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打迫害案例电话的过程和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

一、成立打迫害案例电话基地的过程

打迫害案例电话,过去本地区只有少数学员长期坚持在做,并没有整体动起来,也没有充份的重视;许多同修知道很重要,但觉的那是某些会讲电话的同修才能做的,普遍存在一种畏难的心理,所以对于每周我们应该负责的迫害案例,是以一种完成任务式的心态在处理,甚至有时还会有打不完的压力;其实说来说去,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担任窗口的自己没有充份重视的结果。

去年下半年某一天,我痛下决心,觉的这部份非得踏踏实实做好不可,否则对不起同修,对不起师父。我想打迫害案例电话既然叫作迅打,应该是排在所有项目的第一位,因为营救同修、解体邪恶是最重要的;如果每周一同修能集体在一起打这些迫害案例电话,不但真正做到了迅打,而且在一周的开始,同修集体正念正行,相信也可以开创一个正的场。我把这个想法和同修交流,获得大家的认同,于是大家开始跨出了第一步。

我们基本的成员包括一位长期无私提供场地的同修;以及两位不怕麻烦、主动积极的同修,她们用讲心得、示范打电话等各种方式,带动更多同修参与進来,也补足了我过去做的不足的部份;还有两位八十岁和六十五岁较年长的同修,风雨无阻从不缺席,他们认真参与的正念,也是支持我们这个基地持续走下来的一大动力。

二、集体打迫害案例电话

1、形成环境的重要

成立打电话基地就是在形成一个环境,这个环境就是一个正的场,这个场铺开越大,越能带动更多同修,形成一个更大更正的修炼的场。所以,成立打电话的大基地小基地非常重要,但这必须同修共同重视才能形成,而要做到这一点,学好法,从法上认识是根本。目前本地区已有一些二人一组的小基地逐渐形成,在每周参加大基地的集体行动后,她们会回到自己的小基地每天稳定的打电话讲真相

2、重视营救同修的紧迫

海内外学员都是师父的弟子,同修之间的关系就象亲人一样;试想如果看到亲人遭到残酷迫害,我们会无动于衷吗?当然不可能,之所以没有重视,主要还是被旧势力间隔住了、障碍住了,或是迫害时间长了,麻木了,这都是我们要正念突破的状态。其实每当听到看到迫害的残酷,几乎每个同修都会难过甚至流泪,但大法弟子绝不能仅止于难过流泪,制止迫害是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拿起电话直捣妖穴就是直接在制止迫害;仔细想想、认识到了,我们一定能共同重视起来。

3、突破畏难心理

很多同修认为迫害案例电话难打,其实还是怕心作祟,怕自己不会讲、怕碰到恶警。其实打迫害案例电话不要想的太复杂,就象修炼中悟到哪里做到哪里,打电话也是认识到哪里就讲到哪里。以前打电话我会设想很多状况,如果对方问这问那我该如何应对?找了一大堆资料,结果自己给自己造成很大的压力,拿起电话有如千斤重。

4、整体正念参与,邪恶很快就会被清除

曾经听到有位同修交流,我们打到邪恶单位,让它不能办公,就是在制止它行恶,因为他们上班就是在干坏事。今天如果每个大法弟子都能重视,从四面八方打电话進去,正念法力直捣妖穴,相信形势一定有很大的改变,邪恶很快会被清除。而且打电话是不分地区不分项目,每个人随时随地都可以做的,只要安排好时间,并能把握时间,跟参与其它项目是不会有任何冲突的。

本地有一个同修,每天利用上班空档的休息时间,跳上自己的小车打电话。她自己说直到现在打电话之前还是压力很大,可是她仍然坚持,并没有放弃、打退堂鼓,只因为她认识到这是大法弟子必须要做的。有时打完一个电话会觉的很累,我就猜想可能是另外空间刚刚進行了一场正邪交战。

从另一个角度思考,如果我们只是打电话就有那么大的压力,身处那个邪恶环境下的大陆同修,他们的压力有多大,可想而知了;那么作为一个整体来说,这时候是不是应该有更多的海外同修拿起电话直捣妖穴,来减轻大陆同修的压力呢!

5、要有信心、认真对待,每通电话都能起到解体邪恶营救同修的作用

海外某地一位同修在国内的母亲被绑架了,当地同修整体动起来,积极向此地区的邪恶单位打电话,当时没有一个单位承认有绑架,但没过几天,这位同修的母亲就被放出来了。这个案例让我们认识到,不要被邪恶表面假相所欺骗,不管对方如何回应,其实我们正念打过去的每通电话,即使只是铃声响,也会起到效果,这方面已经有许多实例证明。

在打迫害案例电话的过程当中,自己最大的感受就是要做到慈悲与威严同在。面对恶警时,我要求自己用正念正视邪恶、制止行恶,绝不容许邪恶继续污蔑大法及迫害大法弟子,但只要这个人还有一丝善念,我都还要劝他放下屠刀、回头是岸,用大法要求的慈悲去帮助这个生命脱离邪恶的掌控,不要再助纣为虐。

如果海外大法弟子都能拿起电话来,即使一天一通,这么多的大法弟子一定能迅速抑制并解体邪恶黑窝中的残存邪恶,一方面减轻了大陆同修的压力,一方面也让更多的生命能够得救。

以上个人层次交流,不足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