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与“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也许有的同修会觉的“解体党文化”和“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好象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在这里我就把我自己,和跟其他同修针对这两个问题的理解以及他们之间的内在关联写出来,与大家共同探讨。

“解体党文化”指的就是大纪元的第二篇长篇社论《解体党文化》。《九评共产党》出来以后,可以说不光是在常人中引起了震动,就是在大法弟子中间,也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当时很多大法弟子在学法之余,不只一遍两遍的通篇阅读,还要找出时间收看新唐人制作的《九评》录像片。我个人读过几遍《九评》后的感觉就是那种——“豁然明朗”。

以前也知道共产恶党不好,但要说出其到底哪里不好,也总是智贫、语涩。即使能找出一些实例,也多是皮毛,并不能切中要害。读了《九评》以后,不但自己认清了这个邪灵基因本质,看穿了其骨子里的邪恶。更让我的身体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自由和轻松感。之后大纪元又出了《九评共产党》的姊妹篇《解体党文化》,开始我自己觉的应该读,但每次读个开头就读不下去了,好象思想中总是有一层隔膜,让我越想看清越看不清,越想读下去越读不下去,再加上个人生活中的其他事情的干扰,就这样我看了开头就放下,再看又再放下。到后来,就连想去读的想法也没有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干扰我的就是我自己思想里残留的、更深层面上的、更隐蔽的、更不易察觉的“党文化”在作怪。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知道了希望之声正在联播《解体党文化》。也许是《九评》给我的思想开了一扇窗,也许是师父的慈悲帮助,我有一次萌生了收听联播的愿望。刚开始听前几篇的时候,干扰也很大,头脑经常放空,甚至播音员读了很大一段,自己都好象没听见。当时我自己悟的是旧势力的干扰(现在感觉应该还有自己思想中的,邪党文化利用思想业力的干扰),于是坚定了正念,强迫自己坚持听下去。就在收听的过程中,自己的思想也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思维越来越清楚,感觉越来越爱听,内容越听越精彩!当听到下篇的时候,我已经忍不住一边看播音稿子,一边听。其中很多内容仿佛被种在了我的脑海里一样,竟然会过目不忘,过耳不丢。

比如,在说到邪党文化中用词的时候举了一个“下岗”的例子。当时的我怎么也没想到,“下岗”这个词会跟邪党文化有关。看了具体剖析后,才真正的明白了此词之毒、之邪。表面上“下岗”好象等同“失业”。但为什么恶党要造出这个词来代替“失业”呢?原来,“下岗”的反义词就是“上岗”,用了这个词,无论从语义,语气,听觉上都要比“失业”这个词更有迷惑性,仿佛下了岗还是有希望上岗的。此词的被制造,正体现出了邪党的险恶用心,它不但要欺骗人民,更是要迷惑民众,淡化矛盾。其用意之深,手段之隐晦,不得不叫人惊出一身冷汗!不怪中国人即使骂恶党,也是在其所营造的党文化里骂。

文化是一种无形的,但又无时无刻不存在于我们思想中的“物质”。我个人感觉它的某些方面就象我们修炼人遇到的“情”一样,我们每个人都浸泡在不同的、相同的、好的、坏的、纯的、不纯的文化氛围中。文化直接影响着我们的思维状态,思考方式。但是“文化”不同于“情”的一面是,好的、纯的、正统的文化能够引导人民向善,提高人们的道德修养,规正人们的言行。但坏的、不纯的文化不但会使道德堕落,人心变态,伦常混乱,还会被别有用心的势力利用,达到一个比一场昂贵战争还经济、还迅速、还稳固的效果。文化既然有如此的魔力,恶党当然不会放过利用的机会。所以它才从改造思想,改造文字,创造恶党的红色艺术,在暴力摧毁几千年中国人头脑中形成的正统的、传统的古老文化的基础上,用恶党创造的文化填充。从而全面控制人的思维和行为,以为其更好的利用。

那么作为一个修炼人,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们不可能带着一丝党文化的因素圆满。尤其很多中国同修,从一出生就浸泡在所谓的党文化中,强行洗脑的结果就是被污染而不自知。有同修说,如今的俄罗斯之所以有如此的形式,就是因为其表面民主了,但党文化的思想残余还在起着作用,也就是说,他们还没有真正的摧毁自己思想中的党文化。那欧洲的民主国家德国呢?何尝不也是如此呢?在德国的东部,原德共残留的党文化还依然保留在很多东德人的思想深处,表面现在的东德人民主了,思想自由了,但实际并非如此。一些生活在德国东部的大法弟子都有这样的感觉,那就是在东德发资料讲真相非常的难。很多东德人直接就表示对政治、迫害、人权不想谈论。真的是不想谈论,不感兴趣吗?我个人认为,还是党文化在思想深处产生的怕心和残留的恐惧在搞鬼。因为那段历史,对很多东德人民来说,都是刻骨铭心的。

所以,彻底解体自己思想中的恶党文化,绝不是光看《九评》就能解决的,我在这里真心的希望那些到现在还没看过或听过《解体党文化》系列社论的同修,一定要抓紧时间看看。我想,这也是正法的形式要求吧。因为只有彻底清除了党文化,我们大法弟子才能更纯净的做好救度众生,助师正法的大任!

说了这么多关于党文化,接下来我再谈一下我自己对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的一些感悟。一提到舞蹈大赛,我马上会想到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卖票的经过。当初无论从我个人修炼角度,还是自己应该在法上的认识角度,我都没有把卖票跟自己证实法救度众生联系起来。由于自己当时对卖票的不重视,以及在法上的参悟不够,造成错失了最宝贵的时间和机遇。虽然最后自己认识上来了,但时间也所剩无几了。我想当时跟我有相似经历的同修应该还有很多。过后,很多同修间交流的时候都在反思自己走过的这段路所留下的遗憾。那么这次舞蹈大赛的消息传出后,我不但没有吸取教训,反而又犯了同样认识上的错误。最初听说舞蹈大赛,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离我的专业和所了解的知识范畴相差太远了,而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去做些什么,去跟常人讲些什么。于是就放到一边不去理会了。

后来师父的新经文出来了,我印象最深的一句就是“我还不想这么早说透,留点好处将来说。”(《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通过这句经文,我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和又一次给我们参悟法,修炼提高的机会与余地。但不精進的我却还在浪费师尊的良苦用心。不但没有助师救度众生,反而在后天观念的影响下,一次次错失良机。大赛时间的被推迟,这是不是我们作为弟子不精進造成的呢?这是不是跟我们个人修炼的状态的反映息息相关的呢?一些已经悟到法理的同修说,在跟其他同修交流的时候,好象很多人都不感兴趣,都是木木的没有反应。我想,关键问题可能大家还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

其实,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已经慈悲的给我们这些不懂艺术的同修准备了必备的基础知识。大段的中国舞的讲解,多次提到的未来新年晚会的状态,这些都是在点悟我们如何做以及为什么做的关键所在。师父的话都是法理,其背后都有深刻的内涵和给弟子修炼提高的空间。认真阅读一下新经文,仔细在法上参悟一下,这些也是做好大赛的推广和正念正行的必要前提。

写到这,我想大家也都知道我的意思了。其实,舞蹈就是一种文化的体现。恶党这些年在中国摧毁的传统文化中,自然也包括中国的传统的舞蹈文化。大家都清楚目前的正法形势在突飞猛進,平时好象也都在说要跟上正法進程,那纠正被恶党破坏的中国舞蹈内涵,从文化层面上解体邪恶,救度众生,是不是也应该是正法形势的需要呢?

我个人所悟:从九九年开始,大法弟子从摆放信息台,发资料,政府、民众面对面讲真相等等可见空间层次中,与旧势力進行了旷世大战。那么随着正法快速向表面空间突破,这种战争已经升华到了精神文化的不可见层面。这也许是我们要彻底扫除旧势力的最后层面了。所以,舞蹈大赛的意义远远不是一场舞蹈专业的比赛,这也应该是正法洪势带来的必然过程。作为大法弟子的我们,是不是应该努力做好,不辜负师父的良苦用心,不为自己将来留下遗憾呢?

以上是个人层次的体悟,很多感悟很难用语言表述,或者表述的并不正确。在这里请各位同修对不当之处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