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做到真正自己在学法的教训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四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由于三件事做的不好,执著东西太多,被邪恶钻了空子,几个月前做了癌症手术,险些被邪恶迫害的失去性命。是师父救了我的命,我感谢恩师,感谢大法。同时真心希望大家能吸取我的教训,千万别再重复这样的教训了。我整理了此篇内容,不妥之处希望大家指出。

一、邪恶的迫害可说是卑鄙、阴险、狠毒

由于我在学法、炼功、修心等方面长期存有问题,邪恶终于开始对我進行迫害了。

不知是什么原因,我对味觉比较灵敏,饭菜制作的新鲜程度、制作工艺方法等,同事之间一起吃饭,谈论一下饭菜味道等,我提出的问题就象亲眼看见饭菜制作过程一样。其实按炼功人要求这也是应该去掉的执著心。时间一长对饭菜的好坏就多了愿意评论的心,同时出现了想吃什么就一定要吃到,认为这是身体的需要,吃不到从内心别扭。

后来身体出现起小疙瘩很痒痒,而且越来越厉害,用手抓破了才能止痒,身体还不出汗。同时出现了脸色不好。为了出汗我就洗热水澡或蒸桑拿,为了出汗到了夏天我在太阳下走,并没有对照大法在心性上找原因,结果不但没有好转,身上反而出现黑色斑点。由于学大法前身体比较怕冷也就没注意。只想到炼功人不会有病,其实因为在这些问题上我长期不在法上想问题,这时邪恶已经开始迫害我了。

一天我外出回家,因为天气比较热同时也比较渴和饿,饭吃的可能也比较急,饭后突然感到肚子疼(邪恶还制造了表面符合常人理的现象),出现此情况我虽没有怕,但一个星期没有怎么吃饭,后来就不疼了。间隔一段时间后又疼。由于学法不好不知道是邪恶迫害,没能及时发正念解体它,也没能求师父帮助。几个月后我不但总要洗热水澡才能缓解身上的痒,而且又出现了贫血,身体开始出现消瘦,且疼痛日趋严重。我想知道原因更想摆脱此种状况,我求师父点化我,也没有结果。向内找我找不到,我百思不得其解,那种滋味真是苦不堪言,我没有答案,没有办法,我绝望了。要说明的是,其实师父早已点化我多次。由于自己没有重视,悟性差,才一拖再拖。

二、不能忽视出现自己身上、身旁的任何事情

1、法能破一切迷

出现此魔难,庆幸的是我知道我是炼功人,没有忘记我要和师父一起回我自己真正家,我不能就这样倒下,我要跟随师父走到正法的结束。我要明白为什么我会出现此大难,我祈求师父帮我、救我。结果手术安全顺利完成并且恢复很快。

由于法学的不好,术后知道医院的结论是癌症。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我认为在我身上不应该出现此事,修了这么多年出现这种状况,还不如不修的人吗?还出现了一堆怕心,怕出现意外、怕见知道我炼功的同事,而且一说话就哭,也明白只有信师、信法才是我唯一的路,别无选择,但真正做到坚定的信师、信法,没有足够的法指导自己,做到坚信确实很难,真是“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洪吟(二)》〈心自明〉),痛苦的心情无法用语言形容。

带着这些问题和几位老同修進行了切磋,大家讲你只有静心学法,才会有答案,师父在法中就会点化你,你一定要做到信师、信法,放下各种人心,你应知道你是炼功人,一定要多发正念,清除、解体那些邪恶东西,正念正行做到炼功人标准,就算出了事又怕什么。

这样我开始强迫我要静心学法。通过学习《洛杉矶市讲法》,我明白了发生在我身上的“病业”是邪恶的迫害并非是病业,我必须要用师父给我的神通法力,正念清除、解体邪恶对我的迫害,决不承认旧势力的这种无理安排。通过学法明白出现此次“病业”问题,主要原因就是没有做到自己真正在学法,再加上炼功少,讲真相做的差,在均衡单位、家庭人际事务上基本都是常人思维,没有做到事事用法来衡量对与错。让邪恶钻了空子。

2、师父时刻都在看护着我

通过学法,我想起了我出现这次大难前曾做过的几个梦。例如在睡梦中我坐在沙发上和人家谈事,后却发现放沙发的地方下面是卫生间的粪坑,当知道后我非常恶心,但我却走不开。其实是在点化我太执著于常人了。醒来后却因为想此事觉的恶心就不去想了,没有问问自己为什么出现此梦,没有用法对照自己哪里做错了。时间一长再出现此警示,自己还没重视,醒来后也忘了。

当我的身体被邪恶一步步迫害中,我又不知道是邪恶迫害,我在睡梦中多次梦见,睡觉的地方窗帘总挂不好,总是有个缝,怎么弄也弄不好,其实师父在告诉我有漏,而且是住的地方,那不就是常人间的家吗?不就是告诉我对待家里问题有漏吗?可惜师父的点化我没能明白,机会就这样错过了,学法这么多年不但没有提高,反而遭受了本不该出现的魔难。也就是在第一个问题谈到的,其实师父早已点化我多次由于自己没有重视,悟性太低没能明白,可又能怨谁呢?

3、师父为我操碎了心,我在紧要关头却不知信师

由于我对师父点化始终没有明白,邪恶的迫害加剧了,反映到我的身体上就是开始出现贫血。师父在梦中让我看到有很多象蚂蚁一样的东西在吸我的血,我就拼命的抽打它们,但我的能力不够没能将它们消灭或赶走,这时我没有想到喊师父帮助,而是想到让我哥哥帮助,但我看到他那里也有这东西,而且比我这里还多还大。我没有说话只是为他抽打这些坏东西,但我太累了我放弃了,这时我也醒了。这说明我修炼的意识不强,关键时刻想到的还是常人、家中的亲人。

师父为了我的修炼,为了我的性命安全点化我,关键时刻该喊师父却不知喊师父,明白时表面上好象看不出什么,但梦中它真实的说明我内心深处储存的法少的可怜,同时说明我没有真正的信师信法。最可怜的是我有多次出现了危险只有害怕,却不知道喊师父,到现在我都觉的苦恼。

三、学法不得法、炼功不静心、就会增加执著心

1、不能从内心真正重视学法

师父在二零零六年《致澳洲法会》经文中指出:“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须学好法、认真对待学法。”“因为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无论新老学员,一定不要因为忙而忽视了学法。学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头去学,要真正自己在学。这方面的教训太多了”。睡梦中想不起来用法来指导自己,只能说明内心深处没有同化法,也就是法没有学好。

由于邪党邪恶和家庭的教育,从小我就非常胆小,自邪党强加给大法莫须有的罪名進行迫害后,我被怕心、求安逸心等不好的执著心带动着,在学法和炼功上松懈了,虽然法也在学,明慧文章也在看,但质量远达不到标准。时常读一段法后什么都没记住,自己也知道不对却没往深处找原因,也没做到清除这些不好的东西,更没有意识到法学不好的危险。由于法学不好,心性也不会高,头脑子里常人的东西就多,功再炼的少,身心转变就慢,处理各种人情事务人心就多,该管不该管的、该做不该做的就全上来了。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

2、执著亲情是被迫害的原因之一

因为我从小受的苦很多,知道受苦的滋味不好受,所以从我内心里就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再受苦,对孩子比较偏爱。在常人看来可能是件好事,可作为炼功人就差劲大了,可是由于没有学好法常人观念强,我没有意识到。女儿交了个朋友,这孩子的家庭环境、人际关系复杂的让人接受不了,而且这孩子身上还有不少坏习惯,但女儿愿意我也默认了。而后女儿说男朋友做事想和我家借些钱,我就给了,可他外边的事情总也处理不完,钱也还不上,到底为什么他也不说真话,为了女儿家里有钱我就给,家里没有我就帮助借,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借钱的真实原因。

他与他的亲戚朋友闹了矛盾出了问题他说怎么回事,我就信怎么回事,我就帮他出主意怎么处理对他有利等,在情中越陷越深,根本就没用法来衡量该不该管。退一步讲就是常人标准一般出了问题也应了解清楚后再做处理。我是一个炼功人却不加任何思索就处理,更没有想这可能是他以前欠的,在这个问题上一错就是几年。家人提醒我也听不進去,原因是已经掉在情的深坑中,在这事情上可以说就是一个常人。我却由于没有放下情而被邪恶钻了空子。

3、不注意修口也是原因之一

师父告诉我们要修口,要在什么方面修口,法讲的那么明确,但在修口上我始终没做到,如对个别同事做事比较尖滑、好占便宜或领导分配不公等,常人一说我也跟着说,聊天对这些我也说个没完。就没想常人那样做因为他是常人。而炼功人有炼功人的标准,就必须做到修口,不修口同样守不住心性,也就守不住德。身体改变就不会大,还可能会出现不适。比如个别时身体出现不适时有人对我说,你是真炼功吗,身体怎么了。现在明白是师父用常人的嘴在点化我,但我悟性差没能明白。还比如由于有怕心、求安逸心、在邪恶迫害非常疯狂时,在单位也说过迎合的话,没有做到时时证实大法好。

4、贪图常人一时享乐危险

由于工作关系,常处理一些一般家庭也能碰上的事,所以协作单位或单位一些同事,遇到类似的事情就来找我,事情处理完后,人家就想要谢谢,一般我也婉言谢绝,做得还算可以。但由于“七·二零”后放松了学法,法在头脑中的比重轻了,贪心就来了,如协作单位为了感谢我给了我几千块钱(不详细说了),这时正好我的经济比较紧张,亲戚又出现几个生病的,可单位发我的奖金又少,为了方便我接受了。

师父在《转法轮》中举例:学员领着小孩遛弯,小孩摸了一个二等奖,学员脑子想的是“我是一个炼功人,怎么能求这个东西?我得这不义之财,我得给他多少德呀?”我为了在常人间生活得好一些,方便一些也接受了,忘了接受这本不应属于你的东西会失德,忘了德对炼功人有多么珍贵。师父为度我们,为我们赎了多少罪,受了多少苦。可我自己还整这些不好的东西。给邪恶钻空子迫害增加理由。

四、邪恶时刻都想迫害大法弟子

通过学法我明白出现此次魔难,是我法学的不好,没能按照法的要求对待自己的言行造成的,所以造成了此次给大法带来了负面影响,给证实法带来了困难,给讲清真相加的难度,我从内心感到愧对师父,愧对大法。

再者到现在我也没能明白障碍我的最根本的执著是什么,身体出现的不适现象还有。且前些日子在梦中见到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女人模样的人,它一定是邪恶东西,它说别看你躲过这一次难,但还得让你死在癌症上,因为你拿它当成病了,说完就没了,我也醒了。这说明邪恶还想迫害我,但它知道我明白了,它害怕了。同时也可能说明我还有没悟到的地方。由于法学的不好,多数地方只是谈了具体现象,我真心希望同修指出我的不足,不妥之处真心希望大家批评指正,我确实需要帮助。在今后的日子里我要尽可能的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弥补给大法带来的负面影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