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艺术团在另外空间的展现

个人所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八日】这次神韵艺术团来台巡回演出,让我有机会跟学生介绍并推荐去看。其中一家人都与我有缘的学生,在这次台北加演场也全家前来观赏,虽然一家人都跟我有深厚的缘份,而其中得法却只有已经上国中的儿子,自从得法后他经常做些很有趣的梦,经常讲给我听,其中内容跟师父书里的法理有关,用梦的方式让小朋友了解。这次他们全家人都能前来观赏,我想也跟他自身的修炼状态有很大的关系。

事后问起他观赏演出的心得时,他却告诉我当天虽然精神很好却忍不住睡着,中间还被妹妹与爸爸叫醒三次,我原本还为他没有看到演出的内容而感到惋惜,他却告诉我他在梦中也在观赏节目,他这一讲让我心中十分震惊,于是我开始将演出的节目内容跟他一一确认。

他告诉我梦中也是从创世开始,一尊高大无比且庄严非凡的大佛映入他眼帘,穿着佛的袈裟袒着右肩,手呈单手立掌状,内容跟我们舞台上呈现的差不多;而在大唐的表演里,他看到梦中的皇帝冠冕高大,身穿龙袍,龙袍的颜色更鲜艳,上面绣有很多条龙,下面也是文武百官,官服有红色、蓝色、绿色,他说颜色是依官阶大小而定,官帽则是依官阶而定,官位越大帽子的两翼就越大,官帽高度也越高,当这些文武百官出来时,会有人喊「到」!同时有敲锣打鼓的声音,官最大的最早出来,站得也离皇帝最近,而在皇帝与百官面前有身着舞衣宫女跳舞,内白外粉相间的颜色,看起来格外的漂亮,并且手持手绢跳舞,梳着唐式的发髻,与穿唐式的鞋跳舞,搭配中国式音乐。由于他记得不是很完整,接下来我也只能就我所听到的再这跟各位分享:

在舞台上的迎春花开,学生告诉我说:「老师!上面的不是转手绢,那些仙女直接就从手上跟其它身体处直接长出花来转。」问他有没有看岳飞的精忠报国,他直说那四个字在梦中巨大无比,同时散射着金黄色光芒,好不壮观。令我惊讶的是,当我用每出剧码的名称问他时,他都不清楚,直到我翻节目册上的照片给他看,他就开始描述梦中所看到的展现内容,例如蒙古的顶碗舞,他说上面不只顶三个碗,那碗叠的层层的高,不只头上有顶,两边双肩也各顶一叠,同时还做出人类做不到的动作,他直说精彩;问到男舞蹈演员跳的蒙古草原舞,他说衣服的颜色比照片还要漂亮,跳得比照片中还要高好多,而且个个矫健身轻。

另外还说看到有蒙古武士表演摔跤,他觉的很不可思议,穿那么重的盔甲,居然摔跤中感觉轻盈无比。听到这我也感到很新鲜,这出剧码我倒是在舞台上没看到,或许师父显现给他看,跟他自己有关吧。这是我在写这篇时突然想到;他说还有很多女生头发很长很长,都长到地上,一开始我以为是傣族舞,后来翻到雪山白莲时,他直呼就是这个,袖子跟头发都很长比照片长的多。由于我对这个节目的舞衣所呈现的色彩感到很美好,就问梦里的衣服颜色是否也如此美丽,没想到他告诉我,颜色是人间无法比拟的,上面的颜色更精致,色彩更鲜艳,美好的无法形容,甚至他所看到的舞蹈演员,个个都不需要化妆,却比我们用化妆呈现出更美丽的容颜,而且皮肤白里透红,非常的细腻与精致。当他说到这里,我真的确信无疑,如果我没记错,这些师父都在法理中提到,而且他目前也只看了《转法轮》、法解与义解,而且以上的形容词多数都是出自他口中,听得我啧啧称奇!

至于令众人感动的歌唱与乐器演奏部份,我也迫不及待的想问他是否在梦中也同时观赏到,他告诉我梦里跳舞跟唱歌并没有像现实中一样穿插,没有主持人,表演是一幕幕接着,以一个整体下来呈现的,也就是音乐与歌唱是一整体节目呈现,跳舞也是一整体一幕一幕的表演着。他说动人的歌声充满整个空间,虽然没听懂歌曲内容,但是那种美好与协调让他感到很庄严神圣。音乐中不只有二胡演奏,还有中国古代的各种乐器。问到我最喜欢的格格舞,他告诉我上面舞衣的袖子要比舞台上的还长,领舞头上带的头冠,比现实中大好几倍。最后鼓韵的那支舞,当我兴奋的说到领舞单脚立,举起另一只脚的高难度动作有多令人激赏时,他却告诉我梦里的动作更精彩,那是整只脚跨过脖子与肩,虽然我很难想象,但肯定是人类难以达成的技巧。他还说梦中的许多表演者,几乎用比软骨功还要柔软的姿势,头脚相交扣与穿越,手中同时击着鼓,他一边说一边画图给我看,我想如果有像机,一定能拍下我那张着大嘴、惊喜的表情。

更有趣的是,舞台那端表演结束,他梦中的表演也演完了,掌声响起他也睡醒了!说到这我突然问他,是否只有他一个观众,或者有舞台,他告诉我梦里就直接呈现内容,没看到有舞台,他也不是一个人在看,旁边还有其他长的很像人却不是人的观众,每个身穿古代服饰。这真的是个令我很难想象的画面,直呼他好幸福能看到那么庄严且神圣的表演。

听完他的描述,我内心震惊非凡,感动万千,正如同师父所说:「这个空间是孩子们在演,另外空间很多我的法身与很多神都在做。震撼力和对人的改变,很象我当年亲自传法,所以对人的改变很大。」(《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