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株洲大法弟子王全连被警察劫持迫害的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六日】2007年4月12日2点左右,大法弟子王全连和刘雪芹被湖南株洲市石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当时是深夜两点多钟,突然敲门声惊醒了他们。为了避免被邪党恶警绑架迫害,王全连被迫从七楼的防盗钢筋网上向楼下爬,大约至四楼时,突然从一层一层的防盗网上摔下去,直到底层。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王全连安然无事。由于摔下去响声巨大,惊醒了众多附近的邻居出来观看。恶警发现王全连,把他绑架了。

王全连被劫持到石峰公安分局的地下审讯室里非法关押了三天。开始三个恶警说,你不说话,等下我要你叫,用矿泉水瓶猛敲他的头,用手铐将他的双手反铐在背后,死死的铐着,稍动一下,就会发出剧烈的疼痛(其痛苦无法形容)。三个恶警强行脱下王全连的长裤,强行要他靠墙坐在地上。

一个恶警用脚顶住他的胸口将他死死的顶在墙上,另两名恶警一边一个踩住他的脚,。开始是八字形,逐步成一字形和墙并在一起。王全连的腿每移动一点,便会发出惨叫。

恶警心虚,怕别人听到,用王全连的长裤死死的堵住他的嘴,使他呼吸困难。这时一个恶警改用脚踩住王全连的两个大腿的根部(即胯下),另两恶警用一只脚踩住他的脚,另用手(握紧拳头)使劲的在腰部、胸部使劲的搓,双手紧紧的压住王全连的背贴到墙上。

恶警每动一次刑,王全连身心便发出剧痛。就这样王全连被迫害了几个小时。由于王全连被绑架之前从四楼摔下,恶警怕出现生命的危险,而停止了用刑,但每次两腿合拢时也会发生剧痛。

在被绑架的12、13、14号这三天,王全连在石峰公安分局遭受了极大的身心迫害。手被死死的铐在一铁椅上,身体坐在地上就这样坐着、睡着,一两夜,手铐深深的将他的手腕铐出一条血痕来,两个手肿的很厉害。手现在还有一圈伤痕。手背经常发麻,难受,至今还有麻木的感觉。恶警白天还要强迫王全连坐在椅子上,开了两盏射灯,这两盏射灯发出的灯光死死的照在他的头上,使王全连头部、胸部,发热发晕。这样的迫害持续了两天。

同时恶警利用饥饿、口渴对王全连进行迫害。在非法关押的三天,恶警只给了两碗饭。王全连被迫绝食抗议。

4月14号,王全连被非法刑拘,此时身体极度虚弱,嘴唇发乌,在被非法送到看守所时,在看守所附近一单位的医院做了体检,身体出现严重的病状。但恶警欺骗医生,写了伪证,强行将王全连关押在看守所。在被非法关押的第二天,王全连被检查出了全身是伤,多处被踩烂,两大腿根处(胯下)被踩得黑紫一大片。看守所的干警拍了照,做了记录。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同室的在押犯人多次强迫王全连做事,并企图对他进行迫害。

5月15号,王全连被石峰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所谓的“利用×教组织活动”等罪名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新开铺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劳教所里,在数名夹控(控制行为、言论)的控制下,使王全连身体更加脆弱,艰难度日。(一个健全的人在被夹控思想行为的状况下,他可能精神错乱)。

5月15日,王全连的身体在更脆弱的情况下被劳教所带到外地的一所医院体检,查出心脏病等各种疾病,随时有生命危险,而此病的真实病因还不知道。由于劳教所在接收王全连时知道他身体极度虚弱,但为了更进一步的迫害,违心的同株洲市石峰区国保大队协商收留了他。在非法迫害了10天时,见王全连已生命垂危,为了摆脱迫害致死人的责任,强行通知王全连家人5月25日保外就医。

5月25日王全连二姐把他接出新开铺劳教所,回到家中。

在此向所有明白了法轮功真相并默默保护大法弟子的民众致以敬意,你们的善行,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得到最好的善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