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电话慈悲救度各行业的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我是两年半前来到国外以后才开始打电话讲迫害真相的,一开始打电话时真是有点害怕。电话铃响了总是希望人家别听。就是接听了,总是大声地,语气不善,又说得快,往往那头一听就挂了。打不好电话,就多学法吧。有一天,我终于豁然开朗了,对啊,到底是谁怕谁呢?

其实,在修炼以前,我真的是一个不太会讲话的人。所以,当我今天能够每天坚持打五个小时左右的电话,用在大法中修炼出来的慈悲心去讲清真相时,深深感到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是师父打开了我的智慧。每当一个生命得救时,有多少次挂断电话后我被自己在说明迫害真相中师父加持出来的慈悲心感动的哭了。现在,我不仅能打电话窒息邪恶,而且能同时做到轻松自如的与人聊天似的讲真相促三退。

在打迫害真相电话的同时,帮助明白真相者退党,其中有,公安局长,六一零主任,政法委书记兼六一零头目,教育局长,学校校长,多名警察,村支书,以及多名被电视蒙骗无知的举报者。这些人,明白真相以后,不但自己退了,我还给了他们退党电话,他们都愿意劝退家人。

两天前,我拨通了一个公安局长的电话。接通后,那边说,“你打错了。”我想可能是跳线了(其实是师父慈悲把我电话连到了工地上)。于是,我就告诉他,“您这位先生啊,我没打错,我正要找你呢……”那人静静的听我讲着真相,我听到接电话人的周围,有许多人的讲话声,我才知道,我打到了工地上,我高兴的对他说,“你们真是有福份啊。中国有多少亿人,就你们听到了真相,快退党保命吧。”那边说,“我们不知道用什么方法退”,并重复着告诉我:“我们太恨共产党了……”我告诉他们大法弟子讲真相是来救你们了。接下来只听到那人大喊“法轮大法好”。边上人也重复着喊两遍“法轮大法好”。

我对他们说,“好,你们是得救的生命,赶快退了有美好的未来。”因为他们说要自己打电话用真名退,我就给了他们电话号码。并叮嘱他们赶快行动,生命不是儿戏。中共的大厦随时会倒塌,那边不停的向我道谢。在我对他们的祝愿声中挂了电话。

那天,我给一个正将要给数名大法弟子开庭的法官打电话。接通后,我用亲切的口吻,轻轻的说,“××啊,你好,你知道吗?这次又让你担任判六名大法弟子的事在国际媒体上曝光啦。你不为你又一次要判大法弟子刑造业太深而感到不安吗?我们是真心的希望你好,我想,原本的你,也一定是个善良的有抱负也立誓要除恶扬善的人。而如今共产党利用你们把这些修炼‘真、善、忍’的好人送進监狱,是要拉你们下地狱啊。想一想,你对得起你自己的良心吗?当法轮大法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你如何面对生你养你的父母,你的丈夫子女?”然后我告诉她,天要灭中共,《九评共产党》、藏字石、已退党的人数等。在静听中的她突然抽泣起来,她的良心发现了。我再继续告诉她,“其实我原来是和你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的人,也是因为告诉世人真相,被两次绑架進看守所……”我流着泪告诉她,“你知道吗?有多少孩子因为父母被判被迫害死而成了孤儿……”在她受到了更大震撼而不停抽泣的同时,我感受到了一种心灵的沟通,我知道她已经懂了。我劝她珍惜生命赶快三退,但前提是善待大法弟子。一小时左右结束了通话,一个生命得救了,不,岂止是一个生命呢?

有个农村的联防队长,黑夜里抓住了发真相的大法弟子,报了警。被绑架后才知道原来那抓的是他同姓已出嫁的姐姐的丈夫。后来他姐姐也被关押了。我告诉他说,“你做了件多蠢的事呀?迫害法轮功是天地难容啊。”他说,“现在后悔死了,每天喝酒恨自己。”我跟他讲了真相,他当时就让我替他三退了。同时,让他赶快去公安局要人,弥补做错了的事。我想结束挂机时,他却说,“不行,我还没听够,我还想知道更多。”他还说,“大姐,现在我明白了,你们法轮功发资料是在救人,都是为别人好啊……”最后他说,“我也要炼法轮功,你能经常给我电话吗?我喜欢听你们说的……”

同样,有个六一零主任,明白真相后,当场让我替他退了党,并对我说,“虽然是第一次通话,但好象是认识你一样,大姐啊,不知道我们以后能否见面啊。”我感到很突然,但立即回答他,“行,当天灭中共,没有了恶党后,中国人民有了自由,没有了迫害后,我们全世界海外大法弟子一定会堂堂正正的回国,看望祖国的父老乡亲们。”接着我严肃的对他说,“××啊,从今以后再不能迫害大法弟子啦,处在这个位子上不要紧,问题看你在这个位子上如何做,那是最关键的。既然我们有缘份,你称我大姐,那以后,我真的会突然给你一个电话,问你最近干些什么呢?”他答应了。

有一次,我跟一个劳教所的警察(有点明白真相)长谈以后,他竟然提出愿意让我给一名绝食生命垂危的大法弟子说句话,由他转达。我让他转告同修,“国外大法弟子向你问好,你一定要勇敢坚强的活下去,美好就在明天。”我在打电话的过程中发现,听了真相就明白的警察还不少呢!

以江泽民为恶首发动的这场迫害已经维持不下去了。我们用神的正念打去的每一个电话,都使他们心惊肉跳。明慧网在五月二十九日综合消息中有名大法弟子失踪了两星期的报道。在我连续不断的打去电话后,那六一零主任声音恐惧的和我進行了以下对话:

六一零:“他死了,我们马上要出门办理后事。”
我:“你先听我说,这是又一笔血债。共产恶党、六一零必须对此事负全部责任。”
六一零:“不是我们抓的,是他家人送过来的。”
我:“是在你们看守所死的,难道你也想逃脱关系吗?”
他压低声音有点害怕的说:“他原来在家就有病。”
我:“那么说明共产党更残忍,竟将一个老年有‘病’的人抓進去迫害死。”
六一零:“现在我们要去处理后事了,再见!”

迫害在大陆每天都在发生,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一定要制止恶人这样无度的行恶,让有缘人得救。

实际上在打电话的过程中,我们什么样的人都能碰上,因此,时时处在正念状态下讲真相是很重要的,如再遇到穷凶极恶者时,就发挥我们神的一面解体邪恶,因为我们大法弟子讲出的每一句话都是有威力的,都能使败物灭,那么这个不够小指头捻的邪恶自然而然就垮了。我曾经碰到有个人,电话拿起就大吼,“枪毙你!”我照着师父说的心不动,同时告诉他,“共产党残害中国人民半个世纪,八千万同胞非正常死亡,文革后,那些警察不都成了替死鬼,成了冤魂吗?……”我发现那边能渐渐静下来听了,我就对他说,“实际上你也是被共产党假话欺骗的受害者呀,你被利用着迫害修炼的好人,将来成了恶党的陪葬品自己还不知道呢。你钱再多,官再大有什么用呢?善待大法弟子有好报,迫害大法弟子必定遭恶报。奉劝你赶快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内释放大法弟子,替自己赎罪吧。”另外也告诉了他退党的重要性等。那边他听的差不多了,轻轻的挂上了电话。

同修们,打电话的作用真是不可估量呀,别怕,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是有着大法徒称号的,带着使命来的救度者,当你把打电话讲真相当作堵在你面前的一座高大的墙你真是难推倒,当你把它当作一层纸的时候,你就能轻轻的捅破。难道当初我们跟着慈悲的师父,冒着天胆,下到三界,还怕打这让邪恶胆寒的电话吗?

不正之处请指正,互相交流,共同提高,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