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石家庄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日】近来许多同修在营救王博上有所动心,同修已经写了很深刻的文章帮助整体提高,我也有些想法,一直没信心动笔,也因为忙而懒的写出来,但是,如此牵动人心的一场营救走到这一步,六律师也顶着巨大压力为法轮功公开辩护,此时却看到就《王博一事与石家庄同修切磋》中指出了好多问题,自己周围能接触到的同修也动了心,看到这些,就有自己的责任和需要向内修的地方。作为我,首先应去掉不负责,不自信的心态,去掉惰性,更真心负责的参与营救,默默的主动的补充整体的不足,首先挤时间写出自己看到的问题,供大家参考;也希望能有更多的同修,立刻归正自己,以负责的心态,金刚不动的正念,默默的补充,使整体今后做得更好。

一、正心

在向律师讲真相直至王博被二审期间,有的人捧杀,有的人欢喜,有的着急结果,有的指责或泄气,加强了负面因素,影响了自己和整体的正信正念;尤其是到十一点还没结束开庭,有些人就心不稳了,更有些人放松声援,顾人的生活去了,正邪交锋正紧要时却下了战场,也使更多的人心浮动。为什么会动这些心呢?比如捧杀心,是在用肉眼和人心衡量大法弟子做的事。师父不是讲过:“你不要去崇拜他,去求这个东西。你的心一变,马上就完,你就掉下去了”,“你也会害他的,他会生出来欢喜心”(《转法轮》)。然而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这些心已经形成自然了,如果不能静心学法实修心性,你自己都察觉不出来,而且还很严重的,就会支配自己的行为,对整体造成干扰。

从文中看到一些协调人也苦于无力拉回这些人心控制局面,我想,每个人被带动都是因为自己也有人的心,人的情,人的认识和观念。正如前面指出这些人心的文章开头写到:“这件事情能够走到这一步,不是我们有多大的能力,是因为我们符合了大法的要求”,好象对这件事能走到这一步,及我们符合法的定位有点高。抱着这样的认识想做到不被人捧垮,控制人心动荡,可能很难彻底。大法弟子整体都在往前走,但我想我们应该时刻看到不足,看到和誓约的差距,看到和大法要求和师父期望的差距。王博案進展不佳,那么多同修还在狱中,那么多律师还不敢声援,三退并明白大法真相的人还远远不够师父的期望,师父的心没有片刻轻松,我们有什么可自慰的呢?

我们都知道师父讲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的道理,为什么在关键时刻还做不到呢?只是我们的心中还放不下自我。有些人习惯于用自己在人中形成的观念衡量问题,好想象,求结果,而另一些人看到别人的不足自己也跟着动心,影响了自己的正信正念,所以学法一定要静下心来。师父讲:“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回想整个过程我们几个人的心态是对众生(包括同修和法律界人士)的洪大的慈悲正念呢?我想此时如果能够向内找向内修,以真善忍的标准归正自己,而不是以自己的观念去衡量外界,就不会被外界的一切带动而受到干扰。就能够在这样复杂的环境中走正,师父讲过“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向内找是一把万能的钥匙。其实某同修在很早曾参与两次小范围的成功营救,一次已经被转走后才救出,两次都是多数人包括家属经常动心,只有极少的几位同修(第二次小整体表现更好些)越来越坚定正念到最后,甚至坚定到营救成功后,继续智慧的揭露迫害,如在接见日让一位老人去迫害地当着众家属揭露迫害,全盘否定取保手续及后续要求,而后再用其它方式揭露被救人知道的对所有同修的迫害,使邪恶没有继续迫害的借口而败退。

二、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还有些同修承认邪恶的安排,从王博一家被邪恶非法抓捕,一审,二审,北京的六位正义律师出庭,我们在三件事上有努力有成果,但师父不是叫我们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中如何做好。大法弟子本不该被开庭,不该被宣判,我们正念正行做得好,它早该无条件放人。我们只是在用人间的正当的方式向所有众生,包括向我们生活中接触较少的律师,法官讲清真相,如果向所有众生(包括律师)全面讲清真相做的好,真心正念的发正念,否定开庭便已将人救出,整个律师界、法律界不是可以少承受些压力吗?而我们越依赖律师,邪恶会加重迫害律师,这对法律界人士正念得救就增加了难度。

在营救王博上,协调整体如何发正念的内容没见过;整体讲真相做得也不够。我们都说不承认邪恶安排的一切,而我们有些片自定的协调整体的正念条中却曾经是根据邪恶安排而规定发正念时间的,好象是用人心在安排营救的進程,而不是按师父讲的“迫害不停,正念不止。”正如前面文章中也曾误认为:“是师父在安排案件的拖后给我们充裕的时间、安排方方面面的因素促成二审的公开开庭审理。”我认为是我们在没能彻底的否定迫害中邪恶不得不退步,但二审也是迫害的一种啊。所以协调人千万不要执著于在请律师这一件事中看问题,而忘了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也不能忽略了协调同修向所有众生全面讲清真相这条主线,如文中所说,“安排大法弟子的整体配合等等,”我个人觉的颠倒了位置,是向律师讲真相在配合整体向众生讲真相,配合整体营救。个人或一小部份人走向律师讲真相的路没有错,但认为整体是在配合个人的路,是否把个人选择的路看的太重了。而且因为执著于这条路,许多同修也都忘记了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等着律师上法庭了;许多同修也因为欢喜心、依赖心,在揭露邪恶上的用心不够,有些人一说营救,就偏重于做自认为简单又安全的发正念,有些片真相做得不多,不足以在此事上唤醒众生的正念;营救王博的粘贴一个也没见过,网上也没有样板;开庭前也没有在附近讲真相。还有对恶人的详细情况曝光不够。这需要更多的人把同修的事视为己任,想尽办法,竭尽全力的补充做好。

另外,很多同修喜欢看形势,把律师声援看的特别高,仅有几位律师声援就欢喜,忘记了一心不动的围绕营救做好自己该做的三件事,走好自己的路,所以放任了欢喜心,捧杀心等许多人心,那邪恶就有了借口,派罗干一来,王博一家很快又被转到监狱,你可能又动摇了信心。我们不能总用人心看问题看形势。现在各省的邪恶已经少多了,罗干来了,更需要我们一心不动的正念除恶和揭露邪恶,正说明石市的邪恶力量不足,北京这个邪恶的根源也该被销毁了。现在各省的邪恶远远不及当初多了,而各省的迫害多是由北京的邪恶操控的,尤其是对王博的迫害。而我们的集体发正念,如果长期针对小范围的邪恶,就会局限大法弟子的能力,所以我建议各省长期的集体发正念,最好包括彻底解体北京操控迫害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我们不承认邪恶的迫害,也体现在:决不承认邪恶的审判结果,继续正念营救;监狱的邪恶也该被彻底销毁了,监狱的同修也该走出来了。不要承认监狱的邪恶会加重迫害,要相信邪不压正。我们已经做好的决不会白做,一定要放下在人中,及在修炼过程中形成的不同层次的观念,使我们的正念越来越纯正强大。继续修好做好我们整体不足中的方方面面,邪恶才没有借口找整体的漏而迫害同修。也使我们石家庄的整体营救走向成熟。只要我们走正师父安排的路,信师信法,迫害不停正念不止。一切都会无求而自得。

三、正念

师父讲一念之差就会产生不同的后果。参与营救的同修一定要用神的正念。二次开庭后我碰到同修,想互相鼓励加强力度正念声援时,她竟无奈的说出:“最后怎么样,有石家庄大法弟子整体的原因,也有王博本人的原因,毕竟她曾经做过那么多错事。”正邪的较量还在继续,阻挠营救王博的邪恶已经销去很多,而且邪恶已经大势已去,同修却提前少了正信认可了表面的假相,我们想想神会这样吗?看形势好的,别人做我也跟着做,形势“看着不好”了我也放弃了。而且还归罪于被迫害功友的不足,而不是找自己的不正观念和不足,表现上是在营救,同时却始终没有去掉迫害有理的观念。师父是讲过旧势力的安排和一些旧神的观念都是这样衡量大法弟子的,但师父恰恰是想让我们认清这种想法和安排从而否定它,并不是叫我们承认它并不断的重复这种想法。师父不承认这场迫害,对于这场迫害中同修的错误或不足,从某种意义上讲是旧势力强加给正法和大法弟子的,师父不承认,我们也不承认,这一切都不能成为邪恶继续迫害的借口。王博他们走过弯路,需要加倍弥补,但决不是需要加倍受迫害!他们清醒后为了弥补损失,已经尽全力的做了很多,对揭露邪恶救度众生起了很大的作用。

四、主动负责的心态

营救同修要有主动负责的心态。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要花很多时间在同一件事上。关键是有没有把他们的事都当作自己的事。邪恶的目地不仅仅是迫害某个人,它是在干扰正法毁灭众生!大法弟子的目地不仅仅是为了做成一件事,是为了所有同修的提高,及整体能救度更多的众生。有的事虽然没有很多时间参与,但每一个弟子不等不靠正念声援所有同修的心态,一念出邪恶已灭!摆正心态,自然会理智的分清自己的责任,合理的安排好每件事的轻重缓急。其实并不是只有王博的事可以展开作为一个讲真相项目,对所有受害同修,包括过去被迫害的同修,都应该放下人情慈悲营救,都需要有与其熟悉的小范围同修主动鼓励其家人,了解情况,负起营救的责任,并不断的写文章揭露迫害,从而带动整体声援。每次写文章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写给不同的对象,并在文中以越来越强的慈悲正念来唤醒不同的众生,从而全面讲清本地的迫害真相,带动整体讲真相发正念声援;否则整体长期看不到新的营救文章了,很多人就会渐渐的因不了解情况而放松声援。而在这一点上,我们好多同修还没有认识到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更没有走出这一步。希望各个片都能够想一想,主动的负起营救所有同修的责任;并负起帮助周围因这场迫害而状态不好的同修学法提高,及帮助邪悟的人赶快回来。我们修的是善,师父不忍心落下一个弟子,这些都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有这样凝聚力的整体,才更有力,才能更主动有序的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五、放下自我

我看到很多同修执著于自我,停留在自己要怎么做,自己要做什么的状态,不能从同修和众生的需要的角度看问题,不能负起更大的责任,营救更多的同修和世人;有很多同修尤其是后走出来的同修,抱着不易发觉的“我要跟上正法進程”的心,只顾自己做点讲真相,却不知主动组织营救同修,不知帮助本片因各种原因状态不好的同修;表现上有点冷漠麻木;这些都有待提高。放不下自我,就不能达到无私无我,就不能形成更好的整体;就不能根据整体的需要,同修的需要或世人的需要发挥更大的作用。

还有一些同修,有很多时间,本可以发挥更大作用,却安于自己那种按部就班的生活;以“随其自然,不强为、不要执著”为借口,在坚定正念救度众生否定迫害上停留在一定水平;甚至有的对出现损失的,指责同修执著做事,没有随其自然,非做那些事,看出事了吧;而身边的同修长期相处,或多或少受其影响,有的对悟偏或不利于正法的言行也讲“随其自然,修炼路不同”。有的对需要帮助的同修视而不见,表面客气,很少诚心善意的交流。有的对营救同修缺乏主动和正念,对救众生不够主动负责,却自我满足。我认为随其自然主要是指个人修炼中对利益得失的一种态度,而不是在正法修炼中对帮助同修和救度世人也认不清责任,从而不知加强正念完成自己的使命。如果没有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为己任的紧迫感和责任心,很多事就会听任不管,或消极被动,或用心不够,或正念智慧不足。因为有多高的心性,才有多高的境界,也就有多高的智慧!

比如有的人从来不在自己的居住区发真相,认为是注意安全,加强了邪恶的思想逻辑,却辜负了一方众生的期望;有的从来不敢一次讲清三退的事,也认为是绝对的理智;有的连非常熟悉的同修都不敢主动接触,闭门修炼,也能讲点真相就行了,唯恐邪恶知道自己还在修炼,不能很好的形成整体。这些人表面上都没有什么干扰,便以为自己正念正行随其自然是最好的状态了,就在一定水平上匀速的步行,其实在正信正念正行上没有什么大的突破和提高。有差距不可怕,可怕的是自满自足自以为绝对对。不肯再向内找自己的执著和观念。只有在正法修炼中不断放弃人的各种观念和私心,才会有越来越纯正的慈悲正念、才能有越来越强大的正信、才会走的越来越正。我看到很多同修都在指出营救王博的小范围同修的不足,少于反思我们自身的差距,指出这些只为了整体提高。

个人所悟,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