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入了修炼的门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六日】一年来,我不断有一种在修炼上刚入门的感觉,过一段时间就会反问自己:以前都干什么了?总觉的这才是真正入了修炼的门,真正的找到了修炼的感觉。回想从一九九九年初得法修炼以来,一路上跟头把式的,做不好,把做事、上访、打横幅当作修炼,根本原因是(一)没有认真学法、静心学法,也没参加多长时间的集体学法;(二)各种心性关中多数没真正彻底的向内找提高心性。对一些基本问题如:什么是修炼?人为什么要修炼?修炼人与常人中的好人有什么根本区别?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状态修的原因、内涵等还不清楚,更别说对正法修炼的认识了!似乎也从未听说过旧势力,更别说否定、全盘否定旧势力。即使这样,师尊也让我真实的感受了正念的威力!在各种魔难下只要背法(当时只会《洪吟》)就挺的住或柳暗花明。今天这一系列问题我终于在现有的层次上搞清楚了,心中充满信心与感恩,更坚定了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的决心。

一、背法使我入了门

最近对我触动最深的明白了:只有认清执著、分清人心、识破邪念或不在法上的念,才能更好的去执著,才能去人心、全盘否定旧势力。能让我有了这个進步的关键是最近在背法上下了些功夫,重点背了《道法》、《越最后越精進》、《再认识》、《真修》、《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等,《转法轮》也断断续续的背到第八讲。

只有心里有法,才能去执著、去人心、去观念。想想以前甚至搞不清哪些是人心、执著、观念。除了《转法轮》中明确指出的心并在各种冲突、矛盾中又确实触及到时才看到,但由于不在法上实修,还总拿人的理、表面的对错,为去不了的执著找借口,基本是泡在人中。现在回想走过的路上那些关、难真不算什么。

前几天因管孩子考学、谈朋友,还没怎么说,只说对方配不上、还心眼太多,怕孩子吃亏,孩子先对我发火,倒过来了。花我这么多钱还没个大小、不理解为他好、为他负责,立刻火了。不过我马上意识到了自己摆在那儿的一系列人心执著:争斗心、面子、求回报、对其朋友的嫌弃、看不起、分别心、怕吃亏等等均来自为私为我,名、利、情哪一样也没放下。冷静了一下,想起师尊的法“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但是在实际修炼中,痛苦来时、矛盾冲击心肺时,特别是一旦冲击了人的那顽固的观念时,还是很难过关,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验也放不下执著。特别是大法弟子又是在这个充满诱惑的所谓现实社会中修炼,对观念的改变就更难、也更重要。”(《越最后越精進》)。我对自己说这回可得抓住这些执著清除掉它们。果然孩子也没气了,说知道是为他好。事后分析这些人心为什么这么难去?是对修炼和修炼人的超常还是不理解,不那么坚信,陷在人的理中、用人的思维方式、思维逻辑思考,被自己耳朵听到、眼看到的假相、抱着的人心带动,也是被执著指使。没看透那“难受”本身不是自己,是执著本身在难受,它们拼命为存在象附体一样附在人的理中,你陷在人中,它们就有了借口。为孩子负责也是借口,各种执著受到冲击才是真。只有放下了这些执著,才会出自负责的心用平和的心态去管。

二、诉苦可能是在为执著找借口

我在自己和同修身上看到,涉及自己安危时能修口,但由于显示心、欢喜心、攀比心往往把不该说的顺嘴说了,当时还察觉不了。还有对修口也该有个新的认识。以前应做到不背后议论人、议论事、说些下结论的话;现在应还要少说或不说那些只符合人的思维、逻辑、观念的话,如同修间的自责、谦虚:我修的差不如你;我今天办了个什么错事、说了不该说的;我今天怎么状态不好;我发现修的啥也不是等。现在这样的话用一思一念在不在法上去衡量不该说了,确实已经是带着常人心说常人话了,是心性、悟性差的表现,说严重点是真我迷失的表现。

修到今天同修间也真不该再互相诉苦了:某某对我如何不公;甚至几年前的事提起来还耿耿于怀;有的说我知道我的宽容心不够;有的说我知道我的情重;有的说我就是放不下怨恨因为那些事太伤害我。似乎仅仅“知道”、或有充分“理由”就可以原谅自己,其实说这话的已经不是真我了,是执著心怕被师父拿掉指使我们替它说的。怨恨为存在找借口:太伤害我;争斗为自己辩解:对方太可耻;魔性说:孩子没大小、没教养还行?等等,说来说去还是被假现实、人心、人的观念、执著带动,还是人的理。

“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警言》)我们按正理修自己,放下人心并不难。昨天我一醒就头痛,第一念:又干扰;昨晚睡太晚了;但马上想:我要反过来看,痛苦、不舒服是好事,我不用人的理,马上头不痛了,还很精神。今天一醒浑身冷,先坐起来又下意识的拉上被子靠在床边,结果一靠一个多小时,认为冷不舒服不好,马上被钻空子。当然有黑手、邪灵捣乱。我们只有把自己放在一个修炼人此时应有的心态上发正念,才会起作用。自己的心还在动、还抱着反理不放,发正念也达不到好的效果。尤其在讲三退时碰到的问题更多,触动的心更多,有时谈到中共的迫害、种种罪恶也不自觉的声情并茂,使效果大打折扣。真得修好自己,纯净自己,无条件的找自己,真正同化法!

三、发现最大的漏是不自觉的默认迫害

不自觉的默认迫害,实际是当不了自己的家,被迫害控制。听到某某被抓、出事先看其执著、漏洞;甚至有人联想到敏感日;联想其做的事;而不是马上否定迫害。很长时间对自己受到的干扰也是陷在魔难中修炼,有时还分不清是什么。每当学法不精進、心性守不住或三退、大法的事做不好下意识的想到迫害干扰,成了为不被迫害干扰修了,下意识的怕、执著。也没分析这念是哪儿来的,在不在法上。其实是干扰让想的,是它怕被销毁。

其实师父早讲透了:“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师父给了我们巨大的功能、法力;教我们威力无边的正法口诀;从不同角度讲透了法,不是用心良苦所能形容!我们再神不起来,可真是没任何理由。得真正的同化法、百分百的坚信、真正的实修、不但严格要求自己的行为、更重要的是把紧一思一念,分清一思一念、及时铲除不在法上的念才能走正,走到最后。

另外,我对色心有了新的认识。以前认为自己这方面绝对没问题,看了同修文章后受启发。以前象有钱有势好色的人给自己献点殷勤除反感回避外,不向内找,还用人的理去想:除大法弟子,好人太少或谁让自己单身呢。现在认识到还是有个不易察觉的色的问题,也必须去除。不然谁敢对大法弟子起心!再就是不要用我在做大法的事、我的钱、关系都是为救人的为借口,掩盖自己当常人时的贪便宜、拉关系、看重人,得到高兴、失去痛苦的执著,其实还是没彻底放下名、利、情。

刚入门的感觉,真的认识浮浅,请同修指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