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参加师父在长春、大连传法班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七日】每当回忆起师父一九九四年在长春、大连、哈尔滨和延吉讲法传功,对弟子慈悲苦度的日日夜夜的情景,使我感激不尽,流下泪水,永远不能忘怀。为庆祝师父生日和在长春讲法传功十四周年,我要把师父九四年四月末至五月初在故乡四市五次讲法日子里,我耳闻目睹的点滴事情和感悟写出来,表达我们对师父的敬仰。

九四年四月二十九日至五月八日,我与大女儿荣幸的参加了师父举办的长春第七期传授班。四月二十八日晚,乘列车到长春,被安排在长春站前旅馆住宿,登记时发现一名北京来的五十来岁的女学员,我好奇的问:“您北京人咋不在北京学,还到长春来学法呢?”她立即说:“我有八种病,在北京参加七个班,好了七种病,还有一种病没好,所以追师父到长春班来学法。”(当然,这是新学员不明法理时的想法。对真正的弟子,师父早已给清理了身体,修炼人是没有病的。)

因参加长春班报名学员三千多人,尽管鸣放宫很大,也容纳不下。为让学员得法,师父决定把学员分成白天一个班,晚上一个班,师父每天讲法两次非常辛苦,但师父慈悲祥和,容光焕发。

我是第一次参加师父讲法传授班,初见师父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处处是修炼人的楷模。在传授班上我看到师父身后和两旁坐着另外空间的神也来听师父讲法。从第三天起,我的眼前出现五颜六色的光环,走路一身轻,全身轻飘飘的,没有疲劳的感觉。我见到师父慈悲祥和的面孔,听到师父讲法的洪亮声音,就象发生在昨天。

师父讲法时只备一张很小的纸,我从远的位置上看,也只写出几个问题题目。师父一堂课讲两三个小时,滔滔不绝,上晓天文,下知地理,古今中外,简单明了,深入浅出,有声有色,学员感到轻松舒适,都溶入了慈悲祥和的能量场中,沉浸在宇宙最高法理真、善、忍中。师父讲法使学员明白了怎样做一个好人,做一个超常的人,使我的心性与境界不断的提高与升华。这是我在传授班的感受。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感激不尽,热泪盈眶,沉浸在无比的幸福中。

在传授班上我突然想起,回来后怎样把大法在当地洪传开来,我向师父做了汇报请示,得到了师父的肯定答复和具体指导。所以我们当地大法学员队伍不断扩大,修炼的人成百成千的增加。

师父非常了解学员心情,体贴学员。五月一日,师父亲切的与学员合影留念,我站在师父的左后方,大女儿紧挨着师父身边。师父站在鸣放宫前门,时而站到东边组,时而站到西边组,一组接一组照相。我一直站在师父身边,看着师父那样劳累,十分心疼。师父始终笑容满面,满足了每个学员要求;学员心情无比激动,不时的响起阵阵掌声,那个场面真是佛光普照。

传法班结束前,师父还亲手给学员写了长春第七期法轮大法传授班结业证书,盖上师父的大印章,发给我们。

九四年七月一日至八日,我和大妹子、老妹子、外甥女及大女儿参加了师父在大连的讲法班。在班上外甥女把钱包丢了,第二天大连负责人在讲台上用麦克风喊“有人拾到钱包,请丢者前来领取。”外甥女上台领回。在讲法班上,什么也丢不了。七月八日,在讲法班将结束的结业式上,大女儿和外甥女向师父献旗,旗上写着:“坚修大法师引路,弘扬大法遍全球。”在结业式讲台上,师父双手接过弟子所献的多面锦旗,并和每个弟子亲切握手。我激动的热泪盈眶,会场上响起热烈的掌声。在返家的列车里我睡着了,车到新民站我突然醒了,一睁眼看到一片耀眼的光团,怎么眨眼也长时间不灭,我又惊又喜。大妹子说:“师父也坐这列车回北京。”这是师父在列车上发放功能与能量,是师父的威德与神奇,时时刻刻鼓舞着我。

九四年八月五日,是我全家又一个喜庆难忘的日子,我老伴同大妹妹、大儿媳及孙子、大女儿及外孙一起参加师父在哈尔滨冰球场为四千人举办的讲法班。九四年八月二十日,大女儿参加师父在延吉市的讲法班。回忆此情此景,感到无比幸福,无比荣幸。

七二零以后,恶党破坏大法,攻击我们师父,全国铺天盖地的谎言和诽谤,迷惑世人。邪党说师父敛财,利用办班赚多少钱。实际师父办班十天只收四十元,是全国气功班收费最低的,而且师父不直接收费,都归当地气功协会收费。师父把延吉班收费的七千多元,在结业的仪式上捐献给当地红十字会了。师父救度众生,不求名利,浩荡佛恩。

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我与四十名同修参加了师父在大连体育馆为六千多人举办的讲法报告会。当师父稳步的步入会场时,全场起立,掌声雷动,欢迎师父的场面无以言表。我们聆听了师父三个小时的讲法报告。师父在报告会上同每次讲法班一样为学员调整身体,师父告诉大家,每人想自己的一种病,如自己没病,想家里人的一种病,等师父一声口令一挥手,大家一起跺脚。师父把全场分成两次调整身体。弟子们起立,听着师父口令,看着师父挥手。全场绝大多数人感到轻松舒畅,疾病不翼而飞。报告会上爆发出长时间激动人心的掌声,人人沉浸在佛恩浩荡、无比幸福喜悦之中。

转眼十四年过去了,回忆师父在长春、大连讲法传功那一幕幕,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在邪党腥风血雨、空前残酷的迫害中,弟子还有各种人心和执著心反映出来,有时修炼的还不精進,还有很大的差距和不足,愧对师父慈悲苦度。弟子只能努力做好三件事,弥补自己的过失,决不辜负师父的希望,紧跟师父走好走正最后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