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春风化雨”谎言下的肉体摧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一日】我把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一年的半年时间中亲身经历及所见所闻写出,揭露的罪行虽然只是冰山一角,足以反映中共迫害大法学员之邪恶面目。

这里揭露的大多是发生在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教育队的事件。二零零一年春天,法轮功学员又被集中成立所谓的“法轮功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有二百多人,分三个中队,恶警大队长韩晶。

一、直接进行肉体摧残

•坐板

每天早晨五点起床一直到晚十点就寝,除了十多分钟的洗漱、三餐外几乎都是坐板。其实,这是一种变相的体罚,是很痛苦的。时间不长,每个人的臀部下磨出厚厚的茧子、甚至溃烂。

坐姿有多种:如两腿伸直,上身挺直,头正、目视前方,一会就腿疼难忍,只好用手拽住裤子腿,稍一晃动就可能招致谩骂和毒打。还有,单盘腿坐,一条腿伸直;坐两铁床连接的角铁上;坐京凳或凳子腿(舒兰有一姓张的大法学员因为炼功曾经被强制这样坐);蛟河吴德修被强制去骑坐八公分宽木头方子,脚被垫起,两腿伸直悬空,这样两、三分钟都痛的不行。

还有坐床边。还有一种挤坐,就是分开两大腿,放前面人的两侧使前胸紧贴前面人后背,坐最后的人被用脚蹬或板子挤。第一人弯下腰,后面的人的腿从前面人的头上搬腿单盘再压下,中间谁要离开,只有身体向一侧倒下,才能从挤坐的行列里出来。谁坐不直就压在后面人盘腿上,疼的受不了。蛟河田福深就因为臀部下长疥疮很痛,身体晃动,仅一上午就被坏人拉出来,用床板打了三次。还有吉林郑凤祥、舒兰牛俊慧被用手铐铐在床上坐板、睡觉,昼夜不打开,持续半个月。

•罚冻

二零零零年的冬天,气温零下四十多度。强迫出操,站军姿,冷冻。先长时间跑步,到浑身出汗时,带到背阴处让冷风吹,然后再跑步。吉林市张引平和另一同修在滴水成冰的走廊里被铐在楼梯扶手上一宿。

•罚站:刑事犯闫伟逼迫一年轻同修罚站,只几个小时就呕吐,站立不稳。

•挤睡

我们被迫睡在带着冰的大板铺上,尽管上面铺盖一层塑料布,起床后褥子全都潮湿了,塑料布下一层水珠,这样持续了数日。

为了加重迫害,恶警甚至让空出一半铺位,让大家挤在一起,谁起夜,再回来都找不到睡觉位置。在一大队,蛟河当年六十六岁的齐来兴老人就睡在上铺两铁床连接的角铁上,他上床时摔的臀部大片青紫几个月。

•电棍电、狼牙棒打、拳打脚踢

这是恶警最常用的行刑犯罪手段。三月初的一天,蛟河的李应鹏突然被叫到管教室,无故被电半小时。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一日的大迫害中,教育队四楼五十人中三十七人被十几名手持电棍、狼牙棒的恶警发泄邪火施暴。蓝色的电火花象毒蛇一样扑来,棍棒、拳脚落到学员身上。桦甸市白敬致被踢断肋骨、吉林市江蜜蜂宋文明腰被踢伤。

其他各队遭到更残酷的迫害。严管队有四人被打昏,舒兰、牛俊慧等紧急送医院抢救,蛟河的李强被打昏苏醒过来后又遭到毒打,跟随的狱医见到人已经不行了,连声高喊这才住手。教育恶警队长韩晶迫害大法学员说:三•十一事件,没有上面精神我也不敢这么干。

舒兰、陈德喜质问教育科长刘群“为何超期关押”,陈被刘当众狠踢了几脚。一次在锅炉房子后,吉林小陈被翻出经文遭到南中队长拳脚。

•绳子捆绑、吊铐、电棍电

蛟河吴德修因拒绝转化曾经受多种酷刑。手铐吊挂、绳子捆绑然后被恶警用多根电棍电,多人同时动手,十只同时电。没电了充电还电;做恶累了,歇一会还行凶。皮肤烧焦了,直流黄水,他们还是不放过。几个人同时电吴德修的还有多次。

•“包夹”

人人都知道大法学员是好人,但是可悲的是中共让一些真正的犯罪分子监视这些好人,如影随形的迫害。这是对我们的污辱。他们为了讨好管教,自己得好处,挖空心思干坏事,加重了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用棉被捂、用木方子捣肋骨

蛟河齐来兴老人第二次抓回吉林市劳教所。教育陈队长指使犯人“帮助帮助”老人,大热天,被几个犯人用棉被捂上,被的四周人坐在上面压住,憋得大汗淋漓,上不来气。还用木方子捣肋骨。

•关小号:吉林市潘兆文在二零零一年春天曾经被关小号。经过多数大法学员绝食抗议,当晚被放出。

•把人抬起来往地上摔:听四大队一中队刑事犯大个子等私语:吉林市李再亟是被几个犯人抬起往地上反复摔,内脏受伤致死。

二、灭绝人性的剥夺最基本生存权

•限制用水:在各个监区,用水十分紧张,每天只供给很短时间一次水。几乎人人两个塑料小桶(瓶)。一个装饮水,另一个盛尿。

•限制上厕所:人为制造紧张气氛,没办法只好准备个尿桶(瓶)。有人拉肚子,只好便在塑料袋子里。

•吃不饱:主食是小的可怜的馒头或发糕,三口吃光。从事繁重体力劳动的人,被饿的眼冒金星。菜是什么便宜来什么,常年吃见不到油的菜汤。

•不让洗澡

•限制家属、亲朋会见和送生活必需品

大法学员在这里连续遭到精神和肉体的迫害,不能学法、炼功。很多人出现高血压、脑血栓等症状。吉林华丹啤酒厂老陈晕倒从楼梯上摔下;很多人长期被疥疮折磨,流脓血,痒痛钻心,每晚只能睡一、二小时觉。吉林于文忠的身上到处是指甲大小的脓包,流脓淌水。蛟河刘俊堂的胳膊、手肿的都不能弯,外面传闻人都快被迫害死了。许多大法学员都在同修的鼓励和帮助下,减少了痛苦,闯过难关。

三、强制洗脑、警匪勾结

吉林市公安局劳教处、劳教所大小头目、警察,及“帮教”,伪善的、欺骗的哄劝,胁迫家属来做工作,当作见亲人的条件,妄图改变修炼者的意志。强制大法学员看电视、放录像、上大课,什么讨论谈体会,写感想体会,进行长期洗脑。舒兰、牛俊慧因不看录像,遭到毒打,被用手铐铐在床上坐板、睡觉,昼夜不打开,持续半个月。

这里的站班、包夹都是花钱买来的位置,几乎都与警察勾结。他们在警察指使下看管他人或者就是呆着,借帮警察检查物品之机,肆意搜查,趁机大发横财。蛟河齐来兴带来的二百七十元钱被一大队恶人侵吞。蛟河刘俊堂的一百一十多元被四大队一中队于文志等没收,家属送来的物品,如褥单子、衣服、袜子、手套等被坏人抢占。每次的搜查都有人受损失的,只是没人声张而已,吉林薛保平就被抢去五十元。

正告所有的恶警、坏人,迫害善良的好人是有罪的,谁干了坏事都得偿还。赶快找真相,看“九评”。退出就要解体的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为自己的未来留条后路。

不管形势如何险恶,坚定的大法学员都走过来了。生命对“真善忍”的正信是任何邪恶力量也阻挡不了的,这是千真万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