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延边大法弟子忆师恩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一日】我是一名八十岁的老年妇女,也是一名法轮大法学员。我得法十年了,现将我得法的经过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那是九七年的春天,每天清晨都有五、六个人从我家门前路过,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的。当时我知道他们是炼功的人,但不知道炼的是什么功,后来听说了法轮功,但因不了解详情我也没在意。

到了九七年的七月份,我在儿子家的窗台上发现了一本《转法轮》,于是我拿起来看了几页,我就觉的这本书很好,这个功法也很好,我就接着往下看,神奇的是,书还没看到一半,我就感到腹内有东西在转动:顺时针转半圈停,再转半圈……我想:我还没炼呢,就给我下上法轮啦?后来通过学法才知道这是我的缘份。

当时《转法轮》我还没看完,我就回家了。回来后我就到炼功点跟他们学炼功,辅导员给了我一本《转法轮》,并告诉我要看书学法。有的学员跟我说:炼功可苦啊。我说:苦就苦吧,你们能炼我就能炼。晚上集体炼功的时候坐一个小时,白天我自己在家的时候也坐一个小时,目地是多消点业吧,当时我不知道师父还给调整身体,祛病。我有很多病,是个老病号,身体四大器官:心、肝、肺、肾都有病,还有额窦炎等,经常去医院求医。自从炼功以后这些病不翼而飞了,十年来一样病也没犯。

到了九九年七二零,邪党不让炼了,当时的形势很紧,警察上门问还炼不炼啦?当时我反问:不让炼了还能炼吗?那个司法人员在他的本子上写了一些字。后来他也没再找我,还叫生产队长做我的担保人。虽然这么紧,我仍然起早贪黑的照样炼,就是学法困难了,因我家离派出所近,说不定什么时候都能来,开始时我在我家的仓房里看书学法,后来我想,不行,要叫人看见了好象有多大私密似的,然后我就趁他们中午下班的时间和周六周日学法。

我虽然没参加过师父的讲法班,但我在天目中看见过师父法身,师父法身用严肃的语言教导了我。那是二零零一年的秋天,有那么一天突然上来那么一阵怕心,特别害怕,怕什么呢?可能是怕那些警察吧。大概持续了一个来月,有一天晚上我打坐炼功,突然眼前一亮,我就睁眼一看是师父,师父坐在离炕不到二尺高的空中,面朝窗外,显现的是师父的半面脸,师父用很严肃的语言对我说:“有的人他老害怕,害怕是不得正果的,害怕是绝对不得正果的。”我也跟着说,师父说完就隐去了,这一次师父就把我教育好了,再也没出现害怕的情况了,这是恩师的慈悲救度,为了弟子操了这么大的心。

还有一件小事,我儿媳妇给我买了一套衣服,穿了一两次就掉了一个扣,没找着,我想这衣服是在北京买的,这地方买不着这样的扣丁。过了些天我在阳台上洗衣服,我感觉后面有人在放东西,回头一看是我掉的那个扣,我家门前是用水泥打的阳台,每天扫的很干净,别说是扣了,就是掉下一根针也能看见,但前几天愣是没找着,我心里很感动,我知道是师父给放的。

我深深体会到师父时刻都在呵护着我,看着我,指导我修炼,还经常在梦中点化我。比如我不自觉的做错了事,师父就在梦中点化我,使我醒来后悟到了错在什么地方;还有我有时想不明白的时候,师父也在梦中点化我。这十年来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之恩真是比天高比海深,如此的佛恩浩荡,我都不知道用什么语言能够表达出师父的苦度之恩和无微不至的关怀,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要用实际行动来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同时也更加深了我对大法的坚定。我要好好修炼,好随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