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编辑手记(1):长春朱淑云遭迫害的稿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二日】编者按:为了更好的向公众讲真相,明慧将更加注重新闻、评论等各类文章的专业化。这需要写稿者和编辑的共同努力。从今天起,明慧将刊登编辑手记,通过具体的例子和写稿者交流编辑的思路。也希望同修投稿交流采集信息、写稿、改稿、组稿的经验。

本文的例子是长春朱淑云遭迫害的稿件。这个稿件已经被编辑发表,请见: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8/157116.html

编辑后的文章和投稿的原文都附在本文后面。

先设想一下,假如你和一个没有耐心的人说话,如果他只想听30秒,那么你就应该问自己:1)假如过30秒他就走人,我在这30秒里应该和他说什么?2)我在这30秒里应该怎么说,才能让他听了30秒后还想听,留下来不走了?

当然,我们事先并不知道这个人想听多长时间,也许他只想听5秒钟,也许他想听一分钟。在你不知道他想听多长时间的情况下,你应该怎么和他说?

新闻写作面临的就是这个问题。浏览新闻的人很多都没有耐心读完全文,读者随时都可能中止阅读。那么,写稿者就应该问自己两个问题:1)如果读者只浏览文章前面的一部份,你应该告诉他什么?2)如果读者开始只是想浏览前面的一部份,你应该怎么写才能让他改变主意,接着读下去,甚至把文章读完?

我所说的这“前面的一部份”可能只是文章的标题,也可能是文章的起始段,也可能是文章的前几段。

文章的标题应该简短、吸引人、有信息量。原稿的标题是:“长春大法弟子朱淑云在八里堡派出所、吉林省女子劳教所(长春黑嘴子)迫害经过”。这个标题太长,让人望而生畏,读者可能连标题都不愿读,读了标题也会认为这个文章可能是个流水账,而没有兴趣看正文。

我把标题改为:“长春朱淑云遭刑讯逼供后被非法劳教”,这个题目短了很多,交待了地点、人物,也突出了刑讯逼供、非法劳教。

文章的第一段也叫导语,这一段极其重要。这一段可以有两种写法:1)简述新闻的内容,包括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经过。2)简述该事件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吸引人读下去。

原稿的第一段:“自从五月九日朱淑云被绑架后,在八里堡派出所关了三天,等家里知道时,人已被送到三看了,她的姐姐、妹妹到三看时没有见到人,只存了衣物和钱,然后到二道分局,负责此案的人又到市里开会,分局的人说你们到派出所去看看吧,来到派出所,值班警察说朱淑云啊,从来就问啥都不说,就是炼,姐姐和妹妹问他们:“朱淑云挨没挨打”?几个警察都说:“谁敢打呀”!”

这一段让人摸不着头脑,第一句话好象是接着以前的一个事说的,如同说评书的书接上文。但是读者很可能没读过上文,不知道朱淑云是谁,哪里人,也不知道朱淑云被谁绑架的。读者更不知道“三看”是什么。最后一句“谁敢打呀”!”给人的印象是警察不敢打人。如果读者读了这段就走人了,那么得到的印象就是警察没有打人。而这完全不是作者的意思。

我自己反复读了原稿,同时还在明慧上搜索了以前关于朱淑云的两篇报导,总算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作者一定要知道,读者可没有我这样的耐心。我把事情经过理清楚之后,用了前面说到的第一种写导语的方法,如下:“2007年5月9日,46岁的吉林农安大法弟子朱淑云被长春八里堡派出所恶警绑架。因朱淑云拒绝透露自己的姓名、住址,在派出所遭恶警毒打。5月12日朱淑云被劫持入双阳第三看守所,在此之前,朱淑云被派出所恶警打昏。6月初,朱淑云被非法劳教一年,目前被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劫持,在劳教所里,朱淑云遭殴打、奴役。”

如果读者读了第一段就走人,那么他大致清楚了这个迫害事件的经过。假如他有兴趣再读一段,我希望他能知道参与迫害的恶警,因为我们的目地是曝光恶人,我也希望读者知道朱淑云被迫害并不是特例,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有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第二段如下:“在长春八里堡派出所对朱淑云刑讯逼供的恶警有所长冷长学与办案恶警王正茂、孟岩等。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殴打朱淑云的恶警是劳教所的一个大队长,姓任。朱淑云目前被劫持在劳教所的二大队,队长叫于波。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里目前非法关押着二百多名大法弟子。”

接下来基本就是以时间顺序展开叙述朱被迫害的经过。以时间顺序叙述对于本文是合理的,因为朱被毒打是迫害的主要部份,而朱被毒打也发生在其它事情之前。如果不是这样,那就应该调整顺序,把重要的事情放在前面说。千万不要把新闻报道写成一篇流水账,要知道读者随时都会走人的。

在叙述时应尽量避免重复第一段的话,可以在叙述方式上适当作些变换。新闻报导应该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尽量客观。但是这类新闻毕竟是揭露迫害,所以我在描述恶警时也用了一些贬义词。

原稿的顺序非常混乱,第二段是在讲第一段发生之前的事情,而第三段又接着第一段讲。中间又用了朱在劳教所的倒叙告诉读者朱被绑架的经过以及遭毒打的情况,而这恰恰是最重要的信息。恶警孟岩的名字出现时,原稿只是告诉我们他拒绝让家人看照片。读者并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就是参与毒打朱淑云的恶警。

文章的最后几句话也可以很好的利用。这时读者已经把文章读完,我们就应该想一想怎么写才能起到余音绕梁的作用。我用了下面的几句话结尾:“恶警毒打朱淑云后,一直畏罪心虚,不敢承认。这就是中共邪党领导下的所谓“人民警察”,执法犯法;这就是中国大陆的“和谐社会”,把好人强行抓进监狱。”因为毕竟是揭露迫害的新闻,我们可以加上一两句评论。

另外我想对原稿的最后一段谈一点个人的想法,不一定对。原稿结尾是:“望长春大法弟子齐发正念,解体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停止迫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这样的结尾几乎成了揭露迫害的投稿的固定结尾。大法弟子发正念解体迫害已经是海内外同修的共识,我觉的在现阶段可以不必一再重复了。这样也比较符合常人读者的阅读习惯。如果一定要加上这句话,因为这是一篇新闻报导,很多读者是常人,我们就要尽量写清楚:“解体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加上“另外空间”的字样,以免中共恶党以及用心不良者歪曲诬陷大法。另外,最后一句“停止迫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的主语不清楚,应改为:“制止迫害,令劳教所无条件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

上面只是我的一点想法。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我希望通过这个例子能让写稿的同修了解写稿时应该考虑的问题。我相信同修们对这些问题有更多的思考后都能写出很专业的稿件。

编辑后的文章:长春朱淑云遭刑讯逼供后被非法劳教

2007年5月9日,46岁的吉林农安大法弟子朱淑云被长春八里堡派出所恶警绑架。因朱淑云拒绝透露自己的姓名、住址,在派出所遭恶警毒打。5月12日朱淑云被劫持入双阳第三看守所,在此之前,朱淑云被派出所恶警打昏。6月初,朱淑云被非法劳教一年,目前被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劫持,在劳教所里,朱淑云遭殴打、奴役。

在长春八里堡派出所对朱淑云刑讯逼供的恶警有所长冷长学与办案恶警王正茂、孟岩等。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殴打朱淑云的恶警是劳教所的一个大队长,姓任。朱淑云目前被劫持在劳教所的二大队,队长叫于波。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里目前非法关押着二百多名大法弟子。

朱淑云是5月9日在亚泰超市停自行车时被绑架的。恶警把她绑架到八里堡派出所后,恶警问她是干啥的、叫什么名、家住哪、干啥去了,朱淑云拒不回答,遭到恶警的毒打。恶警们用被子把朱蒙上,把她的嘴都打坏了,指甲打掉了,腿都打肿了。朱浑身是血,被打昏死过几次。后来恶警怕留下证据把血衣都给洗了。派出所很多恶警都参与了迫害,所长冷长学与办案恶警王正茂、孟岩亲自动手几次毒打朱淑云。

朱淑云被绑架后,手机和钱落在恶警手里。当朱的弟弟打电话给姐姐时,恶警接的电话。恶警从朱的弟弟的口中套出了朱的姓名。他们给朱照了一张照片,到农安县让朱淑云家人确认是否是朱。朱年近八十的母亲看着照片上的朱已被打的面目全非,几乎认不出来,伤痕清清楚楚,脸被打的变形,亲人好久才勉强辨认出来。 朱的老母亲本来身体不好,看到女儿短短几天被迫害的如此凄惨,老母亲病情加重,直到今天仍躺在床上,身边得需要人照顾。

朱淑云在八里堡派出所被劫持了三天,5月12日,八里堡派出所所长冷长学将朱淑云打昏之后,将她绑架到双阳第三看守所。

朱的姐姐、妹妹到双阳第三看守所时没有见到朱, 只好又到二道分局查询,二道分局的人又让她们到八里堡派出所,遭到办案恶警孟岩的刁难。6月9日朱淑云的妹妹在此来到双阳第三看守所,但朱淑云已经被八里堡派出所恶警非法劳教一年,被绑架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6月10日朱的妹妹只好又到八里堡派出所查询,但没有找到办案恶警孟岩。

6月11日星期一,朱的姐姐、妹妹、妹夫来到派出所,总算找到恶警孟岩,可是该恶警竟然无耻的说:“你们家属咋才来呢?”朱的家人质问该恶警为何非法劳教朱淑云,该恶警气急败坏的叫嚣:“劳教了,愿意哪告哪告。”派出所所长冷长学也一副流氓嘴脸的叫嚣:“判劳教是市局法制处判的,你去找吧。”

朱淑云被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之后,一个姓任的大队长打了朱淑云三个大嘴巴子,恶警强迫她干了四天活,她的腿都累肿了。

恶警毒打朱淑云后,一直畏罪心虚,不敢承认。这就是中共邪党领导下的所谓“人民警察”,执法犯法;这就是中国大陆的“和谐社会”,把好人强行抓进监狱。

投稿的原文:长春大法弟子朱淑云在八里堡派出所、吉林省女子劳教所(长春黑嘴子)迫害经过

自从五月九日朱淑云被绑架后,在八里堡派出所关了三天,等家里知道时,人已被送到三看了,她的姐姐、妹妹到三看时没有见到人,只存了衣物和钱,然后到二道分局,负责此案的人又到市里开会,分局的人说你们到派出所去看看吧,来到派出所,值班警察说朱淑云啊,从来就问啥都不说,就是炼,姐姐和妹妹问他们:“朱淑云挨没挨打”?几个警察都说:“谁敢打呀”!

因朱淑云一直不配合邪恶,绑架时,手机和钱在警察手里,朱的弟弟打电话找姐姐,警察问:“你姐是谁”,弟弟说:“叫朱淑云。”这样警察才知道小朱的名字,他们给小朱照了一张照片,拿着照片找到小朱妈家(农安),小朱的妈妈76岁了,看到照片上的女儿,几乎都认不出来了,脸是肿着的都变形了。警察走以后,大妈直到今天仍躺在床上,身边得需要人照顾。

这时办案的警察回来了,姐姐又问警察:“既然说没打朱淑云,那就吧照片拿出来,恶警孟岩说:”那能给你们看吗“,就进里边去了,不一会儿又出来说:”给拘留票子上签个字“遭到了姐俩的拒绝。

六月九日妹妹又一次来到三看,朱淑云已不在三看了,人被送劳教所了。十日妹妹又来到八里堡派出所,值班警察打电话,回话说周一早八点半找孟岩。

周一早晨,姐姐、妹妹、妹夫来到派出所,找到孟岩,孟岩大声喊叫:”你们家属咋才来呢“?家属说:”我们都来好几趟了“,并质问警察:”为什么劳教了“,孟岩当时就急了:”劳教了,愿意哪告哪告“,一副流氓嘴脸就暴露了出来。好多人都围了上来,后来所长冷长学出来说他叫孟岩,你可以去告,判劳教是市局法制处判的,你去找吧。

周二早晨,姐妹三人又一同来到劳教所,见到了朱淑云,朱淑云把她被绑架的前后经过叙述了一遍。

朱淑云在亚泰超市停自行车时被绑架,到派出所后,恶警问她是干啥的,叫什么名?家住哪?干啥去了,她拒不配合,遭到八里堡派出所恶警察的毒打,他们用被把小朱蒙上,鞋拖下来,嘴都打坏了,指甲都打掉了,腿都打肿了,浑身是血,打昏死过几次,后来恶警怕留下证据把血衣都给洗了,派出所很多人都参与了迫害,所长冷长学与办案恶警王正茂、孟岩亲自动手,并几次毒打朱淑云。

五月十二日送三看时,恶警所长冷长学将朱淑云打昏之后送走的。

到劳教所后,任大队长打了朱淑云三个大嘴巴子,恶警强行逼迫干了四天活,腿都累肿了,干不了,还不让盘腿炼功。

对派出所一帮流氓警察的行径,真是让人深恶痛绝,这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所谓“人民警察”,执法犯法,这就是中国大陆的“和谐社会”,把好人强行抓进监狱。

朱淑云在劳教所二大队,于波是队长。

吉林省女子劳教所(长春黑嘴子)里一共关押了二百多名大法弟子。

望长春大法弟子齐发正念,解体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停止迫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

以前的明慧相关报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2/155405.html
农安朱淑云被长春恶警打的面目全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5/156954.html#2007-6-14-ch-31
大法弟子朱淑云遭八里堡派出所警察毒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