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讲真相使我顺利取得美展画作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那天,我从奥地利开车去斯洛伐克的一个同修那里取“真善忍美展”的油画。当我接近边境的时候,我跟一位同修通了电话,他问我有没有带护照。我发现自己没带护照,很明显,这会给过境带来麻烦。开车回去取护照再开回来要四个钟头,我觉的这不太现实。于是我把心摆正,决定凭借正念通过边境,即便没有护照也要取来那些美展用的油画。

当我到边境的时候,边防官员告诉我,没有护照不能通过边境,他还说他丝毫不会通融。看来事成定局,我无法取到油画,只能两手空空的回家。我只好掉转车头,并且给斯洛伐克的同修打电话,告诉他不用等我了,因为我没带护照不能过境,今天算是没希望了。

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的心难以平静。我的大脑里始终闪着一念:我今天是去取油画的。于是我转回车,开始第二次尝试。我给斯洛伐克的同修打电话说,我打算再次尝试通过边境。恰好我带着我们最新印制的真相传单和美展的邀请函,我决定给边防官员们讲清真相

到了边境,我下车之后给他们讲真相,我还跟他们说我只需要过境两个小时,拿到我需要的油画后就回来。我甚至说我可以把车后面的挂车留在边境作抵押。

他对我说这倒不需要,如果我能在两小时之内回来,他可以破例让我过境。但他告诉我,问题是我上错了边境通道(我当时身处奥地利,匈牙利和斯洛伐克三国交界处,一时疏忽我开车到了通往匈牙利的边境通道)。想到那位斯洛伐克同修正在等我,我匆匆结束跟边境官的谈话,向他表示感谢并跟他告别后,我开车朝着斯洛伐克边境通道的方向驶去。

当然,我告诉了斯洛伐克的同修我得再试一次过境。在斯洛伐克边境,我遇到了和刚才在匈牙利过境通道时同样的问题,没有护照。

我再一次被告知没有护照不准过境。我完全相信了今天真是糟糕的一天。我跟斯洛伐克同修说,我今天不去了,明天再去。

我一边开车一边想,我很清醒,我的念也够正,但肯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头。我应该排除干扰因素,然后再次尝试过境。

我从新给斯洛伐克同修打电话,告诉他我要再试一次,我心里深感过意不去。我在边境给边防官员们讲真相,赠送他们真相传单,并且告诉他们我取那些画是为了真相画展。后来我被带到他们的上级那里,我给他也讲了真相,还让他看了真相传单。

他问我需要在斯洛伐克停留多久,我说我在两个小时之后就能回来。

就这样,问题解决了,我可以去取美展用的油画了。

在这件事情的过程中,我悟到,我还必须多提高心性,以减少出现类似的问题。回来的时候,过境时非常顺利,尽管我不是从来时的关卡过境。这次是一个女边防官,她问我有没有带什么物品。我回答说:“除了画展用的油画,没有别的。”她摆摆手让我通行。我顿时觉的一阵轻松快意,向家的方向驶去。

这一天的经历让我再一次意识到,只要有正念,我们很多事都能做成,而且师父原谅我们的错误和缺失。

谢谢师父让我得法,谢谢所有指正我不足的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