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和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6月8日】我因坚持信仰说真话,被恶党先后劫持到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和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在那里我惨遭迫害。以下是我的经历。

2000年10月1日我依法到北京上访,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看到一群穿黑西服的便衣抓一批又一批法轮功上访学员,当我看到一帮恶警对一位怀孕的女学员还下狠手往车上拖时,就上前制止。随后被多人上前殴打,把我当时打的多处是伤,全身青一块、紫一块,鼻口出血,脸头肿大。

后来恶警把我抬上一辆公共汽车,这样的公共汽车在天安门广场边上很多,因每天上访的大法弟子非常多,恶警们就用公共汽车把前来上访的大法学员一车一车的拉走。我被拉到亚运村(已改成牢房),因人已关满,恶警又把我们拉走两车(一百多人)拉进宣武区看守所。因牢房人都满了关不下,就让我们在操场上坐着,由武警、公安看着,并登记,陆续被各省市驻京办接走,我也被吉林驻北京办事处的人接回。2000年10月7日,吉林市政府派来一百多人拿一百多付手铐把我们(七十多位学员)强行戴手铐抓到公共汽车上,很多学员遭到毒打,其中打的严重的有曹小为、薛保平。

10月8日,我被吉林市丰满区江南派出所接回。一个副所长(可能姓张)逼口供,并说我是去北京的主要人,又打了我二十多个嘴巴,我当时鼻口出血,之后叫来一个姓周的警察给我登记,并下了拘留十五天的票子,给我扣上“扰乱社会”的罪名。

我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7天后,又被带到第三看守所,关进了第8号监室。犯人让我背《监规》,我说我没有罪不应该背,它们就叫来了警察张某,不由分说给我强行戴上了镣铐(脚镣、手铐连在一起的刑具),重达36斤,同舍一个同修叫耿宝华(47岁)说他也不背,也同样被强行戴上了连体镣铐一周,等到第二十一天时,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就把我绑架到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非法判劳教三年。

到劳教所后,我被关在一大队一中队,由两个犯人包夹进行迫害,每天由一个姓黄的管教领着强行让我打扫厕所,用手擦大便器。

2000年12月欢喜岭劳教所教育队强行给我们洗脑,让坐板12个小时,不停的读废报纸,我和白鹤(大法弟子)共同抵制,遭到以教育队长刘××、徐志南为首的一群恶警的毒打和电棍电,长达一个多小时,当时感觉到喘不过气、口渴,难受的好象要死了,然后管理科一恶警(四川人,名字记不准了)说了很多推托罪责的话,之后把我铐在走廊里冻了两个多小时,我穿的衣服很单,当时已经数九寒天零下十多度了,同样受冻半宿的还有桦甸大法弟子许贵军和张引平,都是以拒绝强行洗脑受到的迫害。

2001年元旦前后,欢喜岭劳教所一大队二中队中队长王××指示刑事犯赵长深,对大法弟子郭占德多次打骂,冬天零下三十度不戴手套出外扫雪,导致双手全部冻出大水泡,后又变成黑色,近半年丧失劳动能力,1米76的大个,体重不足一百斤。

2001年3月14日劳教所把当时二百多名大法弟子集中关押到二、三、四楼,成立了教育大队,梁××当大队长。四楼不法警察公开毒打大法弟子,打伤的有徐彦军,被狼牙棒把臀部打伤,很长时间不能坐;潘兆文眼睛被打肿,睁开眼睛只有一条缝;白敬志肋骨被打断;付宏伟被打晕。四个人被关在黑暗窄小的专制小号里。关押在三楼的六十多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这种暴行,当时梁××以找代表谈话为由,把我、刘宏伟、罗光、史成斌等五人叫到梁××办公室,恶警韩晶(刚升任中队长)、刘滔(大队干事)为讨好邪恶势力,对我们拳打脚踢50多分钟,我立刻感觉天昏地暗,等我清醒后只知道身体不会动,满身是血。中队长韩晶用脚踩头部,大队干事刘滔用狼牙棒排打、电棍电,这时我已失去知觉不觉的痛,然后给我关进小号,抬上死人床,四肢用手铐抻开固定。下午我的下巴流血越来越多,由张利(夜班警察)和王××找来二楼一个被关押的学员,把我背下楼,由一辆吉普车拉到北宁里第五人民医院,下巴缝了六针,右下第三颗牙被打掉一半。从此我的身体状况是行走不便,牙不能沾凉,双脚大拇趾甲全部脱落,在这样的事实面前,韩晶、王××还逼迫我让我说是撞暖气片撞的,后来几天刘滔、张××(刚转业排长)又以谈话为由在管教办公室对我脚拳齐上几次毒打,当时我看到还有大法弟子曹小为、李强(蛟河)、王小虎(舒兰)都遭到韩晶、刘滔等毒打。

2004年3月28日欢喜岭劳教所为掩盖事实真相,把我们受到迫害过的见证人,转移45名,分别送到辽源、通化、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进行升级迫害。

3月28日刚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一大队,大队干事卢艳辉以减刑为诱饵指使罪犯朱永刚、刘建涛(管号犯人)对我进行毒打,并用大棍打我,目地是让我放弃修炼

大约2001年4月20日在稻田地挖坑,一大队二中队唐波(恶人榜有名)胡说什么党让做什么就必须做,我给它讲道理说党做错了,就这样,在空旷的稻田地里,唐波兽性大发,用拳头猛打我面部,把我打的鼻口出血才住手。

2001年6月在稻田地里补苗,唐波以找我谈话为由,让我坐在泥巴地里,它拿泥巴往我头上涂泥巴,也用同样办法往学员王恩会头上涂泥巴,原因是不放弃修炼,就这样污辱你。

2001年10月二中队恶警唐波先指使犯人孙××无故殴打大法弟子王恩会(50多岁,扶余县)然后让我说经过,刚说出原因,唐波气势汹汹的就卡住我的脖子说你昨天干活为啥说话,万德明(松原大法弟子)站出来说公道话,被唐波指使劳教犯孙××、宋××毒打,然后和我一起被扣上“动手打干警”的罪名,一大队七个恶警共九人,除了有二个没动手,其余恶人用电棍,电遍全身、裤裆小便处,然后关进小号直坐16个小时,我绝食抗议八天,曾繁义(一大队副大队长)仍对我拳打两次,参与迫害的恶警有孟繁荣、曾繁义、李小东、卢艳辉、唐波、王卫东、李天龙。此外10月份遭恶徒毒打的大法弟子有董凤山(松原)、安凤波(吉林市)、万德明、王恩会等。

2002年3月在饮马河劳教所二大队,恶警进行强行转化。当时几十名大法弟子被严重打伤,毒打我时,早上8点(恶警名字记不清了)用电棍电我,电了一会副大队长唐波说先让我回去,小来小去的没用,说我有刚。下午恶警四把电棍充足了电,用两个手铐反铐着我的小腿和手腕,恶警卢艳辉看电的我呼救声很大,就让劳改犯找一双臭袜子堵上我的嘴,就这样毒打加电棍,折磨我两个多小时。当时我双目几乎看不见东西,头部肿胀,小腿上手铐全进到肉里,右脚大拇趾露出骨头,当时口干、心脏跳动加速,好象要死一样。就这样它们又把我关进小号,当时受毒打严重的大法弟子还有金俊杰、郑凤祥(吉林市)、王有亭(天岗)、李优存(延边)等,教导员李云波(参与的少)、唐波、谢国新、刘××(干事)、赵凤山,还有四个警校学员是直接参与者。

2003年7月,大法弟子薛保平已被非法关押二年半多了,被迫害的基本失去自理能力,四大队恶警张英才怕承担责任,给薛保平的家人打电话(索要电话费80元)让家人拿钱看病。就这样,它们把人打坏了,还要让自己家里拿钱看病。

2001年8月份我们在劳教所大门口抬土时,一大队教导员孟繁荣大打出手,打大法弟子孙连宝(九台教师)几十个嘴巴。

2003年7月31日,四大队教导员张英才指使犯人柴宝印(榆树人,外号叫精神病)用绳子捆住大法弟子张金广(舒兰亮甲山)后毒打污辱。

2003年6月份张英才(四大队教导员)协同郑海令(管理科长)孟祥民(所长)以查号为由,对大法弟子肖国兵毒打,后又关小号一月有余。

附九台劳教所电话:区号0431
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部份责任人及电话:
九台劳教所 :0431-2511058
驻所检查室:0431-2511261
管理科:0431-251-1834
郭俊鹏 所长办公室 0431—2511197
管理科长郑海令13331651669,副科长刘永全,干事金某、于某
严管大队教导员冯某,管教张新
教育科曾科长、高科长
王春世 卫生院长 13844002938
张明才 大队教导员 13596197371
冯伟 大队教导员 13844968179
刘希多 看守所干警 13596054520
高克 农业大队改造大队长13314315816队长 高春博
吉林省司法厅:0431-2750217
吉林省司法厅劳教局地址:长春市新发路46号
邮编:130051 办公室:0431-2795608
政治处:0431-2799473
管理处:0431-2799874
教育队相关人员:教导员孟凡荣,大队长马广峰,副队长李晓春,干事孙建,小队长宋晨光,吕天龙,赵久胜,王鹏和卢艳辉(已调到少教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