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上清晰 干扰自然就解体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六日】有一天,两只胳膊的皮肤突然感觉一扎、一痛、一痒,手一抓挠,也没有在意。过了一两天就厉害了,针扎般的红点连成一片,又红又肿。我也知道这是邪灵在干扰迫害,晚上接连不断的发正念,效果不是太好。转天清晨炼第五套功法,情况就更严重了,两只手恨不得时时去抓挠。炼?不炼?这时耳边响起了“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便毫不犹豫的把炼功音乐打开,开始炼功。

此时,每一个汗毛孔都象虫子在爬,象钢针往肉里刺、象蚂蚁在钻,奇痒难忍,每一秒钟都咬牙坚持。前十分钟手臂都在打颤。我努力的背法,窒息邪灵,渐渐头脑清亮起来了,法理历历在目,连成一片往脑海里打。在任何环境下都不要配合邪恶,不断在眼前闪现。我立即发出强大的一念:彻底解体干扰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灵与因素,决不承认它,从现在开始决不配合邪恶,手是我身体的一部份,一定听我主意识的,我说了算。邪恶你让我难受,我让你更难受,我不再挠一下。

二十分钟以后,痒痛扎的状态渐渐退去。我坚持坐了五十分钟,身体也舒服多了,真是念一正恶就垮。

转天胳膊上结了一层痂,并且开始一层一层剥皮儿。就这样好了,既不疼也不痒了。没想到过了几天,剥了皮的地方又出现了同样的情况。我马上意识到:这是我自己求来的,既配合了它,又承认了它。为什么这么讲呢?首先承认了它的结果“好了”,就连它的表现都不承认的,怎么会有好了或不好之说呢?这不还是承认它的存在吗。

其次,在“好了”的观念下,手不由自主的去撕剥了的皮,这不有意无意的又配合了它吗,它就钻空子干扰迫害。再有时不时的去摸,去看,这不就是执著了吗,再强烈不就是求了吗,它不就来了吗?

在法理上渐渐清晰了,知道该怎么做了,邪恶自然就解体了。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遇事怎么在法上提高,只有在法上认识法,才能有正念正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