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人心正念阻止孩子入团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日】前些天的一个早晨,我按照惯例炼完功,喊孩子起床上学。孩子刚起床就告诉我:“妈,我被逼入团了。”我感到很震惊,连忙追问他咋回事。他告诉我,他们班的班长竟瞒着他,替他写了入团申请书,就这样孩子入团了。

听完这件事后,我忍不住责备了孩子几句,孩子感到很委屈,不高兴的上学去了。

孩子走了,情绪稍平后,我开始问自己:“怎么办?”这时师父《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打進脑中:“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

可是说起容易做起来难,一旦决定,各种念头就开始往上翻:首先是怕心,怎么讲?若讲出来,老师不听不信咋办?要不找个同修去做伴?找谁?对,找姐姐(同修)。但转念一想:姐姐孩子尚小,她若陪我去还得带着孩子,能行吗?显然不合适。要不找姨(也是同修)帮着发正念?对,好主意!抬脚正准备走,一个念头又开始往出翻:讲完真相后,若影响孩子怎么办?(该校较邪恶,怕老师因此为难孩子)说白了,还是情在作怪。

这时,师父的经文《正念正行》打入脑中,真正的觉者连生死都能坦然放下,作为一名堂堂正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连这么点事还放不下吗?还谈何修炼?主意拿定后,找到同修告诉她,我决定趁中午送饭给孩子时,去找老师讲真相,请她帮忙发正念加持我。同修欣然同意,在这里我由衷的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十一点四十分,就要去给孩子送饭,我一瞅钟:十点半,心里不禁七上八下打起鼓来。对见到老师后如何开口,怎么讲?我此时心里很是没底。此外,我心中还有一个顾虑:因平时总是丈夫去给孩子送饭,我若冒然提出今天去送饭,怕引起丈夫疑问(丈夫是常人,他本人已退团,可是对于孩子的退团问题却不是很理解)。

于是,我一边发正念,一边求师父加持弟子。正考虑该如何向他开口,他却先征求我的意见:今天咱们请老胡吃个便饭,好吗?(老胡是他的朋友,因前几天帮了我们个小忙,早就想还他个人情)听后,我连忙点头答应,这样不正好有个借口吗?心里一个劲儿的谢谢师父,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

到点后,我手里提着饭盒,心里那个急呀,一边发着正念,求师父加持,一边小跑着向学校赶去,聪明的孩子看见我来给他送饭,不用说心里已明白八、九分。他边心神不宁的吃饭,边告诉我:“妈,下午就要开大会,進行入团宣誓。”我一听更急,不待孩子吃完饭,就催促他快带我到老师办公室找老师,并一直在心中敬请师父加持弟子,一定要顺利找到老师,最好在办公室就找到,并且希望办公室不要有太多人,这样便于讲真相。

一到办公室果然看见孩子的班主任老师背朝门外坐在那儿,我便叫孩子赶快回教室。办公室里还有一位女教师,看见我往里走,她起身就朝外走。

我非常礼貌的招呼:“周老师,你好!”他抬起头后茫然的望着我:“你是……我不认识你。”我开始自我介绍,他马上礼貌的起身。我边寒暄边斜眼瞅见他正在忙着登记入团名单哩!我开门见山:“周老师,我不想我的孩子入团,因为我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于是我便开始向老师讲真相:告诉他法轮功是什么,我为什么要修炼法轮功,及我平时是如何教导孩子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一个德才兼备的好孩子的,并告诉他法轮功洪传全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及地区的盛况和中国截至目前已有二千万勇士退出共产党、团、队,并奉劝他也给自己与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自始至终他一直默默的听着,笑而不答,只是有点害怕,时不时回过头向门外观看。

听完真相后,他只简短的问了一句:“孩子对这事是如何看的呢?”我说:“孩子是不同意入团的。”他听后,立即拿起笔来划掉孩子的名字。我起身告辞,他非常客气的起身送我出门。

脚步轻盈的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那个美妙,对师父那个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心里知道自己并没有做什么,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关键时刻师父要的只是我们那颗信师信法的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