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骨折的不同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

  • 两次骨折的不同经历

  • 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正念叫醒同修

  • 两次骨折的不同经历

    文/武汉大法弟子

    我九四年喜得大法。并于当年六月有幸参加了师尊在郑州办的讲法学习班。现在要说的是我修炼前后两次骨折的不同经历。从中深感师尊的慈悲和修炼的严肃。

    八七年,有一次我在街上走路不慎跌倒,造成右腿髌骨骨折,当时做手术,上石膏,住院一个多月。回家后半个多月才拆掉石膏。那年我只有五十五岁。

    二十年后的零七年四月十二日,女婿来接我去他家小住。在下楼时我不慎跌倒了,双腿立即肿胀、淤血、疼痛难忍。女婿看我那样吓坏了,非要送我上医院不可。我立即想起了师父的教导:“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我正念很足,对女婿说:没事,我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的。不用上医院。坚持叫女婿扶我上车。到他家后左腿已经完全不能动了,腿肿的很厉害,全部淤血,撕心裂肺的痛。我知道我的腿又骨折了。女儿下班后看到我的腿肿成这样,就要用冰敷,还要我去拍片子。我想这都是常人的办法,一概拒绝。我对她说:“我有师父管着,只要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会很快好的。”

    晚上发正念时,全身出冷汗,心慌、气短,很难受,我知道是邪恶的干扰,不让我发正念,但我坚持发完正念。几分钟后这些感觉全无,恢复正常。我每天在床上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第二天左腿就能稍微动一下了。在床上躺了半个月后我便下床慢慢活动,不到一个月我就靠在床边炼动功和抱轮。双腿的各种症状逐渐消失。现在可以活动了。儿女们都感受到大法的神奇,说大法真好。儿子还说当时应该把它录下来,与现在对照一下更能说明问题。

    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在此期间我向内找,为什么会出现这次魔难,我找出了一些执著,如对情的执著,最重要的是放松了学法,虽然每天都在听法,可学法、炼功、发正念思想不集中,容易走神,没有将法学進去。学法未入心,当然就会被邪恶钻空子。以前从未向内找过,也从来没用法的标准对照自己的言行,还觉的自己修的不错。从这次魔难中,我深深感到修炼是严肃的。今后一定要静心学法,学法时一定要入心,不能胡思乱想,扎扎实实的学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尽快的修去自己的一切执著。

    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本人年纪大,文化低,认识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正念叫醒同修

    我地一位七十多岁的同修甲,“三件事”做的较好,但其家人因不明真相,反对大法。今年五月在跟家人讲真相之时,突然神志丧失,不省人事,一些基本的生理反应消失。家人见状,送她到医院。甲同修虽不省人事,在医院里还说出了一句“我不放弃(大法)”。经医院检查也查不出任何病症。医生告诉家属,抬回去找几个朋友陪陪,准备后事。

    家人把甲同修抬回家后,甲同修连续深度昏迷五天,滴水未進。家人十分着急,马上通知了邻近的同修。当天上午便来了四位同修。整个上午,同修们都在发正念,仍不见起色。下午又有三位同修得到消息,在赶往甲同修家的路上悟到:这是邪恶的迫害,决不能承认它,不能让邪恶带走同修。只要坚信师父,同修就一定能得救。决不能给大法造成损失,阻碍众生得救。

    到了甲同修家一看,甲同修仍然昏迷在床。有同修建议把她扶起来,可是甲同修整条腿都是僵硬的坐不起来,就叫她儿女在背后撑着她。甲同修牙咬得紧紧的,叫她,喂她的食物都没有任何反应。同修们悟到只有师父才能救弟子。接着七位同修围着甲发正念,彻底解体邪恶对她的迫害,并呼喊甲同修记住自己是大法弟子,只有师父才能救你,快请师父救你,只走师父安排的路。

    甲同修逐渐苏醒,但主意识还不清醒,嘴中说出:“我……我……我说嘛,这功这么好,你们(儿女)不听,我气……”同修们又让她说:“我是李老师的弟子,我一定跟师父走”。甲说:“是,是……”。

    一会儿,甲同修神志清醒了一半,指着自己的小腹,表示痛。同修告诉她“那不是你”,接着甲小便失禁。甲同修神志清醒后,吃了一点东西,马上接着听师父的讲法。就这样,她在师父的慈悲救度下,走过了这一大劫。

    甲同修的家人及其周围世人亲眼见证了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他们的内心也受到了很大的震撼。甲同修的老伴(曾是恶党某组织书记)和儿女明白了真相,发自内心感激李老师的慈悲救度,知道了“法轮大法好”,纷纷退出了恶党组织。

    事后,同修们悟到:这次邪恶对甲同修的迫害,是钻了同修对亲情执著的漏。我们大家要在助师正法的最后时刻,站在法的基点上修去自己的所有执著,做好三件事,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