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是我的真正的亲人

劝三退过程中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师父告诉我们“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的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我牢记师父的教导,在讲真相时总是面带微笑,和蔼的、细声慢语的和对方讲话,把大法弟子的善带给对方,让对方溶進大法弟子的场中,真正体会到大法的慈悲,让众生相信我讲的话是可信的,这样做“三退”就非常容易。很多明白真相后的人常常发出会心的一笑,有的说,怎么好象以前认识过你呀?还有的说,你这个人真好,我真象遇到了神仙。

当我跟一个卖水果的讲完真相后,我说咱就叫“××”,把团、队退了吧!他拽着我的手,激动的说,“谢谢你,谢谢你,这件事就这么办吧!”这时我看到了众生急盼得救的心。还有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夫,我跟她讲过真相后她对我说“我们家都退了”。我又進一步给她讲了真相。当我要走的时候,她真诚的问:“我想求你点事,我哥哥是党员,一家在外地,你帮他们全家也退了吧!我一定去他家,让他们知道真相。”我说,“三退”一定要本人同意才算数。这样吧,我先把他们的名字记下来,等他们自己都同意退了,我再替他们送到《大纪元》网站。她说:“谢谢你,好人一定有好报!”

随着师父正法及大法弟子的讲真相,我感到真象师父说的那样,邪恶被大量的销毁,对世人的迫害因素也少的多了。一天去市里讲真相,路上遇到一辆停在路边的大型货车,当我走到车跟前时,司机正在启动车,我就向司机挥手,因为车子太高,我只能仰着头,踮着脚,司机摇下车窗的玻璃,探出头问:有事吗?我大声对他说:我告诉你一个好事,天灭中共,三退保命,你入过党、团、队吗?他说入过队,我说:祝您一路顺风,咱就叫“顺风”,把你的队给退了吧!他欣然同意,高兴的开车走了。

劝“三退”时,我心里常常想着师父的这段法,师父说:“师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间布的巨大的场也好啊,可以把有缘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你跟前来,给他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但是你们得去做,你们不去做也不行。”(《美国首都法会讲法》)有一天我正在市场讲真相,要讲完时,突然从后面过来一个骑自行车的人,把我撞了一下,骑车人停下来,我冲他一笑说:“没事”,他骑车走了。随后我马上追他,并喊:大哥等一等。他停下来,我跑到他跟前,微笑着说:你撞了我,说明咱们有缘份哪!于是我就给他讲了真相,他高兴的退出了邪党的附属组织团、队。

大法弟子传《九评》劝“三退”,使共产邪灵与旧势力看到了自己的末日来临,当然不会甘心,就会使用一切手段破坏,它们将世人明白的一面与人的表面隔开,让人的一面敌视大法,不理解真相。这种人当听我讲完真相让他们“三退”时,他们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上学时学习不好或我没上过学,什么也没入。那时我会亲切、善意的说,“兄弟(姊妹)别这么说,我也是从学校出来的,在中国入队可是集体加入的,我这是真心为你好。”同时发正念:不允许众生对大法弟子说假话。这样对方能体会到我的善意,就转过来办“三退”了。

遇到固执的人,我经常想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的一句话,师父说,我们大法弟子“在讲清真相中为你自己的世界圆满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我就发出一念:“我的众生一定得听我的话,我告诉他们‘三退’,他们就‘三退’,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这样,当我在对他(她)说:咱就叫××名,把你的××党(或××团、××队)退了吧!他们也会顺从的说:那好吧!听你的。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是发自真心的要救人,所以我会如意的针对不同的人,用不同方式去讲,其实都是师父的法身在做,都是大法的威力。在这个过程中,我深深的体会到师父的慈悲,大法的超常和弟子在大法中修出的善,金刚般的坚定与智慧。

我在劝“三退”救度众生中体悟最深的就是:把他们真正当成你的亲人,不但在微观上去破除邪恶对他们的迫害,在行为上更要真正的关心他们,就会起到很好的效果。

恶党的根已经拔出来了。世人自动做“三退”的越来越多。

有一次我给一个人讲真相时,她告诉我,她已经退了。我问她怎么退的,她说:我自己上网退的,共产党那么坏,谁愿意跟它一起去送死。还有一次同一位五十多岁的农村妇女讲真相时,她激动的说,我们全家都退了,我们全家一起向天发誓退出共产邪党和它的一切组织。我给他们讲了上《大纪元》网发表声明一事,他们就让我替他们再上网声明“三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