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讲真相的心得:能救一个是一个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我是黄素贞,台南的学员,今天想跟大家分享自己在香港讲真相的心得体会。

当我得法七个月,从法中认识到去香港讲真相的重要性时,我的内心充满了担心。得法前,我因为痔疮、失眠等原因,从不在外面过夜。我就在这种又期待、又害怕的情况下去了香港。

短短五天的行程对我是一大考验。因为我的担心并没有放下,被邪恶钻了空子,类似痔疮、失眠等症状都发生了,当时我又因为跟同修发生矛盾而无法静下心来发正念清除干扰,第三天我就觉的自己再待下去会破坏整体的场,因而计划回台湾。第四天一大早,当我拖个行李准备去机场时,师父通过同修点化我:「能救一个是一个。」我当场就流泪了,觉的自己应该留下来。当时的我真的有一种「愿意为众生吃苦」的心,很快的一切矛盾、疼痛都消失了,剩下的两天我专心做着该做的事。

除了破除身体上的障碍,心理上的障碍也得破除。从小我就不爱说话,口吃的毛病更令我不想说话,在众人面前说话总是让我神经紧张,常常会让我的头脑一片空白,不知所云。前几次去香港,我只能发正念、举展板,还记的当时有一位同修一直要我开口讲,那时我的内心就在呐喊:「我不是不想讲,可是我真的讲不出来」。终于有一次我哭了,我告诉自己一定要讲,我认识到从小到大那些不愉快的经历是旧势力的安排,我内心告诉自己不能这样下去,我一定要突破,一定要开口讲真相。当我下定决心改变自己,我很快的就能讲了,虽然一开始讲不到几句,但是情况越来越好。《转法轮》书上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的。

中国人来到香港看到众多的真相展板、看到「天灭中共」、「法轮大法好」等众多横幅,看到电视上播放的「九评共产党」、「自焚真相」,他们的内心都深受震撼。很多人想看真相、想接资料,可是心有顾忌,害怕被监视、害怕回国过海关被查。在这种情况下,我如何让他们明白真相呢?

慈悲心要大。我只要想到这些遥远天体的主、王,因为要得法得救而转生到中国,结果却在无知中反对大法、认同恶党而即将使自己与连带的天体被淘汰时,我的内心就充满不舍与慈悲。慈悲心一出来,我的正念就会很强,可以说那时的状态是一个神的状态。疲累、没耐心、争斗心等不好的东西一扫而空,讲的话真的能打动人心。曾经有一位中国人对我说:「有你这样的弟子,你的师父一定引以为傲!」

慈悲心一出来,就能顺着常人的执著去讲真相,选一艘他喜欢的“船”去救度他。我通常不会主动告诉他,我来自台湾,但是如果他一直追问,我会告诉他。我会说,我爱中国,也希望有一天能统一,台湾本来就是中国的一省,如果没有恶党,台湾人都很愿意统一。这时他就会很高兴的听我讲真相了。我理解不管统一、独立都是以后的事,与大法弟子没关系,眼下我们能够救度众生就行了。

在香港跟导游、司机讲真相、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是非常重要的。常常因为他们的一句话,如:这些人都是有拿工资的,就让中国人对我们产生误解。常常因为他们的一句话,如:不准拿资料,会有麻烦,就让中国人不敢拿真相,或者把真相丢回来。

在讲真相中,我常常发现自己说的头头是道,对方说一句不正确的话,我可以说几句话去修正他,说的让他接不上话,可是效果如何呢?他口服心不服,不爱听,说的话感动不了他。光有道理,慈悲心不够,不能站在他的角度来了解他为何会有这种谬论,一味的把自己的认识强加给他,这是不行的。我想到师父说过:「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现在他说的不对或者对迫害表现的很冷漠,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我会说,我能理解你为何会这样想,我相信你一定有善良的一面。对立的气氛缓和下来,就能开始讲真相了。

若他们告诉我,谁是领导,有监视,我一定先去找领导讲真相。若他们告诉我,不敢拿资料,怕有危险。我就会说,「在香港看绝对没问题,事实上,很多人都拿回去了,你们带回去给别人看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会有福报,没事的。」我们的正念在解体邪恶,也在给中国人壮胆气。

师父非常肯定台湾同修跟中国人讲真相。还记的有一次在香港,一名同修提到师父给在曼哈顿讲真相的大法弟子送水,话一说完,就来了一名带着汽水饮料的同修要请大家喝饮料,说是今天刚好大减价。这不是师父送水来了吗?大家都好高兴。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与大法弟子发正念、讲真相,邪恶被大面积销毁,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都在主动找真相。我通常讲完真相后都会补上一句「把真相讲回去,让大家快退,别给中共陪葬。」明白真相的中国人,不仅自己得救,也能救度更多的人。在台湾我常常跟网友讲真相,我发现只要他曾经去过香港,真相都很容易讲,三言两语就都明白了,同意三退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