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大陆同修交流如何更及时准确的做好明慧信息工作


【明慧网2005年2月15日】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海内外大法弟子共同的讲真象揭露邪恶,在绝大部分地区能跟得上正法要求的地区,邪恶都大大收敛了它们的恶行。但是,在这五年半多的时间里,很多地区都有学员被迫害致死,至少数百名同修被非法劳教、判刑,更多的人被拘留、洗脑、毒打、被迫流离失所失去工作、众多的婚姻家庭被破碎、财产被剥夺,许多家属被株连,邪恶对大法弟子迫害的手段之凶残、流氓行径却还远没有充分揭示给世人。

想到以下两个方面需要改進的,写出来供大家参考与完善:

一、更广泛、全面、细致、及时的提供信息,方便海内外同修讲真象

现在很多早就走出来证实法的同修也越来越理智、成熟,对揭露邪恶有了更清醒的认识,很多邪恶的流氓手段、迫害事实,需要通过资料点同修提供给明慧,现在资料点工作量相当大,而且有的消息需很长时间,经过很多人才能转给明慧曝光,有的消息发出去很及时,有的需要周期更长。还有些在传转过程中丢失。

某同修在2004年某月某日被邪恶绑架進洗脑班,明慧十多天之后就报道了这一消息,还算及时。当时610的人接到了很多海外弟子打来的电话,610的人拿给这位同修看从明慧网下载的消息说:“我们可没对你使用暴力吧?”很显然,邪恶受到了震慑,开始转为使用伪善掩盖罪行,因为那里以前是暴力和伪善并用的。当事的同修感觉到,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对明慧及时准确的揭露迫害之举非常害怕。

事后同修说:我当时想,如果同修把我家的电话,工作单位电话,亲戚家的电话也都上去就好了,对全家的同修也是个鼓励,海外还可通过电话了解详细情况,给以更准确清楚的揭露,也能更好的有地放矢向同事和亲戚讲真象,揭露邪恶的迫害。

所以在这里,我想通过明慧提醒一下,大法弟子一旦被迫害,请大陆同修也同时向明慧提供被迫害人的电话、亲属、知情朋友的电话,便于明慧掌握更详细、准确的第一手材料和证据,乃至更及时的核实并掌握迫害的动态情况。

二、关心大法弟子家属,重视为大法弟子的亲人们讲真象

其实大陆的所有被公开迫害的大法弟子都被610、公安登记在册,清楚掌握的,邪恶也一直隐瞒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鉴于此,我们应该把所有被劳教、判刑、拘留的大法弟子的地址、电话简单的被迫害情况,有地放矢,抓住时机,趁热打铁的讲真象,向同修家属揭露邪恶,帮助他们树立信心与正念,抵制迫害。其实,当世人(更重要的是家属)都对邪恶不听从,邪恶除了受到抑制外,是没有更好的办法向前推進迫害。

从迫害开始时,邪恶的流氓们就靠历次政治运动中积累的胁迫家属、打击亲人的凶招来迫害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的家属在邪恶的压力和流氓的谎言下,出卖了自己的亲人,用离婚方式,划清界限,有的大法弟子身在牢笼,家里却不给送衣物和钱,有很多女同修在冬季都穿着单衣,而且破旧不堪,甚至来例假时都没有钱买手纸。有的被赶出家门,被迫流离失所,真的起到了釜底抽薪、落井下石的作用。邪恶对于无家无援的大法弟子毒打起来更是肆无忌惮。

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时而说“左”对,时而说“右”对,时时变卦,言而无信,历次政治运动都有整人、整死人的邪恶记录,在这种淫威下,大陆人道德和良知已近崩溃,这次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许多人明明知道法轮功教人向善,按“真、善、忍”行事的大法弟子是好人,也在邪恶的淫威下,麻木的顺从或躲开,或被迫参与迫害,或在名利和邪念的驱使下,主动推波逐流,参与迫害,尤其是一些家属,惧怕邪恶,失去了道义和良知,把亲人推给了邪恶。形成了大法弟子更险恶的处境。大法弟子应更准确的针对邪恶赖以行恶的环境去讲真象,恶人和黑手烂鬼将失去它们赖以行恶的载体。

在这场迫害中,直接被伤害的除大法弟子外,就是他们的家属、亲戚和朋友,许多大法弟子的家属、朋友也为此承受许多,他们曾目睹或掌握着许多邪恶的犯罪事实,(尤其那些被迫害致死的)现在有许多开始公开反对这场迫害,但还有许多由于邪恶宣传的负面影响,和××党邪灵附体对他们的干扰,不能站出来抵制迫害,或还在干扰大法弟子的修炼。(当然这也和大法弟子的自身有关系,这是需要破除的)为了救度他们,给他们摆放自己位置的机会,希望海外大法弟子用电话向大陆讲真象的同修配合一下,对个别处境不好的大陆同修家属讲真象,对失去亲人的家属更要做一做为好。

从人这方面讲,海外的电话是很有说服力的。电话号码都是公开的,许多人都知道,有能力的人想打谁的就能打到谁的。作为国内大法弟子,海外打来的电话,问怎么迫害了,有什么手段,是完全可以说的,但一定要理智,只讲迫害事实,如果谁问自己在哪里开法会了、哪里来的资料、录音行不行、真名实姓的报导说说哪个学员接受了采访行不行,就不应该回答和答应(这就是平常说的“不该讲的不讲”),海外同修也不应该问这些,即便国内同修说不怕,这里还是有海外同修能否和如何为国内同修安全着想的问题。对国外学员来说,应该充分考虑国内学员的安全,不能为了海外工作的方便,把国内同修推到最敏感的第一线。去年有的国内学员就是接受了海外媒体采访,也不管国内的打進打出的所有国际电话都被监控这个事实,把个人信息说得很详细,结果马上被抓走了。海内外学员都应该从这些损失中吸取教训,更成熟起来。但是,接受海外讲真象的电话,就与接受媒体采访不同了——我接电话,是不认识的人打来的,我喜欢听,顺便也理智的告诉对方一点我想告诉对方的,你是负责监听、录音国际电话的,那你也听听国外的消息吧,作为国内的听众我也可以帮你证实一些。

三、做明慧信息的国内学员,应该清醒的认识到自己作为记者的责任

我们做明慧信息,意义和作用是多方面的,综合效果很强。主要的,一方面是让国内学员互通情况,另一方面国内外互通情况;这两方面都是为了更好的证实法、揭露邪恶、救度世人。再有一方面,就是直接给世人看的,让他们通过我们写的文字了解真象;这方面的资料,如果被明慧期刊组、综合报道组、海外电话组、网络组、电视组等等采用了,就能加大力度、加大范围,更好的把真象传播给世人。

但是,很长时间以来,很多国内学员在提供第一手资料或者写第一稿报导时,没有明确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明慧信息员、明慧记者的工作,很多资料点负责打字和润色的学员也有这方面认识不足的问题。这就造成提供第一手资料时,采取了对海外的明慧编辑投诉,或者向无条件的理解、支持和了解自己的海外同修传话,这些不正规的报道特点。这样的第一手资料,明慧编辑无论如何進行文字润色,也很难变成生动、准确、翔实的新闻报导,打动读者的心;而对于一些编辑不太了解的情况,因为国内提供的第一手信息不完整、没有背景参考信息,或者事实不足,论断有加,这样核实和理解起来都会非常困难,有的时候甚至不得不不了了之。

这些问题,提供第一手资料的信息员和记者如果能够建立起明确的记者意识,就能很大程度的解决。因为当提供第一手资料的学员,能够用心学一点写新闻报导的基本要求和常识,把核实消息当作道德本份,当作必需的步骤时,我们的第一手报导自然就会更稳重,不容易掺入不实的细节和主观猜测(大法弟子记者个人写出的不确凿细节,从写作上看是个人工作作风不严谨造成的失误,但对本来就不太明白法理的学员和被谎言欺骗的常人读者来说,可能就是“信还是不信”大法和大法真象的一个生死大关;我们无法要求别人看问题都如何理智、全面,但我们可以严格要求我们自己做好,在报导工作中尽到救度世人的天职)。

同时,身为明慧信息员和大陆记者的学员,一定要学会把常人读者放在心里(注:因为明慧同时面对三种读者),多考虑一下常人读者对自己报导的事件是否容易理解,是否能够看懂事件的主干、来龙去脉。而且,报导写出来之后,自己应该先读一读,有条件的也还可以让身边的同修和家人也读一读,看自己写出来的报导是否能够让读者对什么时候、在哪里、如何、围绕什么人物发生了什么,有个清晰明确的了解,并产生对受迫害者的同情和共鸣。

说到引起读者共鸣,想顺便提一下几个技巧或者基本要求:

1)对事件的报导要用事实说话,而且对事实的叙述要平实、客观、中性、准确(因为如果所报导的事实被说清楚了,事实本身就会让读者分出善恶;记者也并不是没有表达意见的自由,你报导什么和不报导什么,这本身已经是记者的主观选择了)。——要尽量少用和不用体现主观感情的形容词,尽量不要掺入记者的主观猜测和论断,更不能把记者的主观猜测当成事实报导(如果需要观点陈述,可以采访第三者;如果条件有限,有的细节无法進一步核实,要如实说清,而不能把没经核实的信息作为确凿信息写進报导)。主观性很强的报导,一方面会让很多常人认为不专业,另一方面也会让很多常人觉得是宣传和灌输,而不是事实报导,从而不爱听、不爱看。

2)报导中要有点有面。情况概述可以称为“面”,能给人一个事件全貌和参考背景;而生动具体的情节则是“点”,能够拉近读者和故事主人公的距离。在一篇好的报导中,点和面两种信息都非常必要。这就好比你看一个电视新闻片,或者电影故事片,如果导演和摄影从影片开头就只给你看远景,完全不给你一个能让你看得真切、详细的生动特写,你可能没有耐心看完就不看了,或者看完了也无法真切满足了解这件事情的愿望,无法留下鲜活的印象;如果导演通篇只给你看特写和定格,而不给你看任何中景、远景的镜头,那又会是什么效果呢?你至少会觉得没头没脑;如果导演一开始就给你很慢很详细的细节特写镜头,随着时间缓慢展开,没有大小的取舍,没有轻重缓急的次序之分,你会觉得这个片子好看吗?其实报导的读者心理效应也是同样的道理。

3)注意收集读者反馈,帮助自己在不断写作中改進报导质量。

一点个人认识。希望新的一年,我们大陆同修的新闻报导能够做得更生动、翔实,更上一层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