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己的言行举止讲真相 救度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日】

一、心性上来了,修炼的环境就能正过来

我本有一个和睦温暖的家庭,儿女听话,也很敬重我,妻子更体贴入微,就是每次开会外出,她都要帮我检点用品,多带一些衣服,生怕我着凉,看到我修炼大法后,身体得到康复,她几十年来的“心病”全放下了。

99年7.20以后邪恶疯狂的镇压,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这对于她(常人)来说是无法承受的,我头上虽然没有什么乌纱帽,可在省市还算一个名人。妻子的面子观念很强,从此不敢外出、出头露面,生怕碰着熟人瞧不起她。单位的公房也不敢去住了(住在女儿家),看到公安车全身发紧胆怯;看到穿制服的警察就敬而远之(被邪恶的残酷迫害吓怕了),几乎每天都是以泪洗面,真是度日如年。

一年多后,我被释放回家,家里的人一个个对我表现出一个“恨”字,都说我太自私了,只顾个人修炼,不顾家人死活,连家都不要,当初就别结婚生孩子。只要向公安表个态“不炼”就可以出来,你就是不愿意讲,太无人情味了,全家更是反对我再次炼功,害怕连累家庭,弄得家庭环境十分紧张。妻子更是形影不离,走哪跟哪,经济上封锁,工资卡都不给我见面,理个发也得向她讨钱。我学法她就把书藏起来;晚上待我睡着了,她就偷偷的把衣口袋里的真相资料全拿走;她不准同修与我往来,谁来就扬言要举报;更为甚者,诽谤大法,对师父不敬。那段时间里真是觉的待在家里比在劳教所更难受(当然想法不对,执著于自我),曾经还产生了离开这个家的想法。后来我想起师父不是要我们自己开创环境吗,对!应该把这个环境正过来,我曾是一名辅导员,自己的环境都开创不了,绕着走,还怎么去帮助同修呢?师父不是要我们向内找吗?找自己的不足这就是修炼,就是实修,除了向他们讲清邪恶的迫害是违法的以外,还要多检查自己的不足。

作为修炼人,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对家人不善,没照顾好家庭,说话口气生硬,这都是自己的不对,同时我也当着家人与妻子表明自己的态度,家里的大小事情可以由你说了算(以往家中的事一般都由她管,女强人),但唯独修炼这个是由我说了算,谁也别想动摇我。后来家人看我坚如磐石,也就不那么阻止我了。以后我经常帮助做一些家务事,少说话,多做事,有空就给外孙女辅导功课。就这样家里的气氛初步有所好转,而且我经常找同修写的一些有针对性的文章念给她听,慢慢的她也主动的找一些资料看。

一次妻子把一大叠真相资料拿出去说,要替我去散发,当时我简直不敢相信,她是诚心诚意去发资料(原来那样抵触反对),心想是不是要把这些真相资料都毁了,暗中观察试探,结果真是发了。我问她为什么去发,她说看到资料上讲,传递真相资料有福报,还说替代我发,减少我的风险,说别人都知道她没有学功,不会怀疑她。我说发真相资料是可以得大福报,但这不是帮我发,是替你自己发,对你有好处。以后她经常带着真相资料在街上或到农村散发。看到同修衣服上的口袋较小,还主动帮助不少同修免费做衣服,缝制特大的口袋,便于多装资料。

后来我又带她到市里同修家里走,让她多了解,尽管在邪恶的疯狂迫害下,同修们一个个都精神抖擞,为做好三件事而付出,还看到一些老年同修无病一身轻,她心中暗地羡慕,有时也半开玩笑说,自己也想修炼,就是下不了这个决心。一天她突然摔倒了,手脚一边都动不了,她很快的警觉到,自己的摔倒与对大法不敬有关,知道自己错了,主动到师父法像前认了错。半个月后到医院照片,才知道是粉碎性骨折,骨折处根本没有接上,把她气哭了。医师看她不是公费医疗就没给她治,她把照片拿回来,我看了后,就用木板把骨折的手托了起来,凭我的感觉,给她捆了一下,第二天她感觉手好了很多,十天后第二次照片,骨折接好了。医师都感到吃惊,没想到这么快就接好了,说她至少节约了六、七千元钱,还减少了半年以上的痛苦(粉碎性骨折到医院治疗一般都要上钢板固定的),她马上悟到这是师父在做(其实我从未接过骨折,而且医院的照片也是不让拿出来的,第二次的照片医师不但不给,反而把第一次的照片都收回去了。没有照片我也不知怎么接,所以这都是师父暗中帮助)。她非常感激师父,说待自己的手完全恢复后也要来学法轮功,我说不要再等了,现在就可以听法看法。从那以后她真的每天用MP3听法,从此再也没有说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了,而且还经常买水果供师父,敬香等,别人送来好吃的首先想到供师父,从前老是爱骂人,与她讲过多次也不听,这回听了师父讲法“修口”,也就不骂人了,活鱼也不买了,说不能杀生。

心性上来了,修炼的环境才能正过来,现在全家人不但不反对我学大法了,而且还支持我。女婿看自己的父亲身体不好,还想动员他跟我来学大法,全家人都声明退出了恶党,而且还主动帮助发真相资料,拿来的精致护身符都争着要,女儿、女婿、外孙女,还主动找单位、公司、同事或同学几十上百个的电话号码给我去上网,明白了救度众生的重要意义。每当我学法看到《转法轮》这段法“所以要讲心性,我们讲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心性上来了,别的东西都跟着往上上”,感受更深。

二、用自己的言行举止讲真相 救度世人

今年九月的一天,我乘公交车去市里。上车不久,就见到一位老年人手持红册子优惠证(乘公交车免费),我一眼就认出对方是一位老校长,我立即让给他座位,他很感动。我很快与他讲起了真相,问他看了九评没有,他说在别人家看的,问他有何感想,他却说:不愿发表见解(怕),我说给他化名退党,他立即就同意,随后给了他一包真相资料,他都乐意的接受了,旁边一位长者看到我助人为乐,也立即问我到火车站应在什么站下车,我知道这一定是师父安排的有缘了解真相者。我看时间很紧迫,就三言两语与他讲了真相退出了团队,并给了他真相资料。他告诉我自己在北京做生意,要是我到北京去的话,一定要我到他那里去玩,并让我记住了电话号码。

平时在公交车或其它公共场所,我都注意用自己的言行举止讲真相。经常让座位,帮助老弱病残提东西,主动帮助别人解决危难之事,使别人有一种亲热热情感。一次一位老年女子想坐我身旁的位子,但位子上有水,我立即拿出卫生纸擦干叫她坐;看到抱在手里的小孩鼻涕流下来了,我连忙拿出卫生纸给擦掉;老年人下车时扶他一下,拉他一把。看来是一些很细小的举动,但却能感动对方,对方的第一感觉你是好人,有善心,再与他(她)讲真相时,他(她)就会对你产生好感,知道你所讲的一定是为他(她)好,就容易接受。即使来不及讲,递给他的真相资料,也会认真看,背后还会讲学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一次我跟一位算命的人讲真相,真相资料都给了他,我说可惜今天可没带光碟,不然也送几张给你,他说很想看看光碟,能多了解了解更好。于是我俩商量了一下,下周的今天到某车站来拿。到了那天很不凑巧,自己姐夫去世了,要去姐姐家。当时我想送光碟之事就免了吧,但我又想大法弟子不能失信呀,怎么办?于是我就找了女儿,告诉她那天带光碟乘车准时赶到某地,如果发现有六十多岁的男子在那里好象等人,你就问他是否等人,如果是等人就问他有什么事,对方说的对就说父亲有急事没来成,特地要她送来的。结果对方收光碟后很受感动。

一天下午五时左右,我到一公园里等人,看到一中年男子好象有什么心事,我就上前与他讲真相,待我讲完了真相,他说出了自己的不幸,说在广州打工,今天从广州乘火车到衡阳回老家,下车后,发现钱包给小偷偷走了,身上分文不留,他想找本地汽车(回家后再付钱),司机不同意,找到市民政局,局里的人说,谁要你不管好自己的钱财,这个事我们不管,无奈只好来到公园里休息。我问他回家要多少车费,他说十五元,我说这个事我可以帮你,我忙从身上拿出十五元钱塞给他,他却不肯收下,说平白无故不肯接受我的钱。我告诉他这没关系,我是修大法的,师父告诉我们见别人有困难就要帮助别人,其他大法弟子见到也会帮助你的。当我把钱硬塞给他时,他问我要电话号码,说回家后要把钱寄给我,我说不用啦,修法轮大法的都是好人,与人为善。而后我还给了他光碟,九评和一些真相资料,最后还送给他一枚精致的护身符,告诉他这可是无价之宝,你今天是因祸得福,今天不管你失去了多少钱财都不能与我给你的这些东西相比,你要好好珍惜。同时还给他退了团、队,并告诉他回去以后要与妻子、小孩、邻居讲,有机会都把党团队退了,并记住法轮大法好,那么他们就真有福份,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去乘车。我离开了,他还迟迟不愿离开,总觉的还欠我什么似的。

所有的众生都是为法而来,他们的希望都寄托在大法弟子身上,我们要利用一切机会,从救度众生出发,告诉他们大法真相,这也是我们大法弟子应尽的责任。我们的一言一行是他们了解大法的窗口,如果我们做不好,会影响周围的人们被救度。我平常很注意对周围人们的影响,这一方面有利于救度世人,而且也是修善的一个重要方面。

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讲法中告诫我们:“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当然自己做的还远远不够,离师父的要求相差甚远,今后还要加倍努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