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夙愿做法徒 幸运历程感师恩(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六日】(接前文)

5、正念看待修炼中的不足

师父不承认旧势力干的一切,包括它本身的存在都不承认,实际上就是师父对大法弟子、对众生的洪大慈悲。我以前学法的时候,好象经常不自觉的在找自己修炼中遇到的问题的答案似的。而现在学法时,看到的全是师父对众生的慈悲。

我们做任何事情;处理任何矛盾;遇到任何问题,如果真能用法的标准去衡量它,其行为就不会背离修炼人标准,就能够发挥神一面的作用。作为大法弟子,真能做到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在法上,那就是“正念正行”。当然,说的容易,要真正做到,这一定还有个实修过程。那么在修的过程中,难免会有这样那样的“人心”翻出来之后,造成一些遗憾、损失而走了弯路。在这方面,有的同修发现自己做的不好或不够好的时候,只想把失去的时间追回来;把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弥补回来,于是就更加精進。而有的同修摔个“跟斗”老是在那“后悔”,自己给自己修炼路上设置一种障碍。

几年来,我们同修几乎都有个共同的话题:为什么我们面对邪恶发正念时,有时起作用,而有时却看不到作用。“发正念这个词儿在过去是不这样叫的,过去就是神通,使用神通,佛法神通,常人叫功能。”(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如果我们常人心很重,这也舍不得,那也放不下,那一定是人在做事而不是神在做事。但是,修炼中的人,哪有没人心的呢。所以师父慈悲,把我们做的不好的那部份,只当作是修的过程;一再给我们修去人心、达到大法弟子标准的机会。

从法理上往下展开讲,正念足与不足,涉及到方方面面。因为我们是修炼中的人。作为大法弟子,在任何时候,任何环境,都要能够清楚认识到什么是“人心”。才能走正每一步。否则,人的东西就会使修炼人迈不动步子,不但提高不上去,甚至还把你往下拽。

以上只是自己对“正念”的经历和一些体会。正法進程到了今天,我们还有许许多多方面,都有正念不足的表现。比如:还有同修自己不按时间发正念,还在发正念的时间中,或打电话、或闲谈的方式去干扰别的同修发正念;还有的同修经常说时间紧,可就有时间打麻将、看常人喜欢看的电视节目等等。在生活上,“人”的东西也是一大堆。有的东西看起来是小事,其实也是体现修炼人的悟性和精不精進问题。还有的同修在其它方面都做的好,可是修自己方面,被常人的“亲情、友情”绊的迈不开步子。

下面敬录师父讲的一段正念方面的法:“如果一个修炼的人不想去掉自己的执著,经常找的借口就是“别人对我说我就不爱听,师父跟我说我就爱听”,师父跟你说的时候你那个大山自动就不在了吗?那个顽石不用修一下就化掉了吗?我要是给你这样做了那也不算你修炼了,所以不能这样做,得靠你自己去把它修下去。有许多事你们是做不来的,但是师父呢能做,可是师父怎么做呢?不是说我一跟你接触就拿下去。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鼓掌)可是作为修炼的人来讲啊,你得真正的能够象修炼的人那样要求自己,虽然你有时还做不到,最起码你得有这样的正念,你得去修自己。”(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三、慈悲心

大法修炼是神圣伟大的。所以,大法弟子修出来的威德也是福报于众生的。“慈悲心”是修出来的,是发自内心为别人着想的一种自然反应。不是做做样子就能做到的。如果满脑子是“名、利、情”的东西,那就是个常人,也生不出慈悲心来。如果我们在修炼过程中,遇到任何事情,都能用慈悲心去对待,那就能善解一切;就能做的更好。

1、跳出“情”

在修炼人看来,常人活的很累。因为常人泡在情中,一切以“我”为中心。因此,如何得到好处是常人一生的追求。这种为私的本能,使整个人类社会各层次面矛盾重重。因此,对名、利、情执著的成功与失败,就成为了人类社会舞台演绎的主题。所以,大法弟子在这修炼,是怎样面对身边这些矛盾的,就成为我们是否在修自己的一面镜子。几年来,在修自己方面有一些体悟,在同修看来,也许是不值得一说的事例。但毕竟是各自的修炼过程,因为每个人修炼经历不同、状况不同。

当初得法的时候,每当学法读到“慈悲心”时,只是理解表面意思,总觉的很陌生;离自己很遥远;根本就领会不到这层法理。随着不断的学法,在不断的去执著心的时候,才一点点的体会到“慈悲”的内涵。逐渐就能做到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因此,任何时候我都抱定一个理:那罗汉遇到任何吃亏的事情都是乐呵呵呢,而大法弟子一上来就在很高层次上修炼了,还有什么事在心里过不去呢?!同时,经常告诫自己:如果让自己生气了、动心了,那一定是有自己不对的因素上来了;一定是需要自己向内找了。无论表面上自己怎么对,自己动心、生气的本身,一定是不对的。所以在修炼过程中,很少有什么事情在我心里过不去。

有段时间,妻子与我近八十高龄的母亲之间产生十分尖锐的矛盾。婆媳俩为一些生活小事相互怄气,双方都气的掉泪。面对这种情形,心里不免有些难受:一边是妻子,一边是母亲,怎么办?因此经常心中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守住心性,不能动气。于是,不带有任何“人心”去劝解她们。次数多了,发现自己的容量更大了,看到她们为了执著,过的真“苦”。这时没有对任何一方的气恨,原来这就是“慈悲”。这才体会到:“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

2、去“我”

师父正法,确立了大法弟子今天必须要走的路。师父让我们在正法修炼中,救度众生、建立威德。这其中很大成度上,就有个去“我”的问题。

A、做事心

做正“三件事”是大法弟子份内的事,没有侧重或先后顺序之分。

我们当初没走出来的时候,是有怕心,怕“我”出事。当逐步走出来之后,又有个“我”字在心中盘算着:“我”今天又做了多少多少。做起事来,有的同修学法时间都不能保障,根本就静不下来学法修自己。其实,就是不愿去“我”。因为修心比做事要难的多。因而就不自觉的在“避难就易”、不修自己。做真相事情方面,去“我”的份数越多,就会做的更好。反之,就会事倍功半。整天忙的不行,忙不起走的时候,难免发急。而常人似的“急”恰恰又是我们应该修去的东西。所以,急的这个时候,就成了人在做事。为此,做的好的同修,往往不是“急”,是“精進”。事情再忙,阵脚不乱,所以,总是理智、高效的在做自己份内的事。因为“神”的状态,那一定是超越“人”的智慧。

B、显示心

以“我”为中心,是偏离宇宙法的标准的生命;自己又不知道是不好了的东西的一个自然表现;是作为修炼人根本上要去的东西。

我们有的时候稍微比别人懂的多一点,就沾沾自喜。强调自我的心,很自然的就往出翻:要求同修应该这样或那样。动不动就简单、概括的给对方下定论:“你有某某心、存在某某执著”等等,出口都是“我”之标准。而没有耐心、细致的帮助同修在法理上去认识。这样很容易给心性基础不好的同修造成一种压力,不但不能触动到对方的执著、真正起到帮助同修的作用,反而加大了同修间的间隔,给整体提高、共同精進带来干扰。

同时,在同修指出我们自己的执著时,也应该多问问自己,为什么会有抵触、不服气的心呢,无论对方说的对与不对,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怎么还会有排“他”的心呢。这不正是我们应该去的“我”字吗。

我们每个同修的心性基础不同,对法理的认识,一定存在层次上的差异。对事情的看法,每个人站的角度、所处的环境和各自的执著心及执著心的成度等等都是不同的。所以我们自己那点认识,怎么能代表别的同修的认识呢。说我有个好方法、有个什么新的认识等等,但可能同修还有比我更好的方法、更高的认识呢。只不过自己不知道。

在做真相事情方面,有很多同修确实在默默的为整体补充着同修的不足。而我们强调自我的心较强的时候,就看不到同修修好的一面。只看到同修这不行那不好。所以,在整体配合、共同精進方面,处处都能体现出“我”的执著。“你执著于强调自己的时候,你就在钻牛角尖,神在天上看着是受不了的。尽管你口口声声说为大法好,我的办法好,能达到什么目地,也许真的是那样,但是我们也不要过于太常人化的那种执著。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众神都会说这人真了不起。神不是看你的办法起了作用才给你提高层次的,是看你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提高了才提高你的层次的。这就是正法理。说我有多少功劳了我就能怎么样,是,对于常人来讲是那样的,对宇宙的法理在某个特点中,在某个特殊的环境中也可能看这一面,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