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廷辉在哈尔滨呼兰监狱遭酷刑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2004年夏,黑龙江阿城大法弟子孙廷辉和其他大法弟子讲真相,发资料,遭恶人绑架,被非法关押阿城看守所。2005年3月,我们几个人又被非法判刑,被非法关押到哈尔滨呼兰监狱继续遭受迫害。

一.长时间站立、酷刑折磨

在所谓的“集训队”第二天早饭后,在车间有一犯人(杂工组长)滋事骂人,跟他讲理不听,还把一大法弟子打倒在地。孙廷辉就喊:“打人犯法。”没见警察出来制止,却冲上来一帮犯人,对他拳打脚踢,把他打倒在地。事后,恶警还强制大法弟子们罚站。从早上5点起床,站到晚上9点30,四个犯人换班,看着一个人,不让动弹,逼迫“转化”,写“悔过书”四书。从这之后,我们被强迫站了一个多月。有时,还站到过半夜,超体能罚站使孙廷辉腿都肿了。

有一次,孙廷辉两眼发黑,头眩晕,昏了过去。这才休息了几天。可刚好点,恶人又逼罚站。组长还把他叫到一小屋,强迫他在伪造的“悔过书”上按手印,被他拒绝。他们就上来一帮人把孙廷辉胳膊拧过去,强按手印,还说要拿去欺骗其他大法弟子。还有一次,他们逼孙廷辉按手印,他不按。就上来一帮人把他的头按到床底下撅着,两腿立直胳膊翘起来,身上还有人压。杂工组长唆使一帮人按住孙廷辉的身体,两只胳膊从后面抬上来推,两小腿铲起来掰、推、掰、撅,酷刑折磨。

又一次,恶徒们威胁孙廷辉,拿来“四书”,强迫按手印,孙廷辉不接。又上来一帮罪犯把住他,把胳膊拧到后边去,上来一个罪犯拿钳子掐住孙廷辉手指头,按手印,迫害他。当时一屋子犯人在场,有的看不下去了。第二天,一个犯人表示同情,对这件事愤慨。孙廷辉告诉他法轮功好,善恶必有报。由于罚站时间太长了,肿胀的腿上又生了疥疮,烂了几个洞,淌出血来流到脚上。

二.生活上虐待

刚到集训队时,没有拖鞋穿,下午点号前,鞋都收上去了,只能光着脚,上厕所时脏水带尿沾脚也不让洗。孙廷辉有50元钱,想买几双拖鞋穿,让定菜吃,给了两个菜:酸菜粉、牛肥,也没做熟,在外边不值几个钱,可在集训队50元钱就这样没了。

晚上,恶人逼大法弟子们听“四勤五不准”如:勤洗衣服、洗澡、无虱子等。可刚到集训队,没几天,都染上了虱子,一个月也没让洗一回衣服,别说洗澡,就是洗脸,洗手都不让,总挨骂。集体上厕所时,刚蹲下,看厕所的就恨不得骂起来,起来晚了,要挨打。有大小便时,不到规定时间,憋着不让去。犯人头打骂人是常事。

三. 强迫奴工劳动

“五一”以后,孙廷辉被强迫扒蒜,从早上5点起床,扒到晚上9点30分,完不成任务的甚至要扒到过半夜。有时8-9个人挤在一张床上睡觉(1.4米宽的床)。开始扒蒜,没过三天,手辣的受不了,就用塑料布包上了,才好受些。

后来大法弟子们反迫害,跟他们讲我们没罪不是犯人,以后不给定任务了。到七月份他们在黑板上诬陷大法与师尊,有同修去讲真相、制止,他们不听,大法弟子们就集体绝食抗议,孙廷辉绝食到第5天下午和几名同修被灌食。他们也怕出问题摊责任,没过几天就把大法弟子们分开到其他队了。

四.遭殴打、家属会见难

孙廷辉被分到了8-2监区,第二天下午干部找人谈话,孙廷辉因不承认自己犯罪,就被拳脚相加,打了一顿。之后孙廷辉胸部里一咳嗽就疼,一个月才好。

2006年元旦,孙廷辉又被分到8-1监区。2007年过年时,家里亲人来看他,说:去年11月9日来过一回,恶人没让接见,家人们给留了两大包东西,有吃穿用的,跟接见室的警察说好了把东西给他。孙廷辉根本就不知道,两个月了也没人告诉他,东西也没给他。其他大法弟子家属来看,常不让见。有一个监区大法弟子近两年恶警不让会见。

五.关“小号”

零七年正月十四,孙廷辉在床上打坐。教改科陈维强不知啥时来了,叫他下来,孙没听他的,陈维强就喊两个防联队员,把孙廷辉拽进了小号,戴上手铐脚镣,锁在铺环上非法押了两个星期,大小便都要别人伺候。

这个陈维强多次迫害大法弟子。有一次,陈维强翻铺搜大法资料,孙廷辉跟他说大法好!他就扇嘴巴子,还狂言道“看你大法厉害,还是我厉害。”恶警陈维强(绰号“地瓜”) 从2002年上任以来,不遗余力的迫害大法弟子,不断的给各监区下达“转化”任务,用各种暴力手段强制“转化”大法弟子。期间,一百几十名大法弟子在此受到不同程度的残酷迫害。

迫害大法弟子的杂工组长犯人头叫何岩、李茂全等。

哈尔滨呼兰监狱教改科科长陈维强宅电:0451-57304797 手机:13136764116
家住呼兰师范专科学院附近的监狱人员家属楼区,205栋2单元5楼。或是5单元2楼。

教改科另一科室科长赵卫东:电话57307740
九监区办公室电话:0451—57307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