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奶奶奇遇 百病不药而愈(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六日】

多病芳春花容苦

我本名叫陈月霞,今年七十一岁了,人生在世啊,实在是够多病痛的,多病多难的我都说不全了;记的小时候家里贫穷,我又偏偏身体虚弱,所以很多毛病都是终生跟着我的,印象中也没有好过。后来长大到二十几岁,姻缘到了,也就出嫁了。

先生是个做代工业生意的人,我则因为大大小小的慢性病拖磨的体质太差无法受孕,也无法好好的料理家务,因此家中一向都有请人帮忙打理;当时我有子宫炎、卵巢炎、肠胃炎、贫血、脑神经衰弱、经常性感冒、严重的偏头痛、肠道蠕动不全、长期的严重便秘、习惯性的腰部扭伤、坐骨神经痛、痔疮、血尿、膀胱发炎等等,虽然这些病没有任何一个能令我致死的,但却都让我十分难过的。所以怎么说呢?我真的是活的很苦啊!就算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也只是给先生看了欢喜,我也不敢随意表现出我真正的伤心、怨叹、疲劳,其实我真正的内心是没有一天开朗的。


这是年过七十,身强体健的陈奶奶

而我那个从来不生病的开朗先生,他曾经开玩笑的说我的老婆有个特色,就是浑身药味。我每个月都多多少少要捱一些针:止痛针、消炎针、感冒针、补血针、排便针……真是名目多的说不完,所以长期下来那老是捱针的臀部淤血就不散,又痛又肿,日久就变成硬梆梆的常态了!

当然也是缘份,也是因为我们俩夫妻想拥有一份完整的家庭亲情,所以在年轻时我们领养了一个女儿。我记的那年女儿虚岁十五岁吧,一向硬朗的先生竟然倒下了,脑中风的病症让他在床褥间拖了一年,就抛下我们母女离开了。先生留下的事业要操持,还没长大成人的女儿要养育,这样整天忙碌下来,暗夜躺在床上又得慢慢的去感受一个人诸般病苦的难过。

寻寻觅觅求平安

生活继续,病痛也如影随形,虽然感觉每天吃药也没有用,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我仍然要靠大量的药物维持身体的一些基本功能、提升一些生活品质,这根本就是没办法的事。反正我想人生就是这样了,这世人就是如此了,只要活着没有一天舒服的。这样过了六、七年,女儿成年后不久结婚,我也在这时收拾起先生留下来的店面,不再经营了。

随着工作上的告一段落,两年后我开始为了健身的目的来到公园运动,年近五十的我首先选择的功法是「外丹功」,就这样我练了七、八年,并且在公园从一个普通的学员练到当外丹功的老师,可是运动归运动、生病归生病,我全身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毛病没有一样改善的,感冒的时候照样头昏目眩,头痛到要一头栽下去,唉,这实在令人泄气啊!

于是我又转到「太极气功」那边学了两年,感觉好象没有什么大助益,又转去「X功」的行列,跟大家这样又比划了两年;后来有朋友邀我一起去跳「××舞」,转眼也就四年过去了。


精神矍铄的陈奶奶熟络的操作电脑

六秩朱颜迎新岁

在这期间,我注意到了公园里默默炼功的另一群人,他们通常都坐着不动在炼法轮功,当时我没有兴趣学炼。

或许缘份到了,没想到这个法轮功在半年后办了一个洪法推广的活动,我因为好奇刚好在公园就跑去看了,只记的当时我看到有一片大帆布上写了篇叫作《论语》的文章,我看了一下发现他是佛家的功法,拿了简介回到家里来。

经过一番犹豫,隔天我来到了法轮功的炼功点。没想到第一天的盘腿滋味还不错,我竟然可以单盘一个小时?这是不是在鼓励我呢?

这样炼了四、五天,我开始感觉异样了……怎么会有法轮在我的周身头顶一直转呢?我很疑惑就问炼功点的学员,他们笑着告诉我说那是在帮我净化调整身体啊!这样的说法让我有点茫然,觉的自己实在有很多不懂的,于是我过了几天便去参加社区举办的「九天学法炼功班」,真正从法理上了解了一些法轮大法的内涵。

然而想象不到的「奇迹」就这样慢慢发生了,从我改炼法轮功后没多久,原本每个月都要感冒的我不感冒了,折磨我十年的坐骨神经也不痛了,以往我不能久坐久站要常躺下,容易疲劳又大腿酸麻,还每星期都要到医院复健科做两次,每次都要两个多小时神经伸展的复健运动,现在通通都不必了!

尤其是我还有一个令群医束手无策,近二十年来都只能靠打止痛针缓解病情的怪病,那是一种很严重的「神经痛」,平均一个多月就要椎心刺骨的痛个几天,甚至拖到一个星期还好不了。它好发于身体肌肤比较柔软的部位,象是大腿内侧或是上臂内侧,一痛起来就象是被人连续用针刺刀割那样的剧痛,让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加上患处完全不能被触碰(会象碰到剥皮的伤口那样疼痛),一天到晚都让我痛到倒抽冷气、咬紧牙根、眼泪含着、举止僵硬……,偏偏现代医疗又检查不出原因,只能靠密集大量的止痛来让这种折磨赶快离去,而且就算它这回暂时「结束」,阴魂不散的怪病又会在下一个月后从新出现。它就这样反反复复的回到我身上来折磨着我,持续这种「活受罪」的滋味。由于实在太痛苦了,偏偏这种怪病持续一、二十年一再来来去去的考验着我的意志,让我由衷的认识到什么是「生无可恋」!……

或许就象是法轮功师父说的「有心炼功,无心得功」,我就这样在连续两、三个月都没有缺席的天天炼功下,发现这个一向要我命的「神经痛」竟然这几个月下来都没有发作?!奇妙的是,我的痔疮也好了,本来先前手术后还会每隔一阵子就不定时发作一次的痔疮、血便,统统都不见了?!以往要靠药物才能让我排便的情形也改善了,我不但能轻松的上厕所,连原本血尿的存在都消失了?!以往我排尿酸痛、排便痛苦,每次「去上厕所」就等于是每次都要「去流血」一样的恐怖,现在这些全部都离我远去了!

我非常惊讶,我被病痛足足折磨了大半生,期间吃遍了中西药也用尽了各种方法,我真的不敢相信怎么炼功学法就可以这样?我好似换了一个身体,换了一个心情,也换了一个脑袋;我感受到这个功法太好了,太灵了,只要我当修炼人,我一生的病痛就在一点一滴的消失中,我内在的心灵就在一步一步的提升中,还有什么比法轮功对我这样的「再造之恩」更让我感谢?想不到因为我在黄昏残年走上修炼的路途而真正挽救了我的余生!

七旬意外碎骨关

就这样,一个怎么样也想不到可以拥有所谓「健康」的我,除了沉浸在得法的喜悦中,也知道要抓紧时间每天阅读法轮大法的书籍,我真希望能够在有生之年多了解一点修炼的内涵和人生的真理。或许是自年轻起我对名利就看的很淡吧,所以感觉到大法修炼要求学员要尽量放下「名、利、情」的法理,对我来说能够相应,并不困难。话虽如此,但修炼毕竟也不是这么简单的,对我来说真正困难的考验还是静悄悄的来了。

修炼满一年,有一天我女儿在拖地,我刚从屋外收衣服進来室内没留神,一下子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跤,当时是尾椎着地,躺在床上动弹不得。我因为觉的自己都已经六十六岁了,这样一摔不去诊疗不太保险,就在剧痛之下动了人心,女儿买的止痛药也吃了,医院的治疗也做了,前后拖了一个多月。

当时我很纳闷自己怎么这一生老是腰闪到或是腰部损伤、挫伤?便对女儿说:「该不会我前世也是象在共产党那种劳教所里专门打人的公安吧?(上辈子我有没有这么恶劣啊?尤其象现在中国大陆还有很多在集中营里,专门活剖法轮功学员肝肾拿去卖的,真的很恐怖啊!)要不然,怎么我今生的报应会这么多呢?」女儿却开玩笑的告诉我说:「不是啦,阿母您应该是在过去古代做地方父母官的时候,老是对犯人动用大刑,尤其爱打人家多少大板、多少大板的,所以现在您自己这一生屁股总是硬的,腰部总是坏的,全身又象被上了酷刑!」

但是业力总该去消,修炼人的过关是绝对没有侥幸的。这样过了几年,在我七十岁的时候,同样的这一关又回来。就在清晨炼功点,我一大早悬挂“法轮功”横幅往后退时,没注意脚下踩到石头,就这样失去身体平衡的我整个摔了下去,同样又是伤到尾椎,但我却能感觉到这一次比上一次还严重!我被学员送回家里后,就倒在床上无法动弹了!

我忍着剧痛,在床上学法、发正念,就这样持续了六、七天,可是那难耐的痛楚没有丝毫缓解,甚至还可以感觉的到有碎骨在跟肌肉摩擦的感觉,所以不禁动念想要去检查一下到底是不是粉碎性骨折?就在这万般难受不断挣扎的当口儿,女儿拿过来师父刚发表的新经文《越最后越精進》,我虔心读了几遍,开始感受到修炼人过关消业的内涵,是不同于一般常人生病或受伤治疗的过程的,我是修炼人不是常人。

安度生死显神威

就在我放下了这颗心,决定过这一关之后,那天午后我约略要入睡时,便在耳朵边听到一个男子用国语说的威严的声音,只有六个字「多学法、多炼功」!这下我惊醒了,我开始每天早上跟黄昏在床上炼五套功法,中午除了再炼一次五套功法之外还要发正念,剩下的时间我就学法,就这样在身体的痛苦中完成这一切。

慢慢的我炼功敢出力了,在床上愈做愈好了,过了十天我能下地走路了,至少可以沿着墙壁手扶着慢慢去上厕所了。或许是因为我可以坐了,因此上厕所回来后我倒回床上准备入睡,就在这时,又清清楚楚的听见那个同样的声音在我耳边说:「经书放在床上太低了!」什么?我一愣,赶紧叫女儿过来,女儿便建议我将书放在另一张桌子上好了,我却明白了什么,于是跟我女儿说叫她帮我坐正扶好,我要学法了!

就这样天天進步的我,很快的在一个多月后一切无恙的回到清晨炼功点,我没有打石膏、开刀、拿拐杖、坐轮椅、穿铁甲背心或护腰,原来的五套功法还是可以一步到位的做完,好象这件事没发生过似的。而当初事情发生时,在公园运动的很多民众亲眼目睹我受伤,后来也有好奇过来炼功点跟其他学员探问我情况,他们或许是想我七十岁的老骨头这样大力的摔下去那可不得了啊,结果现在我又好端端的重回法轮大法的炼功队伍,想想看一个老年人伤到尾椎却这么快复元,这难道不是大法的神威吗!

正念正行是根本

说到身体健康的问题,我真的觉的过去太苦了,那种没日没夜「苟延残喘」的滋味真的不是人过的,一直到我炼了法轮功,六、七十岁才知道所谓「无病一身轻」是什么滋味。也正因为这样,我对能够扭转我整个命运的大法是虔心修炼,一心只想要好好修炼,所以每天有恒的学法炼功就成了我的习惯,经过三年来这样每天盘腿的磨练,我可以双盘一小时了,又再经过一两年每天盘腿的痛苦跟消去业力的过程,现在基本上我盘腿的时候,已经不太有痛觉了。

修炼法轮功,出功特别快。功的表现形式也很强,第一遍功、第二遍功就跟老师在书中说的一样,很多能量在我身体中接续产生,这都是我亲身所见、亲身所感的。尤其是我在专注发正念的时候,能量往往都很强,在人前我会用心念控制自己不要有什么异状,但是在我一个人在房间中炼功或发正念时,这些都是修炼的自然现象,也都是好事,所以我也就不太管会有什么状态,只是一心发正念。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有时我也会跟《转法轮》书中所描述的某些修炼状态一样反应出强大的能量来,但是因为自己也不执著,在正法大道的修炼中会有功能产生也是自然的事,所以并没放在心上。结果有一天我发正念到一半,突然感觉走進房来的女儿紧紧的拉住了我的双手不放,等发正念告一段落我睁开眼看她,只见她担心的看着我说:「阿母,我真怕您要飞走了!」

苦尽甘来真福气

所以我说啊,经过这些年一步一步的实修过程,让我感觉到这世能得了这个大法,实在太有福份了!如果不是这样,恐怕还在公园锻炼的我早就不在了;想想先前我就因为身体不好吃药吃了一辈子,到后来七十岁一跌跤,旧时的身体哪堪撞击?就算当时能撑过来,后遗症也会要了我的命,哪里还会让我健康的活到今天?所以这是一件想让大家知道的事,那就是老年人能進来大法修炼是最大的福气,象我六十五、六岁才知道什么是法轮功,今年七十一岁已经完全脱胎换骨,真的很值得啊!

基于感恩的心,我也希望所有的有缘人都来修炼,希望大家都跟我一样的有收获,所以我就把自家的部份楼面提供出来作为学法组,营造一个能让大家共同提升的环境;现在每周一到周五的上午,我们大家齐聚在一起学法炼功、读书交流,互相提高、比学比修。

最后我想告诉您的是,病苦的人是真的很苦,但是真正修炼就可以改变那些病苦的人生道路,修炼就可以让人没有忧虑、真正自在开阔的、有尊严的活!我有时看到那些过去的老朋友们,看到他们一天一天的老了、病了、甚至听到他们「走了」,心里面真的很替他们可惜,这么好的大法怎么不要呢?怎么宁愿要劫数一大堆、没有一天好过的常人生活呢?

如果,您有缘参考了我的人生,千万不要等到业力显现才想起来要修炼,因为那时可能就太晚了!您说是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