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八日】在我上初一的时候,天目能看东西了。一九八九年的一天,我在天目里看见了师父,看见了金光闪闪的法轮。从那以后,我一直在寻找着师父,直到一九九五年,终于得到了《转法轮》,找到了师父,走進了大法修炼。

以下是我走在证实法路上的几次经历,讲出来供同修参考,也是从另外一方面在证实大法。开着天目修炼的大法弟子,修炼中的许多情况,可能和一般同修不一样,请同修们一定以法为师。

一、正念无漏、走正走好最后的路

几年来在师父点化与呵护中,我保持正念去讲真相救度世人,平稳走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上。作为修炼者,能有与正法同在这份殊荣是万古难逢的机缘,正法形势已走到了最后阶段,我们应该更加严格要求自己,抓紧时间把最后的路走的更好。

但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思想稍有放松,就会被人的观念和情所带动。我思想中产生不正的人心和对时间的执著,觉的自己太累了、付出太多了、想休息一下、甚至于还冒出来一丝正法是不是该结束了的想法。那时母亲还没修炼,我带着亲情担忧着她的将来。旧势力立即了钻空子,抓住借口就不顾一切的对我开始干扰。我看到它们把一座由业力组成的大山朝我压了下来,但这些物质只压在身体的表面空间,根本压不到我的微观身体中。我当即发正念否定这所谓的考验,它们退去了。第二天它们又借口我有亲情执著,搬来了一座黑色的大山压向我母亲,房间里充满了一股血腥的气味。当晚,我母亲的颈部突发肿块、并迅速肿大、导致呼吸困难,送医院抢救,医院同时发了病危通知书。我意识到这是旧势力强加的迫害,发正念解体一切邪恶,法轮旋转着放射出一圈圈金光把另外空间的场清理干净了,母亲的病情随即稳定下来。心刚放松下来,医院就来电通知病情又告危急……就这样相持了两个星期,情况不见根本好转。我每天要跑医院、昂贵的医药费负担沉重、工作岗位也面临调动、疲于应付常人中的各种事务,证实法救众生的时间被挤占,我心里很着急,心里想已经否定旧势力干扰,怎么环境还没正过来。

有一天深夜回家,一抬头天上显现出几个巨大的神,在一旁冷眼观注着我动的每个念头。我警觉起来,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干扰呢?一定是我有漏造成的,现在的时间值千金、值万金,不能被动的陷在旧势力制造的这场乱象之中。我开始加强学法、向内找,终于,我找到了原因。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告诫我们:“希望大家在最后越做越好,千万不要懈怠,千万不要放松,千万不要麻木。”“懈怠、放松、麻木”正是我现在最大的漏。逐渐的我的思想清亮起来,我静下心来盘腿打坐、打大莲花手印,随即我看到师父坐在莲花座上从远处天边飘了过来,只见师父一抬手,黑色的大山瞬间就被熔化了,那些乱神也消失了。第二天到医院,我让母亲多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一切由师父安排。父亲告诉我,他昨晚看到一尊佛对他微笑,现在感到心里很平静,他说:“医院有我护理,你去忙吧!”

只有做到正念正行、无私无漏,才能从本质上改变自己,走出人、走向神。当我全身心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时,心中充满喜悦,这条路才是我来时的愿望和存在的意义。这时我看到我在另外空间对应的天体不断的扩大,闪耀着一道道金光。四天后母亲肿瘤消退,手术后取出的瘤块已经萎缩死亡。病房里来了一拨又一拨的医生,都觉的不可思议。三天以后,我母亲康复出院,所有的干扰全部被破除。这场正邪较量是因为我正念不足造成的,当我用法来衡量走正路以后,师父用洪大慈悲呵护弟子走出魔难,走回到证实法的神路上来。

这件事情也为我讲真相救世人创造了机会,对前来探望的亲戚朋友讲真相、劝三退方便多了。母亲也对他们说是大法师父救了她。大法的神奇力量让有缘人得到启示,连反对最厉害的几个人也默不作声了,送上护身符都乐意接受,两位党员也同意三退。现在父母也在学法修炼了。

人的表面还在世间没完全同化法之前,还在旧宇宙的因素里。做好三件事,不断增强正念,去除在后天宇宙中形成的变异观念,才能更快的从人中走出来,从变异的旧宇宙中走出来。

二、运用神通破除间隔救度众生

修大法之前和许多气功界,宗教界朋友结过缘。進入正法时期这些生命也应该被救度,他们也都是为法而来,他们在世间的一念决定着他们天体众生的存亡。

一天,朋友打电话约我参加聚会,我意识到这是讲真相救度他们的好机会。那天来了十几个门派的练功者,每个人空间范围都浓缩着各自的生命因素,看似不大的房间在这时空间变的巨大而复杂,层层物质和各宇宙天体的神都聚在空间场上方。他们交谈的内容都是在追求功能,如何治病以及过去的修炼方法,带着乱七八糟什么东西都有。我开始讲大法真相时,它们中变异的神和邪恶乱鬼控制着几个人打断我讲话,其他的人被一层象玻璃幕墙似的东西间隔着,表现出心不在焉的样子。我立刻立掌发出强大的正念,“刷”的一下房间里静的没有了声音,古怪形象的烂鬼黑手被发出去的无数法轮打散解体,变异的神全跑出去躲的无影无踪。这时我看到师父的法身就在上面,一下子这个场就被正过来了。

接下来只听到我讲真相洪扬大法的声音如雷般的在回荡着,从远处透过间隔传到他们思想深处。房间上空大法轮在旋转着,每个人头顶上冒出一股黑烟被吸走,地上同时有大法轮旋着从下往上正法。他们有的人看到这里被耀眼的光焰照着,有的人觉的大地在震动。这样安静的听了两个小时后,许多人都明白了真相,对宇宙正法、大法博大的法理有了全新的认识。临别时他们表示了对大法的敬意,给我留了联系方式,为以后继续讲真相救度他们留下了机缘。

那天我刚回到家,就看到另外空间无数的神排着队来了,那些人背后牵扯到的生命都来表示感谢,打招呼后纷纷离去。天上的神都知道大法弟子,也根本不把我们当常人看待。大法弟子肩负着无数生命的重托和期盼,如果我们做的不好真的是有许多生命将会被淘汰。

有时,一些神、佛他们直接来找我,因为他们的王和主在世间,希望能够有机缘被救度。我在打坐中有时跟他们到另外空间,那里的天灰蒙蒙的,他们的神身上发出光圈也是暗暗的。当我对他们世界的王讲真相后,我看到对应的另外空间这些神都升华到更高天体中去了。

在我寻找有缘人讲真相过程中,我还发现有些人功能是开着的,宗教中的神也一直在管着他们,这些人也都知道是什么神在管着自己。他们最大的障碍是看不到宇宙在正法,而他们信仰的神又显现给他们,让他们相信自己的修炼是能成功的,从而排斥大法不愿听真相。

师父新经文《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发表以后,我明白了对他们讲真相时所遇到阻力的根源。而大法弟子使用大法修炼中赋予的神通法力解体乱神是必须要做的。有一次与几位朋友相约见面,客套几句后我就表明了大法弟子身份,立掌针对乱神发正念清场后,他们开始听讲真相了。我从新旧宇宙机制的更新方面入手,破开他们思想上的障碍,接着讲清迫害真相,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整个空间场散发着阵阵清香,天女在上面散花,天目开的看到师父法身坐在场的上空。在另外空间,有的人师父直接给下法轮、机制,有的人表示放弃原来的修炼方法,等法正人间时跟从法轮圣王修炼。我看到那些被师父接管了的,身体被一根通天的光柱照着,他们已经是下一批修炼者了。

三、纯正自己,无私无我证实法

随着我证实法的路越走越开,我看到自己的宇宙天体不断的在变大,渐渐的生出了自满的心。在证实法的过程中无意间在显示自己、证实自己,旧势力马上找到借口,用巨大的密集度很高的物质加在我空间场周围。我的能力受到限制,走路都觉的沉重,好几次讲真相神不起来了。那些旧神也对我说:这些你在做,那你来承担。我意识到不对劲,开始修正自己,弟子证实法是大法正法的需要,是宇宙的选择,是师父洪大法力加持的结果,并非证实自己。我的思想慢慢纯净透明起来,压在我空间场的物质渐渐熔化解体并進入我的天体范围而为我所用。师父很快给我安排了归正自己弥补不足的机会,到一位密宗修行朋友家中洪法讲真相,当我放下自我完全在法上讲时,他们的上师众神都来了,井然有序的听着,同时也都在不断的改变着,当我讲完后他们都恭敬的离开了。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之场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而那位朋友也有幸進入了大法修炼。

讲真相救众生是按正法的需要在做,那些旧神就是不服气,只要有漏就来不断的干扰。完全在法上做个无私无我纯正的大法弟子时干扰就会少,效果也会好。

证实法的过程对于学法是否扎实、是不是在法上证实法,都是全面的检验。学好法是一切的根本,多学法在法理上理解越多悟到越多,救度世人越具有大法纯正力量,达到如意而用。在人多的场合,即使没有直接讲真相救人,在大法修炼中修出的纯正法力也在发挥着作用,法轮会自动打出去纠正不正确状态。只要念正,大法弟子无论走到哪里,都在起着巨大的证实法的作用。有许多植物、塑像、物品等,当我们走到跟前时,都知道大法弟子来了,于是我在思想中叫它们和我一起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它们的元神也会跟着念,同时也在改变着。有的神号、佛号以及器物被正用善用后都有很大的福份,我看到他们進入庞大的宇宙天体中成为那里的一部份,升华上去成为护法神、成为正神,我想也许它们今生就是为了这一刻遇到大法弟子被正用善用后同化法的。

一切源自于大法,一切都是大法无私的赋予,走正走好最后的路,正念正行同化大法,以做好三件事为己任直至圆满是我们必须做到的。

以上所悟所见,因个人层次所限,不当处请同修予以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