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三日】我是九六年高考前在母亲的引导下得法的。回顾我十一年的修炼道路(其中有长达六年掉队了),我是在跌跌倒倒中走到今天的。九九年以前,没有重视学法修心性,只是在感性上认识大法好,没有理解大法的真正意义。所以九九年迫害开始后,由于法理不清,不但没有去证实大法,还做了一些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现在声明那些在不理智不清醒状态下的行为作废)。因为怕心,虽然知道大法好但只是躲在家里看书,渐渐的就离法的要求越来越远了,混同于了常人。但让我真正的放下大法不学,作为一个得了法的生命,也是不可能的。

来到比利时,在师父的安排下,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五号我在唐人街遇到了同修,又在明慧上看到了师父九九年以后的所有讲法,明白了现在是在正法时期,明白了这场迫害是旧势力强加给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虽然明白了法的要求但要真正放下人心还是很难,当时的我仍然有很重的怕心,不敢参加集体活动,甚至不敢周末去公园参加炼功。只是知道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必须要做好三件事。我就开始试着去讲真相,我首先试着与自己认识的同学朋友讲,告诉他们大法是好的,中共在造谣迫害法轮功,又开始在网上和不认识的人讲。开始的时候怕心重,还有很多执著心,比如不好意思和熟人讲真相的心在。

那个时候讲真相心里真的是很苦,一方面,明白了大法是来救众生,自己是来得法、同化大法、助师正法的;一方面,怕心让我不断的设想如果出去参加活动,被恶党知道了,会怎么怎么对付我和我的家人。这个期间我也在不断的学法,在经过一段时间自心的正邪较量过后,终于大法帮助我建立正念,正念战胜了邪恶,把心一横,决定了要走出去参加集体活动。真的是“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后来师父的经文《走出死关》发表了,师父说:“其实,失去这万古机缘与来世上的真正目地,比没脸见人的执著更可怕。修炼就是修炼,修炼就是去掉执著、去掉人不好的行为与各种怕心,包括怕这怕那的人心。本来就是因为执著与怕心走错了路,走回来又被怕心牵制着、挡着走回来的路。”学了师父的法,更加坚定了我要走出来的决心,虽然还是带着怕心走出来的,但我终于走出了第一步。

我谈谈在用网络来讲真相中的体会。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利用九评之类的真相资料,只看过《伪火》和一些预言,但记住了一句话: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不知道怎么去讲,我就看明慧网上同修们交流的讲真相的文章。在师父的加持下,尽管是带着怕心在讲,一开始一下劝退了两个人,还有一次在与一个居住在澳大利亚的中国人讲真相劝三退中,当他了解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后,他和我说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一定要三退,他要让他认识的人都三退。这些给我以后的讲真相很大的鼓励。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加持和鼓励我。

在讲真相的聊天过程中,为了能让人们听我讲真相,我都坚持用“您”字而不用“你”,因为中国人都明白,称呼“您”是对他的尊重,他当然心里就很高兴了,也会乐意和你多说一会。聊天中,语气也很重要,虽然有时是在用打字聊,但我心里就用一种很轻快的口气在读自己打的字,那么对方读起来也会感到这种口气,他们心里就会放松,比较容易接受真相。我这么做也是因为去年在布鲁塞尔向中国游客讲真相的时候,有一个人说我们是出来旅游的,散心的,不是出来接受教训的。我一想如果我口气很严肃,那么第一就是自身的党文化因素还在,正如《解体党文化》中说的:人人见面有戒心,语言中带有斗的意识。第二,就是没有做到善,没有做到心平气和的讲真相。常人中还讲:有理不在声高,我们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就是要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世人,如果因为自己没有做好,让他们觉的:学了法轮功也是这样的,还说自己好呢,那么如果他们再告诉别人,那别的同修又要花多少心思,浪费多少时间去让世人明白大法的真相呢?那我就不是在救人,是在害人了,还会让人误解大法了。从这以后,我都是用这种轻快的语气和网友聊天,不管网友骂的有多难听,我都不动心,还劝对方,说些例如别生气,天气热,我明白你心里烦的话,再发个笑脸过去,他们一般就不再说什么不好听的话了。同时我想着我是在救你,你也是在帮我提高心性。这样,有些网友虽然没有当时三退,但在最后都说我的态度还真好,有的人认为是因为我读书多,有涵养,我告诉他们是因为我学了法轮大法才让我可以宽容的对人,以前的我是个很自私的人,是因为修大法才改变了我。这多少改变了他们对大法不好的思想,我想以后他们再听到别的讲的好的同修讲真相,会比较容易三退的。

随着深入的讲真相,我认识到我需要了解和掌握更多的讲真相资料。这样我就每天去看大纪元和明慧网上的文章,把一些如自焚真相、三退大潮、藏字石的文章和视频,劝退中常遇到的问题及同修写的劝退信都收藏下来编辑好,方便自己反复看,也可在讲真相中贴给对方看,平时多准备一些材料,下载一些电子书,可以随时传给对方,连同破网软件等一同放在一个文件夹中,往往是九评和破网软件一起传,做到师父说的“广传九评邪党退”。

在用了自动工具来讲真相后,每天都有人来听真相,有好几次都是一个人来听真相,他又把他的朋友们加進来一起听,正是师父说的:“师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间布的巨大的场也好啊,可以把有缘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你跟前来,给他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但是你们得去做,你们不去做也不行。”(《美国首都法会讲法》)讲真相中我发现很多中国人从来都没有听过自焚真相,因此我主动先和他们聊自焚的真相,把录像片的分析文章贴给他们看,先让他们明白这个中共对法轮功最大的污蔑性谎言的真相。以此为基点,再讲九评和三退大潮。而且很多中国人的症结都是一样的,如:法轮功为什么炼功不让吃药?为什么要去自焚?你们这是搞政治啊;你们为什么就要说中共不好呢,中国经济现在多好啊?为什么三退还要化名?等等。那么网上有很多同修都在交流,每个人的方法都有不同的优点和针对性,有的同修的方法生动易懂,很容易使对方接受真相。多看同修的这类讲真相的文章,对我自己讲真相起到了很大的帮助作用,再遇到类似的问题,就知道怎么去回答,怎么去解开对方的心结。

有一次,一个人上来文字中就表现的气势汹汹,问我是谁?怎么知道他的号的,我在哪儿?我耐心的回答了他的问题以后,就劝他三退,没想到几句话他就退了。这下我才明白,他是知道真相的,假装凶只是试探我,怕是坏人骗他,会害他,我从中看到人们真的是在寻找摆脱邪党的机会。后来我把破网软件传给他,告诉他再有谁要三退之类的问题直接找我就行了,他很高兴的谢谢我。还有的网友让我给他传所有的破网软件,他要刻好了,传给别人。

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当前大家要不能够完成这件事,不能够使众生得度,你们自己就没有完成自己立下的誓约,同时也会给整个正法、宇宙、众生带来灾难。”(《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我认识到现在救人是多么的重要。以前有的时候遇到网友不明真相的,形成的观念认为这个人就是那要被淘汰的一员,算了,不和他多说了。顺着这个思想走,就失去了耐心,不愿再和对方聊下去,直接说他们有党文化的思想,没有做到善,就这样失去了救他们的机会。当时我也知道任何时候遇到问题一定要往内找,但每次就是象蜻蜓点水一般,马马虎虎的找一下就算了,没有再往内找,去深挖自己真正的执著心是什么。当我真正的向内去找,我发现是那个私心——不重视他人的生命在干扰着我,没有认识到自己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责任是多么的重大,有多少众生还在等着被救度。现在对每一个网友我都先想他们是可以救度的人,他们的众生在等着他们的主被救度,不管怎样,我都把大法和三退的真相贴给他们,告诉他们三退后在中共解体的时候保命,主动帮他们起化名,有的时候效果很好。

在讲真相中,我悟到我们讲真相的过程,就象过去修炼人在常人中云游一样,形形色色的人都会遇到,有骂人的、有骗人的、还有理智不清的人。但这些都是针对自己的执著心来的,有色心,就有人说要与你交朋友;有争斗心,就有人来与你辩论;你有戒备别人的心,人家就怀疑你是骗子,等等。所以讲真相的同时就是发现自己执著心的过程,也是去执著的最好方法,有些执著藏的很深,形成自然而不知道,通过讲真相却能发现它们,看到了自己的执著,那么刚好去掉它。比如戒备别人的这颗心,以前我没有认识到,后来接连有好几个网友都怀疑我传的软件和电子书有病毒而不肯接受,向内找,我发现是我先防备别人是不是坏人,这也是党文化的影响,那么这颗执著心就反过来影响着我讲真相,去掉之后,偶尔还有人怕有病毒,但只要我说没有,他们都会接受了,没有人再拒收了。

讲真相的同时我也看到,众生也正如师父讲的一样,在觉醒着。我遇到一个网友,谈话中发现他善良的本性还没有迷失,我先传了《伪火》录像和动态网址给他,看完《伪火》录象后他又去动态网自己去浏览了一些网页,然后告诉我他觉的法轮功没有什么错啊,他们都很无辜啊,但在心里还有一些疑问,比如他问我为什么有中国人看过大纪元,但在百度上搜索大纪元,却没有见到有人在网上发表意见呢?怎么可能连一个字都没有呢?我就告诉他这正说明了中共怕大纪元啊,在海外的论坛上,说大纪元和法轮功好的,支持法轮功的,骂大纪元和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都有,为什么在国内连骂声都看不到啊?因为人的心理是你越说,我就越要看,所以中共干脆一个字都不让提,都封锁掉,不管是反对的还是支持的,就象“九评”一样,中共不也是不敢在公开场合提一个字吗?你不上动态网,你不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九评”吗?这么一说,他明白了,不光自己三退了,回家把他父亲也劝退党了。他还说现在只有二千多万人三退,还有很多人都不知道真相,如果他们死了就太无辜了,他也要去讲真相,让人家三退。

在修炼的路上,我要努力做好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要兑现好自己的史前誓约,但是我也知道我还有一些最基本要修去的执著心都没有完全去掉,在精進实修的路上,这些人心和情都在干扰着我做好三件事。我很想和师父回家,但是带着一大堆包袱又是回不了家的,同时因为我没有做到真正的信师信法,那么象安逸心、显示心、色欲心、私心、懒惰心、不想吃苦等等的执著心要彻底放下就不太容易。只有学法,多学法,还要学好法,自己真正在学法才能放下这些执著,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只有“法能坚定正念”。只要自己听师父的话,就一定可以“圆满随师还”。我知道师父还在等着我。在正法最后的最后,我要努力去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对得起师父的救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