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次参加师父讲法班的感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三十日】我在九三年时就请到了师父的《中国法轮功》,是我妹妹从外地请回的,并结合自己亲身感受推荐给我。当时我正在痛苦中煎熬,查不出具体病,但就是痛苦,在痛不欲生中寻短见的想法也越来越强烈。因为当时想好病的心很强烈,看到书后的祛病健身实例,又有点半信半疑,所以没往心上放,因为一念之差,与大法擦肩而过。

九四年四月,得知我的痛苦后,我的一个亲戚写信告诉我,师父要在郑州办班,是六月十二日。我了解这个亲戚,她由一个疾病缠身到无病一身轻的变化深深打动了我,我回信说要去,并请她帮我报上名。

九四年六月十二日上午,我在河南郑州体育馆的一个废弃的篮球馆里见到了师父。当时天很热,师父面前没有风扇,也没有摇扇子,但师父没有一点不耐烦的情绪,跟社会上的名流们一点也不一样,耐心的讲法。我那很顽固的观念一点点的被师父的言行所折服。一堂课听完,我认定这就是我苦苦寻找的师父,我这辈子有师父了。师父讲完课,要离开体育馆时,大家都主动的让开路,请师父先走。师父从我身边走过时,我在心里向师父问好:师父,您好。如果今天还有这样的机会,我会抛弃面子心,大声的对师父说:师父,您好!!因为我真正体会到了大法的博大精深与师父度我们的种种艰难!

六月十八日下午是解答问题课,问题解答完后,由师父带来的弟子教炼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师父从讲坛上走下来为学员纠正动作。走到离我有一米远时,师父站在那一动不动。我那时热的汗水直流,单盘也痛苦,再加上病痛的折磨,很难受。突然我感到心慌,一抬头,看到师父正看着我,足足有两分多钟。那时,我只明白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现在我明白是师父为了度我,为我承受了很多。

九四年十二月,我参加了广州第五期讲法班,那是师父在国内的最后一次办班讲法。我没有赶上报名,第一堂课前,我也站在体育馆前的广场上等机会。后来有消息说,师父叫没有买上票的排好队,带進去听课。赶快排好队,等了一会,又有消息说:主办方为了盈利不同意,师父要来看大家。很快,师父出现在入场处门口,我们虽然没有進去听课,但我们都非常感动:师父挂念着我们,没有落下我们。

后来在隔壁的大厅里看师父讲法的实况。一个星期天的下午,要连上两堂课,在这两堂课中间的休息时间里,师父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大家很激动的围了上来,但又不知该说啥,有两个同修问了两个问题后,都陷入了沉默。当时我站在圈外,我觉的这样不礼貌,还有一些不好的想法,就没有围上去。师父离开时,看了我一眼,我那些不好的想法一下子没有了,只感到很惭愧,心里愧对师父。

走过了这段难得的时期,特别一点点的明白大法的内涵时,回忆自己那时亲见师父的感受和想法,自己都感到很对不起一心要度成我们的师父,只有扎扎实实的学好法,做好三件事,才能真正对的起师父,才能当好师父的大法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