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成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六日】二零零六年春,廊坊的几十名同修用不理智的心态去公安“要人”,结果修炼上的“漏”被钻空子,造成了重大的损失:曹宝玉被邪恶迫害致死,杨健坡绝食已一年半有余邪恶还死死不放,数名同修至今仍在狱中。这极其惨痛的教训,足以让人警醒一辈子。然而,让人遗憾的是,事情又屡屡发生,先是一协调人被抓而后邪悟,造成多个资料点被破坏,多人被抓。随后,近期又出现了做资料的夫妻俩被抓,一人邪悟,并积极配合邪恶,又造成了多个资料点被抄,多人被绑架,多人流离失所。而邪恶至今仍在绑架同修,并招收社会闲杂人员充当“巡夜”。

环境是我们开创的,应该是随着我们修炼的越来越好,邪恶越来越少,环境越来越宽松。然而我们眼前的环境却恰恰相反,也同样是我们“开创”的,这其中说明了什么?

其实,这都是我们修炼状态的一种反映,是我们的修炼状态所引发出来的。也就是说,我们自身没有修好,在教训之后,我们没有真正清醒过来,没有提高认识,没在法上提高成熟起来。

修炼就是一关一关的闯,一关一关的过。一次次的接受教训,总结经验,从而成熟起来,再一次次的过好。那么,什么是成熟?成熟又从何而来呢?

假如,在那次集体“要人”的事件中,有同修站出来,完全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对这种为要人而要人之举果断的制止,从而遏制事态的发展,避免这一重大的损失,这就是成熟。事后有同修说,我也提了,可他们不听。其实,你那只是提提而已,你并没有完全站在法上,把事情看透。看不透,你就会正念不足,其中掺杂的人心,也会削弱你的正念。如果你完全辨别出这是一种不符合法的行为,是一种非常危险的举动,你自然就会站出来制止。因为那时你站在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的基础上,你的正念一定很足,就能制止住。

在邪悟者邪悟之前,肯定有不少偏离法的言行,那时我们就要给他(她)指出来,如果不听,而一意孤行,那就要停止他做事了,最起码将他的活动范围缩小,不让他再与别的资料点有联系,而别的资料点要及时换地点。这就是成熟。

现举一例:本地十几个协调人,为了方便,定于每月的某号都要开一次交流会。开过几次后,有人警醒了,这就是安全上的漏洞,明摆着这是在让邪恶钻空子。修炼不能图方便,或一劳永逸,要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再麻烦也应该,什么时间开临时通知,所以丝毫没有犹疑,断然取消。事后虽有人不理解,但是有法在,很快就明白了。这也是一种成熟的表现。

在资料点的人选上,也能体现出我们是否成熟了。因为资料点是邪恶破坏的重点,所以选人尤为重要。做资料的同修承担那么大的责任,就需要做资料的同修,能真正学好法,明晰法理,并不断有新的认识,且能身体力行,修炼自己,不断的提高。千万不可看谁表面条件好就用谁,不看其心性。这方面的教训也非常之多了。

总之,成熟就是能够真正做到自己在学法,多学法,明法理,对法理清晰;成熟就是能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事事能用法衡量,可不可行。心中有法在,不被任何外来因素所左右;成熟就是能时时审视自己,向内找,修好自己;成熟就是能看到每一个同修的修炼状态,及时与他们交流,共同提高,走好走稳修炼的路。

那么,成熟从何而来呢?从多学法、用心学法中;从全身心的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中;从一次次你的我的他的沉痛教训中;从不断的修炼自己走向无私无我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