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修炼,做好大法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底走入大法修炼的,当初只读了一遍《转法轮》,我的心灵即被深深震撼,我知道我找到了期盼已久的……。我从小爱读神话故事,爱躺在地上看白云的变幻,爱琢磨世界未解之迷,也读过一些修炼故事,其实这些都是在为我得法奠定基础。我的身体还好,三天后我从小爱流血的伤鼻子流出了一滩浓黑的血,师父帮我净化了身体。可是由于学法不深,“七二零”之后,因妻子把书藏起,又以出走、喝药相胁,便停止了修炼,在大法受难的艰苦时期,过起了常人的日子。之后的三年多,也知大法好,但离开了大法,在常人的大染缸中也做错了一些事。

直到二零零三年底,我不由自主的到了我唯一认识的大法弟子家,我看了真相光盘,我才得以明白了修炼的严肃,邪党的险恶,对全世界撒了一个弥天大谎。认清后,我又立刻从新开始修炼,我知道,是师父慈悲,不愿放弃我这个在尘世中迷失的弟子,师父还在管着我。我又一次面对妻子的百般阻挠,但我这次是铁了心要继续修炼,没有什么可以改变我修炼的决心。妻子仍然是像从前威胁时一样喝了几次药,输了几次液,我坚定的走了过来。一天晚上,妻子竟然象着了魔似的,拿着剪刀,张牙舞爪的向我冲来。那时,我刚刚知道了正法口诀,在强大的正念面前,妻子身体立刻软了下去,顺着床边滑倒在地,从此也就不再阻拦了。

双盘是我的一大关。第一次,一位老同修很费劲的帮我把撅的非常高的腿盘了上去,却疼的只坚持了一分钟。第二次在家里盘了半小时,第三次就是一小时,以后不管多痛都能坚持下来。在最难坚持的时候,我就想“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决不给自己一次放松的机会,如果松懈一次,那下一次很容易再松懈,我就这样突破了这一难关,以后打坐时就不怎么疼了。但是在自己做不好,学法少时腿有时会往下滑。

从新走回修炼,觉的失去了很多,想更快的跟上正法進程。在做师父交给的“三件事”时,我深深感受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在我有心参与资料工作时,师父就会安排我认识一些懂技术的同修与我见面切磋,并且我拥有自己使用的电脑、打印机、扫描仪、压膜机;在我需要一些应用软件、需要掌握某种技能或电脑需要安全设置时,总会有同事和同学很自然的提到这些问题,而他们事先并不知道我急需解决;骑车走在街上,希望能遇到方便讲真相的有缘人,总能恰巧碰上,效果很好。其实这都是师父的安排,我们只要有做事的心、救人的心,师父会引导有缘人让我们救度,我的所有能力、智慧都是师父、大法所赐予。

在刚刚听到要帮助世人退出邪党组织时,自己觉的大法真相讲了这么多年,已经救了不少众生,现在又要从新对每个人劝“三退”,有点不理解,觉的难度很大。通过学法和读《九评》,我才认清了共产恶党的邪恶本质,它摧毁人的正信,毒害了大量的世人,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无休止的迫害大法弟子,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作为旧势力在人世安排的针对大法進行干扰与破坏的一个邪恶团体,共产恶党及其背后的共产邪灵在宇宙的正法中必须被清除,大法弟子必须讲真相、促“三退”,也明白了“放下人心,救度世人”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虽然一些亲朋好友相继退出了邪党组织,但我的家人却很难说通。妻子什么也没有加入,但在学校当邪恶少先队小队长的十岁的女儿却怎么也不愿意退出,她妈妈让她退也不行,还经常唱一些邪党的歌曲。直到三个月的一天,我说要背《论语》,就有意让女儿帮我看着书,提醒我是否有错。她愉快的接受了,很认真的帮我一个字一个字的纠正错误,实际上是她也很认真的读了两遍。然后,我就跟她说退队的事,她竟然也很痛快的同意了!大法的威力是无法形容的。之后,她也帮助我做一些证实大法的事,还经常问一些共产邪党的历史人物是否是好人,一些书是否该烧毁。新的学期开始后,她也没有再被选为小队长,也不再哼哼邪党歌曲了。

在这修炼机缘稍纵即逝的最后时刻,我要放下自己最后的一切人心,圆容好家庭、工作环境,努力做好“三件事”,从一思一念中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纯纯净净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