,由于塑料管无法从鼻孔插入,恶人就用胶皮管从喉咙往下插,同时恶警惨无人道的将胶皮管故意在食道和胃中乱搅,致使李红平痛苦的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在院子里捡瓜子的人听到这凄惨的哭喊声有的都流下了眼泪,并背地里鼓励支持李红平:“你又没犯什么法,你绝食我们支持你,好人就不应该被关在这里。”灌食灌不下去时,恶人扬言:“拿暖瓶里的开水往下冲。”灌食的胶皮管因食道和胃粘膜被插破沾满了血迹,恶人竟扬言:“从明天开始一天灌两次。”就在这残酷的迫害中,到第九天时李红平已被折磨的骨瘦如柴,眼窝深陷,身体极度虚弱。恶警怕承担责任,只好无条件释放李红平。

然而恶人向来都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一边用谎言欺骗,一边密谋着进一步的迫害;一边无条件的释放,一边给李红平判劳教二年(西固分局判的,当时没执行)。李红平回到家中,家里空无一人,桌子上的灰很厚,李红平意识到其他家人都出事了,多方打听才找到了寄养在别人家的被兰化供销公司保卫科科长袁锦鸣等恶人关押了几天的四岁多的孩子。

二零零一年初,有好心人透漏,要送李红平去劳教,为此李红平被迫流离失所。后来不幸又被城关分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又被非法加判半年劳教,共判两年半劳教。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五日(也正好是赵旭东保外出所的同天,夫妻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再没见过面)李红平被强行送到甘肃省平安台劳教所七大队。李红平不认为自己是犯人,拒不配合恶警,在恶警的指使下,被沈艳菊、陈小红等吸毒犯暴打后,用绳子绑起来吊在教室门框上,悬空四个多小时,两臂致残,恶警还要强迫干重体力活,脸被打的青紫,右眼球充血。一直到赵旭东被迫害致死,火化尸体的前一天,在家人强烈要求下,才将李红平放出(当时离两年半的劳教只剩一个多月了)。

二零零一年元月初,在赵保亭被抓,白金玉被绑架,李红平在发真相资料时也被恶人绑架。赵旭东带着四岁多的女儿准备进京证实大法,寻找家人,身上带的横幅等被火车站恶警发现,再次遭绑架。火车站恶警将赵旭东双臂一字形铐在暖气管上进行折磨迫害。后被原兰化公安处副处长、六一零负责人李明晓,原兰化供销公司保卫科科长袁锦鸣(赵旭东生前单位的科长)等人接回强行送进西固区寺儿沟看守所进行迫害。那里的队长为了逼迫赵旭东干活,不仅自己动手打赵旭东,还指使怂恿犯人残酷折磨赵旭东,用脚猛踢肋骨,用拳猛击脸部,肋骨被踢裂,下巴被打歪,绑在床下不让出来,呼吸困难,疼痛难忍。赵旭东绝食反迫害。七天后,已经被折磨的骨瘦如柴,面部脱像,身体极度虚弱,就是很熟悉他的人都一下很难认出他就是赵旭东。李明晓、袁锦鸣等恶人怕承担责任,用事先设计好的圈套暂时取保候审。背地里阴谋策划着进一步的迫害。

赵旭东在看守所被关押期间,袁锦鸣等人将赵旭东四岁多的孩子关在他们办公楼的值班室里,个别好心点的人给孩子买点东西吃,晚上让孩子睡在凳子上,孩子晚上哭喊着:“我要爸爸,我要妈妈!”哭喊声都惊动了住在办公楼后的居民。可怜的孩子哭声惊天动地,令天地为之震怒,那些毫无人性的恶警还威胁孩子:“不许哭,再哭,把你送孤儿院去。”

前边讲的李明晓、袁锦鸣等人只是用了个“缓兵之计”。赵旭东和妻子李红平回到家后,两人身体都很虚弱,一边在家调养身体,一边准备着过年。而李明晓、袁锦鸣等恶人与先锋路派出所和西固公安分局相互勾结利用,采用极其卑鄙的手段,设圈套,用谎言诱骗,用调虎离山之计,阴谋对赵旭东和李红平再次迫害。袁锦鸣与两名科员以送工资为借口来到赵保亭家,诱骗赵旭东说科里有事,让赵旭东去科室一趟,赵旭东和李红平觉的可能是个圈套,就拒绝了。袁锦鸣等三人一看阴谋未能得逞,就下楼去了,下楼前后不到十分钟,其中一人又急匆匆的从楼下跑上来敲门,借口说把自己家钥匙落在赵保亭家沙发上了,赵旭东赶忙去开门,李红平觉的不对,就把来人推出门外,将门反锁上。这时,从楼下突然窜上来好几个人,威胁将门打开,否则就要撬门而入。其实恶人的目地是要将李红平调开,集中对付赵旭东。李红平在家门口开始高喊揭露恶警绑架迫害好人的恶行,赵旭东也在家里窗户上揭露邪恶,恶警不让李红平喊,强行将李红平抬到楼下,李红平继续喊着,被塞进警车带往先锋路派出所。在车上恶警气急败坏的骂道:“这次把你送进劳教所,让你绝食绝死。”到派出所后,李红平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当天就被放回了家。

到家后,李红平和赵旭东商量,既然把李红平抓去又不送劳教,肯定主要是冲着赵旭东来的,夫妻商量决定让赵旭东赶快离家出走。第二天中午赵旭东下楼准备离开时,被早已埋伏在车棚的一群以袁锦鸣为首的供销保卫科的恶人绑架,直接送到甘肃省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李明晓等人积极奉行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对这一家人不但从精神上、肉体上进行邪恶的迫害,经济上也不放过。从二零零零年开始四年中,每月给赵旭东二百二十元,给白金玉三百元基本生活费,赵保亭停发四个月工资。原兰化机械厂保卫科在二零零零年李红平进京上访勒索一千多元旅途费,来回所花费用全部由李红平一人承担。

赵旭东被非法关押在平安台劳教所二大队,这个队很邪恶,大队长一次次搞逼供,让赵旭东写所谓的“四书”,赵旭东始终不配合,他们就打赵旭东,晚上不让赵旭东睡觉,白天还要干繁重的体力活,让赵旭东干最苦最累的活,指使犯人用铁锨把赵旭东的脚打坏,走路一拐一拐的,用木棒、树条抽赵旭东,赵旭东被迫害的满身伤痕,脸被打的肿的很高,胳膊、手被打坏。从劳教所出来很长时间伤痕还明显可见。在那邪恶的地方,赵旭东自始至终也没有给恶人留下任何一个字迹,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十个月后赵旭东被保外就医。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初,赵旭东与母亲白金玉等几名大法弟子在家切磋交流时,被兰州市安全局特务裴怀伟、王军等二三十人闯入家中绑架,送往甘肃省安全厅宾馆,每人被关押在一间房子里进行迫害。邪恶利用诱骗、威胁、恐吓、打骂、酷刑等邪恶手段威逼赵旭东“交待”所谓的“犯罪事实”。赵旭东根本就不配合,高喊“法轮大法好”。邪恶对赵旭东的残酷迫害,赵旭东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楼上的人都听到了,赵旭东的母亲白金玉听得更清楚。

为了反对迫害,赵旭东一开始就绝食。十二月十日与其他两名大法弟子一同被送往华林山看守二所进行迫害(其实安全厅的看守所就在院内)。赵旭东被关押在四监区一分队六号室。(室长乔兵,赵旭东被迫害死后,主管队长被调到一监区,另一队长李魁)。一到那里,直到被迫害致死一直被砸上手铐脚镣连在一起的全背铐。这是专门用于死刑犯的大型刑具,身体背朝天成九十度,每天都由三四个犯人轮流看管。每三天灌一次食,用的是玉米面加咸盐,每次灌食一至二小时,用胶皮管,塑料管从鼻孔,喉咙强行插入,利用犯人惨无人道的进行野蛮灌食,将肺部,食道插破,每天都在极端痛苦的呻吟中承受着折磨。就这样一直到零四年正月十五(阳历二月五号,恶警说是二月七日)下午五时开始一直到七点多灌不进去了,送去医院时心电图已经没有显示了。


赵旭东生前照片

平时四监区主管队长李魁等经常指使号长乔兵几乎天天拳打脚踢,拳头猛击赵旭东的胸腔,肋骨被打断,而且经常套上麻袋打。这个没有人性的禽兽被恶警利用上一边吃着赵旭东父亲经常送去的饭菜,一边用流氓手段折磨着赵旭东。由于野蛮灌食,每天的毒打,使赵旭东经常发出极端痛苦的叫喊声,呻吟声,胸部疼痛难忍也没人管,没人问。据知情人透露,在这期间,有一次两名恶警用麻袋套在赵旭东的头上,用毛衣包上砖块,骑在赵旭东背上进行毒打。赵保亭每隔几天给赵旭东送一次食物,赵旭东都送给同号室的人吃了、用了。连那些犯人都说:“像赵旭东这么好的人现在上哪里去找,他对大家这么好,又没犯法,还把人活活整死,共产党太邪了、太毒了。”

赵旭东去世后,恶人为掩盖伤痕,没有马上通知家属,而是二月七日才通知的。为了毁灭证据、封口,把六号室十六个犯人全部打散分到了其它监区,把六号室封了。并且为了掩盖他们的罪恶,在给家属的死亡通知书上竟然无耻的这样写着:“急性循环呼吸衰竭,症状:患者呈昏迷状,头颅五官无畸形,头颅无损伤,外耳道,鼻腔及口内均无血迹及异常分泌物,皮肤完整,无青紫及淤斑等。医生签字:成焕阳(音),护士:山瑞芳(音)。医院:甘肃劳改医院。恶人用的都是惯用的欺骗手段,这是在撒弥天大谎,盖世欺人,天上都看着呢,又有那么多人亲眼目睹,这一切真实情况,是纸里包不住火的。而赵旭东的尸体大家看到的是:七窍流血,耳鼻用棉球塞上的,口中含有血块,整个背部有青紫淤斑,太阳穴处有明显伤痕,一头乌黑发亮的秀发,不到两个月竟然有近三分之二都白了,一百五十六斤的体重成了皮包骨。事实就是事实,谁也无法掩盖这事实真相。

大法弟子赵旭东就是被兰州市公安系统第二看守所恶警,恶人折磨死,打死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兰州市安全局裴怀伟等人,人是你们抓的、提审的,你们真不知道吗?前因后果你们十分清楚!劳改医院成忠阳等人,你们在为市安全局、市公安局自圆其说,为了推卸责任,不惜出卖良心,口径一致,欺骗着世人,欺骗着自己,又害了自己的家人。总有一天真相大白的时候,你们可知道做伪证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赵保亭、白金玉被恶警绑架、迫害

赵保亭在二零零一年元月初去天安门证实法,被北京海淀区看守所恶警绑架迫害,折磨的不省人事,大冬天,零下十几度的气温,几个恶人轮流打,打完了,再用凉水浇到身上冻。后被送到原兰化公安处进一步迫害,被送进西固区寺儿沟看守所关押迫害三个月。

九九年十二月,白金玉第一次进京证实大法,被原兰化公安处带回后,非法关押在单位公寓每天轮流做工作,并请来了市委某机关的帮教团,目地是叫白金玉放弃“真、善、忍”。当时白金玉回答说:“我在炼功中受益了,身体没病了,古人还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不能做没良心的事。”这样十五天后回家了。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白金玉原单位经理办的许进等人到白金玉家中说:“领导要找你谈话。”由于对恶人没有戒心,被哄骗到公安处,整个二楼全部被公安处七、八十号人包围了,他们早已准备好了。原兰化公安处副处长、六一零负责人李明晓宣判白金玉劳教一年,原因是九九年十二月去北京,当时判决书被李红平撕了,不承认邪恶的迫害。恶人做坏事、丑事怕暴露,一直拖延时间到中午十二点多,办公楼上没人了,才开始动手,整个公安处全部出动,家属只有三个人,寡不敌众,最后白金玉被一帮人强行拖上警车送到平安台劳教所。由于体检不合格没收。这是一次典型的单位恶警串通勾结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实情况。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白金玉去临夏州永靖县一个偏远的小山村,看望那里的几位大法弟子,被不明真相的大法弟子的家人举报,遭到永靖县公安局非法抓捕。该县公安局政保股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恶警南继红极其阴险恶毒,正当三九天寒风刺骨,当晚把白金玉铐在窗户上无玻璃的楼梯口整整一夜。到看守所的第一天在白金玉身上查出一份师父的经文,南继红气急败坏的谩骂,姓吴的所长打了白金玉两个耳光,而后将白金玉铐在院中一棵树上。恶人心虚,做恶多端,不敢给白金玉家人下通知,只与原兰化公安处恶警李明晓取得了联系。三九天没有被褥,白金玉在凹凸不平的光床板上整整熬过了四十多天,李红平经多方打听才找到那里,买上了被褥。在被关押的七十六天内,南继红在一次次的逼供中让白金玉承认去刘家峡发过资料,给哪个大法弟子给过经文、资料等,白金玉根本就不配合,恶人也就没有什么所谓的“证据”。白金玉严厉质问姓吴的所长:“无任何证据为何不放人?”期间白金玉一边揭露迫害,一边讲清真相,在近一个小时中看守所恶警,连站岗的武警都象定在那里一样一动不动,静静的听着揭露他们的罪行。经过白金玉正念正行反迫害,当天,即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八日南继红将白金玉交给原兰化公司公安处恶警李明晓,当时白金玉已经被迫害的皮包骨,无法正常行走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毫无人性的原兰化公安处恶警李明晓等一伙又将白金玉直接送到平安台劳教所劳教一年。直到从劳教所出来后费了很大周折才要回了被南继红等人一年前扣留的物品和手机(已坏),三万元个人活期存款的存折等物品。(存折上的三万元现金他们早已取出,去时是现凑的钱。)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初,白金玉和赵旭东同时被市安全局特务绑架。他们用对待赵旭东的办法同样对待白金玉,这边编造谎言,颠倒是非,制造骇人听闻,利用威胁、诱骗、恐吓等手段逼白金玉承认“犯罪事实”,那边折磨迫害赵旭东的惨叫声叫白金玉听。在抵制与反迫害中,白金玉被迫害致残,右脚踝骨粉碎性断裂,右脚朝外成九十度,腰坐骨骨折。在几天的威逼让做手术过程中,特务姚某说:“你儿子已经放了,你手术后回家养病。”同时又叫白金玉单位领导出面做工作,为此五天后才做的手术,6-7寸长的伤口,五寸长,一寸宽的钢板,十个近二寸长的螺丝钉在腿上三年多,到出狱后才取出钢板。

在劳改医院的几个月中,白金玉经历了刻骨铭心的岁月,下床时连鞋都没有。七里河检察院陈岭、郭玉洁去医院取证时说:“你为何在十二月八日凌晨从你监室居住的一楼厨房跳出把腿摔坏?”这时间、地点纯属编造,无中生有。白金玉当时用自己伤势揭穿了他们的谎言与阴谋。这完全是市安全局特务为掩盖事实,妄图推卸责任编造出来的。

后来从医院转到安全厅看守所,再次进行精神折磨。七、八月的大热天,刘江等邪恶的特务把监室几面的门紧紧的关上,热的透不过气 ,而且几个人一连几小时用恶语脏话进行威胁谩骂。

在七里河法院法庭上,白金玉向唐审判长提出:“起诉书上为何不提赵旭东被迫害致死和本人迫害致残的事实?”陈岭、郭玉洁回答:“与本案无关。”这些披着合法外衣的所谓执法者,徇私枉法,草菅人命,互相包庇,互相利用,欺骗行恶,颠倒是非,隐瞒真相,明明把大法弟子赵旭东活活迫害致死,把白金玉迫害致残,却串通一气,掩盖事实,出卖良心,欺骗自己与世人。

白金玉在生活不能自理,爱子被恶人活活迫害致死,连见儿子最后一面的权力都被剥夺,在身体、精神承受严重打击的情况下,邪恶的兰州市安全局特务与七里河检察院法院相互勾结,竟给白金玉非法判刑三年,被送往甘肃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在那里白金玉拄着拐杖,拖着残疾的身子每天坚持干十几个小时的体力活,在极度痛苦中,凭着对大法、对师父的坚定信念,以大法弟子超人的毅力顽强的面对一切。

在艰难的日子里,白金玉顶着巨大的压力,在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中,在反迫害中,每天边干活边坚持数小时的背法、发正念,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证实法,救度有缘人。与其他大法弟子交流,相互指出不足,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在巨难中,在艰苦的环境下,在经历了无数魔难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了过来。白金玉一家只是被中共邪党残酷迫害的家破人亡的中国千千万万被迫害的家庭中的一个缩影!

我们正告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与邪恶清算的日子快到了,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对大法弟子所犯下的这些罪恶迟早都要偿还。奉劝那些恶人早日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再不要助恶为虐,否则,当中共灭亡之时,你们就是中共的殉葬品!

参与迫害责任人:华林坪第二看守所所长许玉麟,主管队长一个叫李魁,一个已调到一区,犯人:乔兵。安全局裴怀伟,王军,刘江,姚某等。永靖县公安局政保股南继红。西固分局先锋路派出所李勇等。原兰化公安处副处长、公司六一零负责人李明晓,原兰化供销保卫科袁锦鸣。七里河区检察院陈岭、郭玉洁、姓唐的审判长等等。

兰州市有关部门的电话(区号:0931 )

甘肃省人民政府 841-6801-202
甘肃省司法厅 8416567
甘肃省公安厅 882-7961
甘肃省人民检察院 846-5104
甘肃省人民政府法制局 882-6152
甘肃省监狱管理局 887-2125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 850-1165
甘肃省国家安全厅 888-8000
甘肃省监察厅 882-4751
甘肃省民政厅 841-8597
甘肃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882-5116
兰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846-2951
七里河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233-0614
兰州市人民政府 883-3501
兰州市公安局 846-2851
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35-2511
兰州市司法局 846-3380
兰州市国家安全局 883-0405

兰州市公安局
总机:0931-8462851,值班室:8462851
指挥中心:8463505,举报:8462922,总值班室:8463043
国安保卫支队,总机:0931-8511960,值班室:8511738
王军手机号:13893617136办公室电话:0931—8916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