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根本执著 再度扬帆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七日】当以前看到同修们在网上切磋去根本执著的交流时,我也找了一下自己的根本执著,觉的自己没有根本执著,当初得法后就是想一心修炼,返本归真,并不是为了从法中得到人中的什么好处而修的,所以觉的自己在这方面没问题,也就不再去想了。可是我又常常困惑,因为自己的修炼状态与七二零迫害发生前的修炼状态大不一样。

我是得法十年的女弟子,年近不惑,迫害发生后,曾身陷魔窟三年。零二年坚定的出来后,学了电脑,曾在大资料点上做过资料,随着遍地开花的形式,我们将大的资料点解散了,我也建起了自己的家庭资料点,与身边的几位同修配合着,做资料、讲真相、传“九评”、劝三退,三件事一直在做着,看起来是在紧跟着师父的正法進程、“坚修大法紧随师”了。可是,我常常觉的自己的修炼状态与迫害发生前大不相同,也就是找不到以前那种精進的状态了,但又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改变不了这种不精進的状态,总也找不回以前的精進状态。

就说学法炼功修心吧,回忆一下过去,那时学法时,常常能看到大法背后不同的内涵的显现,看着看着,常常是同样的一句话,忽然在脑海中又显现出了又一层涵义,那种恍然大悟的惊喜的感觉,真的很难忘;以前早晚集体炼功后,晚上参加集体学法,回家后常常是继续看书学法,对大法书真的是爱不释手,师父每发表一篇新经文,几乎都会背下来,又爱抄书,仅《转法轮》就抄了四遍多;那时几乎每天晚上,我都要打坐到下半夜以后再睡,有时打坐一宿到天亮,天亮时还会想,在另外空间看,我坐了六年了;修心呢,真的是知道向内找,遇到事情时,马上会想这是要去自己的什么心呢?这种修炼状态,相信是很多同修们共同经历过的熟悉的记忆吧。

可是迫害发生后的近几年中,我再没象以前那样精進过。天天也不知道忙些什么,一学法就走神儿,一发正念就胡思乱想,炼功常常是一个星期也炼不上几遍;更糟的是很长时间不知道修自己,遇事就向外找,不爱听批评,建议也听不進去,总觉的自己的主意好;跟家人反复讲真相讲不通时,就动心动气,气个够呛,有时想大不了干一仗,反正过两天就好了,于是大发脾气,魔性大的吓人。这样一看,我那在外人面前的善,都等于是表现出来的,而不是从慈悲心中散发出来的,全成了假的,那么就又是不真。师父的一篇篇新讲法针对弟子的这些问题指出时,那真是读起来觉的句句说的是自己,就觉的很惭愧,过后好象好了点,可是慢慢的,那些毛病又犯了。

直到最近,我开始真正的静下来找自己,到底是什么让我这么浮躁,找了好多次,后来终于找到了——是根本的执著没去。

对于三件事中的学好法这件事,我一直都想回到自己以前的状态上,但一直都没做到,我真的很困惑;对另外两件事,我也在做,但效果怎样呢?我现在觉的很多时候,我更象个常人在做事。当我要找到自己的问题所在时,曾多次迷茫,后来是慈悲的师父点化,为我拨开了迷雾,让我终于找到了问题的根源而恍然大悟。

我想起了一位同修在关于去根本执著的交流文章中的几句话,大意是,她找到了她的根本执著是贪图天上的美好。当时我记的自己看到这,想的是:这不算执著吧?人往高处走,对天上美好的向往有什么不可以的呢?我好象也有这个心,对常人的一切都不感兴趣了,有时会向往的想想美好的天上,这没什么关系吧。但现在我明白了,这正是我的问题所在,也正是自己的根本执著:执著起天上的东西了。当同修找到了它并写出文章交流时,我竟没悟,让它从自己这里溜过去了,而这个执著又是在渐渐的不知不觉中产生的。

刚开始修炼时,并没有这个执著,那时就是一心一意无条件的修炼,那时如果问自己,为什么修炼?那就是单纯的一念:“返本归真,生命就应该同化大法才有存在的意义。”所以,那就是真修。而大法也会给真修者不断显现出不同层次的内涵,虽然是苦中修却又能体会到在实修中不断提高层次的美妙,那就好象整个的人在一个精進的机制中运转那样的美妙。可是后来这几年,如果再问自己,为什么修炼?就会发现有了被掩盖的想法,已不再是那单纯的一念了,那一念变的很淡薄或有名无实了。因为不知不觉中,我想的更多的是圆满后会带给我的东西了:层次、威德、荣耀、众生的敬佩、天国世界的庄严、自己修成后形像的美好等等等等。也就是说,在不知不觉中,我曾经那真修的一念,被这些东西给渐渐的替代了;在不知不觉中,我变成了为了这些在修炼了,而这虽然不是执著人中的东西,但同样也是人心的执著,同样是一个执著,执著圆满。带着这个执著而学法,所以在看书学法时,法中的内涵就不再给我显现,我也就提高不了。就象一个常人,看了《转法轮》,他只会觉的这是一本教人做好人的书,他不会再看到更深的内涵,是大法不会给他显现。同样的,当我有了根本执著不去的时候,大法也再没给我显现过更深的内涵,我看不到大法背后的内涵了,那就是边学边忘。无论怎么看书学法,也感觉不到自己的变化和提高。

也许在有的人眼里,看我修的还挺精進,生死不顾的一路走来。但这一次,当我明白了以后,内心的震动是无法形容的!大法太庄严神圣了!不是给人随便就会得到的!即使是你修了多少年,抱着有求和执著在学,都不会真正得到他。

师父在讲法中讲给我们天上的庄严美好、圆满的殊胜威德、得救众生的敬仰感佩,是鼓励我们珍惜这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更加精進实修,更好的救度众生;也是在讲大法的一层法理,而不是让我们为此而产生新的执著的。

如果我们想的就是让自己的生命无条件的同化大法,就会时时留意自己的不足,这种心态下自然也会“闻过则喜”了,当听到别人说到自己了,当自己的某颗心在矛盾中被触及了,那就可以更快的发现自己的不足并归正、同化大法;即使别人说的不对,也要找一下自己,说不定会找到别的不足,将它修好。这就是在精進实修了,那么看书时大法也会给真修者不断的显现出奇妙的内涵,学法炼功修心,一切就好象运转在一个精進的机制中。那么如果我们出现了不爱听批评,遇事就向外找,那也许不仅仅是一个不虚心或骄傲的执著,如果又出现了很多不对劲儿的状态时,如不爱炼功学法,摔了跟头后振作不起来、患得患失,看谁好谁不好,注重层次高低,威德大小等等,那么就找一找吧,看看自己是不是在真修,从新问一下自己的心:我为了什么而修炼?

在写这篇文章时,我心想:“我要将自己的生命尽快的无条件的同化大法,而不是为了得到天上的什么东西在修。”就这么单纯的一念过后,整个人的修炼状态马上就变了。看书时大法又开始向我显现奇妙的内涵,打坐炼功发正念时,一坐几个小时,在美妙的机制运行中,都不愿将腿拿下来,真的是想要的状态又回来了。

通过这件事,我也更明白了,大法修炼不同于历史上的任何一种修炼的又一种体现。过去的那些修炼,都是抱着执著而炼的:“我要修成什么,天上如何好,我要怎么修才能去……”甚至将这执著当成了修炼的动力了,都没离开有求。而大法修炼,就是将自己的生命无条件的同化宇宙特性。

我切身的体会到:修炼真的是太严肃了!如果你不是在真修,即使做了再多的事,都等于是一个常人在做;天天抱着大法书学了多少年,都可能与这万古不遇的机缘失之交臂!

师恩浩荡!弟子惟有从新做好!扬帆精進!这是最近我的很深的体会,不当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