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做VIP讲清真相中实修我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四日】得法至今满四年,一直不曾动念写下自己的修炼心得,安逸心总使自己做不好师尊交代的三件事外,一颗自卑的心隐藏在心里。然深刻体悟:师尊要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除了能「化之为粒」外,并要做到「聚之成形」,整体实修、整体提升才能真正「助师正法」。

今年一月时,接到同修的来电,告知找同修来支援本地区的VIP(政府等部门的重要人士)讲真相小组。当下回复同修:「好!」自己心里有数,没有几个同修有此便利条件,明知自己口才不好,也有一颗不喜欢政治的心,原先协调出三、四位同修一起来做,到后来实际能做的,只有另一位同修和我,而她也同我一样都不喜欢政治。知道这项证实大法的工作是我必须做、该做时,只好「拼命的」学法再学法,不断的加强着自己的正念,与不断的和同修交流,寻找出如何去智慧的向VIP讲真相。

一开始向市民代表讲真相,对方提出用「声援」的方式,透过地方媒体来让民众知悉、并谴责中共活摘器官案(不同于我们原先想用的提案方式),从法上知道讲真相是我们救度众生的目地,至于常人如何做,是常人自己在积福报,都是好事,也就顺着对方常人的意思说:「好」。回家后告知地区窗口同修,她以不同层次的法对不同层次有着不同的要求,愈高愈接近真理的法理,以及我的变异思维打入对方常人的脑中,再从常人的口说出,间接隐喻提案方式才是正确的。与同修交流中,看到自己有一颗很强烈的自尊心,身体也马上出现病业反映,当下向内找并放下执著,要求自己一定要和同修整体协调做好大法工作,不让邪恶造成间隔,钻空子。当市民代表来电告知市民代表会主席秘书不赞成提案或声援,持反对意见,当下正是自己与同修起心性磨擦之时,于是我请这位有经验的同修陪我前去讲真相,我们很认真也很用心的告诉他真相,但对方则以法律知识为由说这是中央行政机关该做的。自己向内找,一开始或许是旧势力的安排,之后,应是常人自己位置的摆放,或许他没帮上什么忙,但我相信他知道了真相。

在酝酿如何智慧的向本地市长、主任秘书讲真相前,偶然情况下,得知有一位同修想独自一人去向本地主任秘书讲真相,请求悬挂五条真相横幅。由于自己有一颗指责的心加上语气不善,同修说:你们小组动作太慢,我说:要整体协调,快不起来,我已经在快了。与同修各说各话,第三者同修说:看你们斗来斗去的,我心里很不舒服。事后在学法组上,自己当场向同修说对不起,自己有争斗心,自己动作快但还不够快。回想此事,应该是自己不能急,要更有耐心,要用更大的善心与语气,好好和同修交流,让他认识到整体协调才能「加大力度」做好救度众生,而不只是悬挂五条横幅而已。

为了向当地市长主任秘书讲真相,我逐一的思考准备向众生讲真相的材料。第一项是「宣导特刊」,一开始也不知道如何制作出新的活摘器官特刊,有位同修善意的对我说,她的常人朋友可以帮忙,后来同修又告诉我,我要全部资料都弄好,字体、字数都要正确,对方常人很忙,没时间花太多时间帮我排版。不得已之下,去电曾教过我排版的同修,请教他有关字数的问题,当我告诉他:我很想排出新的宣导特刊来向市长讲真相以救度众生时,他竟在十分忙的情况下「主动」的说要帮我排版,十分感谢此同修的加大容量与补我的不足。

在确定排版的文章后,同修要我第一页删掉一千字,第二页删掉二千字,第三页删掉六百字,从未做过这项工作的我,以后天的观念思考,这怎么可能,应该加张数吧?与同修交流后,认识到他是专业同修,我应放下自己后天的观念,他说删就删,就这样坐在电脑前持续十三个小时把该删的都删掉,做完是一身轻松,然后想到今天尚未学法,就愉快的学法去。第二项是「大海报」,向同修订了后,从同修处沉甸甸的把二百张海报拎回来,真是重啊,但心里无怨。第三项是「横幅」,自己认识到这次是大面积的讲真相救度众生,放下了利,预计做两百条横幅,设计的过程,一改再改,在此谢谢同修对我的宽容,而我也要求自己要尽心尽力,学法组上也询问其他同修们的意见,虽然目前还在设计过程中,至于最后决定如何都没有关系,结果如何要放下,但在设计的过程中,我要求自己要做到「用心」。

本地市长主任秘书经由同修与我去讲真相后,主动提出在市公所的电子看板上放「谴责中共活摘器官真相」,回家后,回想自己所说,觉的自己讲的怎么这么好,起了一丝欢喜心,当下马上察觉并把它放下,因为这都是师尊做的,不是我做的。第二天,市公所的电子看板打出的字体是模糊的,去掉自己不好意思的心,隔一天,抱着一颗再试试看、再努力的心,善意的说出请对方改善字体,而对方也回应愿意再做修正并直到我们满意为止,于是顺利的达到真相真正能看清楚与救度众生的效果。除了常人主动用电子看板帮助我们讲真相外,将协助张贴大海报于各里(社区)公布栏与发放宣导特刊给里民。除此之外,在完成横幅设计与提出悬挂申请登记后,我们炼功点上同修们将一起动起来全面向各里药房讲真相,寻求协助张贴海报与发放特刊,另外在各公园我们将一起做功法展示,向民众讲真相与发放真相特刊。

台湾目前虽已有十八县市通过谴责中共活摘器官案,但真正全面落实大面积细致来讲真相,就我所知还没有做到,希望通过我们本地同修的动起来,能带给其他县市或地区参考,整体动起来,就如师尊在《谢谢众生的问候》所说:「大法弟子是各地区、各民族众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