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不去的噩梦

我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三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因散发真相材料2001年被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中共恶党的北京女子劳教所长达一年半。每当回想起那些日子,就如同一场挥不去的恶梦一般。

中共恶党打着“教育、感化、挽救”的幌子,极尽所能迫害大法弟子。当我和其他大法弟子被送到那臭名昭著的“劳教调遣处”时,大门外早已经站了两排恶警,手里拿电棒、电棍等着我们。他们逼我们低头,并拳打脚踢。一个恶警上来打我的后脑壳,打得我站也站不住。进院后强制我们双手抱头蹲着,脚后跟还必须并在一起。蹲了两个小时左右。一名60多岁的老人蹲不住了,这帮恶警就对她拳打脚踢。邪恶的警察把我们每个人的衣服全扒光进行搜身,明显是对我们进行人格污辱。而墙上却写着“教育” 、“感化”之类的欺骗性标语。

在劳教所,我们二十多人被关在一个十三、四平米的房间内,这里白天就是干活的车间--加工筷子。恶警把每个人的生产定额都定得很高,年龄大的或动作慢的干到夜里三点才允许睡觉,以此来折磨和虐待大法弟子。那时共有十几个班,有的班完不成定额就全班挨罚,让蹲着干活,一蹲就是几个钟头。

干活时,二十多人给两碗水,每人只能喝一小口。有一次轮到我刷碗,我渴极了,喝了一口凉水,恶警就让吸毒犯打我脑袋。

劳教所给我们吃的是白水煮菜,上面飘着一层虫子,碗底是一厚层沙子。打饭时,必须跪着一条腿,双手捧着碗,还要说“我是劳教人员某某某”,如果恶警没听清便连打带骂。

晚上睡觉二十来人挤在一间十三、四米的房间里,被分成上、中、下三层,最下面一层就睡在地下,门窗都被锁住,旁边放的是便桶,二十来人都在这里拉、撒。睡在地下的人,头就挨着马桶。

到劳教所的第一天,被强迫写所谓“三书”,如不写就不让睡觉。有的大法弟子连续几个月罚站,不让靠墙,不让睡觉,腿肿得象水桶一样粗。由于长期不许睡觉,有的大法弟子站着就睡着了,身体直着倒下去,摔在地下,得到的却是又一顿暴打。

很多弟子坚持不写“三书”,就被恶警绑起来,用电棍、电棒打得遍体鳞伤,有的皮肉被电烤伤,甚至烤焦。有的大法学员被强迫绕着院子连续跑步,持续几个小时不准停歇。

恶警指使吸毒犯对大法弟子任意打骂,凶残的撕大法学员的嘴,嘴被撕裂,顺嘴角流血。更有甚者用棍棒插进大法学员阴道,使尿道肿胀不能排尿。吸毒犯以折磨大法弟子为自己领功请赏,获得减刑,酷刑折磨大法弟子成为罪犯获得减刑的途径。谁不参与这些邪恶的罪恶,谁就无法获得减刑。

一旦有外来检查,便弄虚作假,布置房间,把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大法弟子藏起来,门窗被糊上纸,看上去象仓库。

劳教所一个姓傅的恶警,经常对大法弟子进行体罚、毒打,气焰十分嚣张。

这就是罪恶累累的中共恶党的北京女子劳教所的真实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