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严肃的实修中做到才是真修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二日】学了新经文《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后,感到“救人”这件事非常紧要,而在修炼中,我切身体会到真正作为一位大法弟子,走在“神”的路上的人,真的把心专注的做好“三件事”时,是能做好,能做到的,所以我真的希望自己,所有的大法同修都能时时的保持正念,尽心尽力的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但目前的实修中,我没有达到这种“精進”的状态,好象被什么东西制约着,在多学法的情况下一时能做的好,一时又在常人工作等的忙碌中不能保证更多的时间学法而做不好,甚至被干扰的需要时间来调整。真的很苦恼。

看明慧网许多同修的交流文章,尤其是关于基点、根本执著、是证实大法还是证实自己等这些问题,我也一直在思考。我有许多人心没去,其中最为明显的是:求安逸心和色欲之心。直到五月十三日那天我上不了明慧网,决心认真向内找出这些人心,并在同修中把我的根本执著和色欲之心曝光出来,清除它们,我才发现,原来我在仅仅向内找了,找到了一些执著了的时候,却没有用强大的正念去除它们,它们就还是存在于“我”的空间中,一直在干扰着我。

色欲之心的干扰

我三十出头了,一直没有正式交往的异性朋友,在常人看来,我比较单纯,在同修中认为我这方面的心比较淡,我自己也认为在这方面没有什么问题的。真正出现了问题,才知道完全不是表面的这样。

从文字交流开始结识了常人甲。甲认为“你的文采很好”。现在的人类社会真的是没有道德可言了,作为有家室的人,也不讲伦理道德,在甲明确提出来要发生不正当的关系时,我断然拒绝了。我是抱着讲清真相的目地而与甲见面的,也从没有过不正当的接触,我没有想到甲会提出这种事情,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我看自己:在认识甲的过程中,我看到了甲善良本性的一方面,在道德下滑的环境中随波逐流,使人迷失了自己的本性。虽然甲完全没有重视我给的真相资料,我也不想放弃,但由于自己人心不去,因而受到色欲之心的干扰,真的好危险哪!我正是有得到对方夸赞的心,有得到异性的关爱和温存的幸福感的心,而有想念甲、有时还等甲的电话、希望与甲见面的。我也知道自己不应该有这想法,一直在排斥,但总也没有完全放下。我为什么会有这些想法,有想得到这些东西呢?这是什么观念促成的呢?

上学的时候,我看过一些武侠小说、杂志,那里边有对男女之情的描述,也有一些非常不好的东西,装入了“我”这个容器,而我从来没有认为这些东西不好应该倒掉它。其实,看电视,看武侠小说、杂志使我产生了色欲之心,有了这方面的肮脏的一些观念想法这是肯定的,记得少年时期曾经常的想入非非,直到精神和肉体上出现一种“满足感”的状态,这都使我加重了这种色欲,也产生了很多这方面的思想业力。这是一个直接原因。

还有更重要的是求安逸的心,追求人中幸福生活的心,是产生色欲之心的根本原因。

那么为什么我有这求安逸的心和追求人中幸福的向住,这又是什么观念促成的?

很小的时候,妹妹活泼可爱,学习成绩好,比较起来,我内向、木讷,我常被骂:“蠢家伙”,使我形成了“自卑”的心理。记得有一次,我成绩考得比以往好很多,得到父亲夸奖,带着我和妹妹嬉闹,好象那是我第一次敢在父亲面前大声笑,大声说话。年幼的我非常明显的感受到父亲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态度,虽然不知道什么“虚荣心”,但观念上就产生了“成绩好,父亲高兴是好”的一种被肯定、被赞赏的满足感。现在看来,那不正是一个“人的观念”在形成的过程吗?

找出根本执著

在成长的过程中,人会形成许许多多的观念,这些观念都在加强着人的求安逸的心和对幸福生活的追求向住。那么我的根本执著是什么呢?母亲得法的时候,要我看《转法轮》,我就看了。表面上,我没有太多自己的想法,其实不是,当时的我一定是有我的人的观念的,它掩盖的很深,表现的那么自然,很难找到它。我看自己:当时母亲让我看书,虽然她没有强迫,也没有明说,但我已经感受到了母亲是非常希望我看的。为什么会感觉的到呢?是早已在我这形成了一种观念:被人认可,被人肯定是好,对一件事物,我也就用能否被我认可和肯定来衡量好坏对错。所以我能感受到母亲非常希望我看,而我为了得到母亲认为的“你是个乖孩子,好孩子,妈妈喜欢高兴”的满足,我看了《转法轮》。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我抱着“母亲为什么要去北京上访”这个问题一遍一遍的看《转法轮》寻找答案,也是用“是否肯定和被肯定”去衡量的。这个根本的人的观念一直左右着我,以至于后来在二零零零年看书学法时,“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转法轮》P4)这段法打入我生命深处,令我感受到剜心透骨的苦,欲哭无泪,这么强烈的震撼,但由于人的观念不放,用人的观念来衡量法力打入生命的体现,我只站在“个人修炼”的基点上认识到:“人就是应该修炼的”,这个认识和当时已经進入“正法修炼”的進程差距很大,却使我几年来抱着这种认识留在大法中“混事”。

综上所述,由色欲之心的干扰,我看到自己的根本执著就是对“人中的好”的追求,是以“我认为的对和好”为中心的,这归结的源自于旧宇宙为“私”的特性。在找根本执著的过程中,我发现,人的观念的形成过程,都是一种被灌输和强加的过程,原本“我”就是不存在的,以前我觉的“无私无我,怎么个无私无我啊?”有些茫然,好象没有一个自我保障,没有依据一样,其实在未来的“为他”的新宇宙中,是无私的,是不执我的,“无私无我”才是天经地义的,因为原本就是“无我”的啊!

真正实修才能去除人心

找出根本执著之后的一段时间,我遇到问题会这样思考:那个不能同化大法的“我”在哪?具体是什么?那个不能做好“三件事”,不能静心学好法,不能静心正念除恶,不愿去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我”在哪?具体是什么?我感觉自己一下子就分清了,能站在法上了。

但是,仅仅挖出根本执著,采用某种方法去除,并没有使我精進的跟上正法的進程,那颗私心就那么根深蒂固?

看了《明慧周刊》第二八一号的《根本之私的检验:是证实自己还是证实大法》,我再向内找。由色欲之心的干扰,挖出根本执著之后,我的色欲之心已经放淡了,但在前两天,又一次收到甲在这方面的言语文字,我清醒的回复了他,给他讲道理,自认为讲的不错,还有些盼望甲的回复。在这种人心的驱使下,使我在一次集体发正念中受到严重干扰,并影响到了旁边的同修。这次向内找,使我认识到了:我在向甲讲真相这件事情上不是在证实自己吗?自己的认识是:认为自己可以和甲讲清楚,虽然甲有完全不符合人的标准的言论,也不能放弃,只要自己做好就一定可以使甲明白,在心底里还在想着“这是多么的慈悲啊”。这些想法看来是没有错,其实正是在证实自己而不是证实大法。其实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怎么样去做怎么样做好,大法弟子应该是堂堂正正的按照大法的标准来衡量。师父早就告诉我们:“无非是人心,有心不是悲”,抱着人心的执著,怎么能有慈悲的力量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呢?

在讲清真相中,我们的做事的方法也要符合大法,堂堂正正,而在男女异性接触方面更要严肃对待,来不得半点含糊。不管在人的这方面自己认为有多么“善”,一旦偏离了大法,就是人心在左右自己,很容易被情带动,做不好,甚至做错事。危险至极啊!其实一个大法学员只有不断的符合大法,同化大法,怎么可能有超越大法的“善行”呢?!

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明确指出:“大家知道,修炼中人心不去表现最突出的就是,做事情不是在证实大法,是在证实他自己,它起到的是破坏作用。”真的是要警醒了!

认识到这里,我已经走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弯路了,失去了许多救人的机缘,也给自己的修炼带来了一定的损失,浪费的时间就是再也无法弥补的,这是一个大的教训。

那个旧宇宙“为私”的特性的确是很顽固的,我们就是要去除它,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这个修炼的过程中,没有什么人的办法可以一劳永逸的找出这个根本的私就去除了它,更不可能在完全没有了私心之后再去做“救人”的事,其实这就是人的想法。修炼就是很严肃的,掺進的任何人的想法和观念(包括认为自己做了什么,做的如何如何)都是必须去除的。一切都是师父在正法中所成的,弟子之所以能够证实大法,众生之所以能够被救度,一切的一切都唯一的源自大法。我们能做到的就是按照师父的要求,站在证实大法的基点上去做好三件事,从而救度众生。严格要求自己严肃的对待修炼,在实修中做到,才是真修。

写出此文时还有两个感受:一是,向内找是一个真正实修的过程,一开始,感觉很艰难,修炼中出现了问题,面对干扰还得找自己的错漏,那感受就象所有的矛头都指向自己这里来,一时间会觉的很难,我现在感到这是理所当然的,真的是理所当然的,因为问题就是在“我”这里;二是,现在救人这件事情是第一重要的,在实修中一定要严肃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到,应该做什么,应该怎么样做,一定要明确,只有实实在在的证实大法,实实在在的修好自己,才能尽快的救度更多的众生。

深感自己做的很不够,甚至很长时间不知道怎么样才是真正实修。以上个人体悟,谨与同修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