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啊,请一定告诉我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今天我是在外流离。当时知道警察要来绑架我时,我打了两个电话请同修帮忙发正念。其中一同修说;“你找找自己吧。”于是,我边收拾东西边找自己,总觉的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在师父的保护下,在我的正念下,丈夫从容的应对着警察,警察没有发现我。表面上看好象没有什么损失,但毕竟给家人造成了一定的压力,给同修证实法形成了一定的压力。深挖一下自己,好象是当时帮同修建资料点的心急了些(被同修说了出来),求安逸心多了些,但好象还不是在根上。就这样,在找不到自己最深的问题的情况下,离开了家。

我现在只想就“找自己”跟同修借明慧交流一下。

原来不管哪个同修被抓,被绑架,谈论最多的就是他(她)这块不在法上,那块不在法上,这里做的不对,那里做的不好。同修啊,我们是抱着哪一颗心在说这些话呢?

记的有一次读了明慧的一篇文章深有感触,也与别的同修交流过;就是同修有什么问题,有什么执著最好当面慈悲、祥和的给指出来,无论对方什么态度,我们都不能为了维护自己,而是应该本着对同修负责,对法负责的态度。但过后不能再随便议论,因为在谈论这些问题时,除了释放不好的物质,也不符合师父讲的修口,更不是为同修负责。我们若真想对同修负责,即使同修当时不接受,或没认识到,那我们也要为他发正念,加持他向内找,让他及时从法上提高。

这是两次重大的教训,有一同修说话总爱愤愤不平,发正念打盹,看书就困,我们轻描淡写的提了两次以后,没多大改变,我们就放弃了。结果该同修被邪恶绑架。绑架后,有的同修还说三道四,感觉就好象她应该被抓。我真的很痛心,当时没有重重的点醒她,没有用“语气、善心,加上道理”(《精進要旨》〈清醒〉),也就是没有从各自的角度,尽到责任帮助同修从法上提高。

还有一同修,工作压力特大,担负着几百人的资料,还要组织同修集体学法,还有部份技术上的工作,以至天天往外跑,我们俩谈论起这些时,看到同修那颗为别人着急的心(被带动)了,对当地整体的不协调,对部份同修的埋怨……。我当时只感觉,是挺苦的。从常人这讲,好象可以理解,但又觉的不在法上,却又不好意思说,觉的他比我强,工作担负的比我多,好象我没资格说。结果没几天,该同修被抓。这成了我心中很大的痛,若当时没有那么多人心,及时帮同修指出来,也许就不会有今天。

同修啊,你如果发现了我的执著,请一定告诉我。我们对待修炼真的是很严肃的,如果发现哪里有执著,哪里有漏,一定会尽力改的。只是长期养成的观念,不容易让我们看到自己。但旁观者清,同修一旦对照法发现问题,给我们指出来,那是怎样的慈悲啊,因为我们是“同修”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