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摆脱邪恶绑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六日】

  • 正念摆脱邪恶绑架

  • 切刀划痕消失了

  • 正念摆脱邪恶绑架

    二零零六年六月,我正在单位上班,上午九点左右,突然领导领了一位陌生人来找我。此人假惺惺的拿出证件:沈丘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兵。一同来的还有另外两警察,一个是国保大队胡保,另一位不认识。三人一见我,就气势汹汹的说:“跟我们走一趟,还是法轮功问题。”我定定神,心里想起师父的教导。我想,绝不能配合邪恶,不给邪恶空子钻,就坚决说:“我做好人,工作认真,凭什么跟你走!”三人见我不配合,企图绑架我,我就大声喊:“快来人,警察抓好人啦!”外边的领导同事闻声赶到,恶警心虚,就不敢再碰我。我干脆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发正念,顿时,感到全身心充满正念。

    一会胡、李坐不住了,就和另一警察嘀咕几句,他们俩先开车走了。我想决不能配合他们,我必须正念走脱,请师父加持。此念一出,我就说我要上这上那,但恶警就不离开我。我又心想:邪恶做贼心虚,是怕见人的。我就到外面和同事聊天。恶警叫我回屋,我当然不理会。他没办法,只好也到外边看着我。我推说:“口渴,买点水喝。”乘机进了小店机智的从另一个小门出了单位,走脱了。

    事后得知,胡、李伙同西关派出所恶警和南关办事处,乘我家无人时,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非法翻墙撬门,像土匪一样把我家翻了一遍,妄想找到所谓的“证据”。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加上自己平时注意安全,大法书和资料都妥善放好,恶警徒劳无功,灰溜溜的走了。

    即使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化险为夷,也说明自己心性一定有问题。认真向内找,发现还有许多执著心去的不彻底。如:遇事激动,理智不够;讲真相时人心过重,或碍面子,或借口认识,或怕影响别人等。这些都是人心。明法理后,我就主动找邻居,同事讲大法的美好,共产邪党流氓、无耻,以及天灭中共,退党保命。


    切刀划痕消失了

    文/大陆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一日那天,我装订《转法轮》书籍,不小心用切刀切到了书钉上,把刀给切了一个大口子。当时我很急,心里一个劲儿的埋怨自己:“这把刀是新买的,还没用几次呢,就叫我给弄坏了,这可咋办呢?这刀要是一换刀片,就没有原装的好用了,那怎么办啊?”

    心急之下,我就求师父帮我把刀修好吧,可一想那么大的一个口子怎么弄好?那就求师父把那个口子往前挪挪也行,只要能切大本的转法轮就好了。想完之后,我就开始找自己,这是哪里做的不对了,是我对这把刀太执著了?切《九评》书用另一个,而这把刀专门用于制作《转法轮》。还是我对利益没有放下?后来我就想,用我自己钱去买把新刀片。

    可是神奇出现了,六月十三日我用这把刀切《九评》,划痕没有了。当时心里想是这纸的问题,可是一想:“不对呀,这纸都是一样的。”我又打印了一套《九评》,一切,真的划痕没有了。

    我一遍一遍的谢谢师父,眼泪刷刷的往下流,这是我亲眼所见,刀片上的口子还在,只是划痕一点都没有了。后来我想,如果当时信师信法是百分之一百,那个口子一定也没有了。就是因为当时有人心认为那么大的口子怎么能去掉呢,所以口子还在,只是在切书时没有划痕了。

    我今天把这事写出来也是告诉那些没有百分之一百的信师信法的同修,一定要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只要能真的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没有做不成的事。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