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净化了我身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七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回想起刚刚得法时,弟子们在一起集体学法切磋,集体炼功,师尊给我们留下的环境是那样的祥和、纯净,至今使我感到无比幸福。

一.得大法前病业折磨 失去生活信心

得法前我的身体状况特别差,大病没有但小病不断。神经衰弱、记忆衰退、心慌气短、胳膊疼痛这是经常的。不是去做心电图就是去做脑电图,三天两头去看病,中药西药不断。就这种状态偏偏在九四年我们地区第一批强制性的做计划生育手术时把我的子宫勾着,引起了严重的慢性炎症,整天小肚子里像打满气似的憋得要命。什么活也不能做,在地上走十几分钟就得赶紧上床,在床上坐的时间长了也不行,两条大腿根部又酸又软,只有仰卧在床上把双腿曲起来才觉的稍微舒服点,可是天天都这样躺着,弄的头还疼。

两年多的时间四处求医问药,在我们地区的县乡医院看遍了也不见效,又到省城山大一院去找专家看,结果都是说这是慢性炎症,去不了病根,只能是注意调养,不能劳累,不能生气,不能干重活,不能上火……这么多的条条框框,我才三十多岁,日子过的很紧,家里开一个小卖部,两个孩子还小,看着那么多的家务活,却什么都不能干,我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这可怎么办呀!

由于我家离村卫生院比较远,为了方便,我自己学会了打针,还让我丈夫学着给我输液。本来针头已经扎進血管里,血液凝固把针头堵死了,还以为没有扎進血管呢,左手背扎遍了,到右手背,右手背扎满了,到脚背上扎。就这样我咬紧牙关,双手疼得直哆嗦,还攥紧拳头忍着痛,鼓励我丈夫说:“你放心的扎吧,我不疼。”其实我是疼得受不了了,为了让他放开胆子尽量扎進去,减少痛苦少扎几针,我才这样说的。

花钱受罪我全都不在乎,但始终不见效,我又气又急,可也没办法。自己也觉的没有希望了,开始背上了思想包袱,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情绪也变得不好了,这样越加重了病情。姐姐们看我这个样子也没办法,说不行咱们就找“顶神”或“抓邪”的吧,看看究竟是哪里不好了。

二.大法为我消病业的过程

就在这时,我同院的大娘已经修炼法轮功半年多了。她看见我一包一包的西药,一锅一锅的中药,整天因为熬药把半个院子里散发的都是药味,就劝我和她一起去学法炼功,她说:“你那肚憋,对于炼功人来说是小事。”我听了当时心里还有点不高兴,心想我这么痛苦还说是小事。那时我认为炼功是老年人干的事,我年纪轻轻去炼功怕别人笑话,况且炼功也不一定能治了我的病。

大娘不甘心,一见了我就说大法好。有一天晚上我去大娘家聊天,一進门我就看见师父的法像在眨眼,当时我奇怪的问:“大娘,你挂的像眨眼了。”大娘说没有啊!说着,我们一起走到师父的法像前看时,并没有眨眼。可是当我回到原来的位置时,我还是看见师父的法像在眨眼,大娘还是说没有眨眼。当时我想可能是这几天家里事务多,我上火看错了。但是隔了十几天,我在大娘家又看到了师父的法像眨眼,这期间大娘还是一直劝我去学法炼功。

在大娘的再三劝说和对自己的病也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一天晚上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跟着大娘去学法了,只见弟子们三三两两从四面八方按时来到了学习地点,分别盘坐在炕上、地上,大家轮着读《转法轮》。当时我听着他们读,心里觉的就象天上的神仙在谈天上的事一样,有这样一种感觉。去了一晚上就把我吸引住了,从此以后我每天晚上跟着大娘去学法。早晨,我们一同去炼功点炼功,负责教功的同修一边教动作一边讲功理,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纠正着我的动作。每天炼完功我总是汗流浃背,经常在炼功中感到背部的汗水顺着脊梁象水渠一样流下来。但每天早晨炼完功回家后却觉的身体上比同样的时间睡了觉舒服的多。

从此,不论是夏天下大雨,还是三九天下大雪刮大风,我和其他同修一样每天早上准时六点到炼功点,随着音乐带一放,同修们都自觉地按前后顺序排成一行一行的。由于我们的炼功场选在学校的操场,地势较低,而教室地势高,在会议室的后门修着一个两边都能上下的分别有十几层高的台阶。每天炼完功回家路过那里时,五六个六十多岁的老同修总是嬉笑着从这边上去,从那边下来的走上一趟。一开始时还觉的上下很吃力,没几天就变成了小跑步来上下的动作了。大伙看着他们不由得发自内心的对大法的无比感恩,都开心的笑了。

记得一次在辅导员家听师尊讲法的录像带,那天晚上雨下的很大,我们虽然穿着雨鞋,但雨水超过了脚面,我搀着大娘,挽着裤腿,打着雨伞,在漆黑的夜里一脚深一脚浅的同大伙一样顶着雨都去听师父讲法。一开始时,看见师父在电视里讲法的身影清清楚楚,到后来快结束时看见师父的身体周围象白色的云雾缭绕似的,而且师父讲到有些法理,用手做手势时,白色的“气雾”也跟着动。

真是“信在先,见在后”。随着不断的学法和炼功,师父开始给我清理身体了,一开始我虽然学法炼功了,但对师父给清理身体消业还是半信半疑。突然有一天我习惯性的扁桃体炎发作了,我要去看病吃药,大娘知道后说不用怕,是师父给你消业了,什么事都没有,过两天就好了。我坚定的说不行,我从来也没有挺过,我的毛病我清楚得很。如果今晚不赶紧去输液打针的话,到半夜怕发烧的厉害。我丈夫也不在,我们母女三人可怎么办?按以往的惯例,今晚不输液也得打针吃药。大娘坚定的说没事,她又问我说:“你看了《转法轮》相信不相信师父讲的?”我说信是信,书上说的也好,可是我有了病从来也没有顶着过,也不相信能挺过去。大娘还是肯定的说,不用管,没事的,肯定能挺过去。

这时我带着三分相信七分怀疑的心理,看着天色也晚了,心想只能明天再去找医生了。但我还是提醒自己一定要多喝水,千万不能引起了高烧。临睡前,我一再叮嘱我的两个孩子:“把你姨的电话记好了,万一妈妈要是病的厉害了就给你姨打电话!”结果到了第二天,我感觉病情果真没有加重,还是和昨天一样。由于家里事务多,白天只顾干活,就忘了嗓子不舒服了,但却知道一定要多喝水,千万不能引起了发烧。第三天我突然觉的一下子嗓子一点也不疼了,是什么时候好的呢?自己也说不清,就好象一下子就好了似的,心里觉的既奇怪又纳闷,潜在意识中觉的有一种无以言表的发自内心的高兴。就这样在大娘坚信大法的帮助下,我带着半信半疑的常人心第一次闯过了“病”的这一关,使我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从此更坚定了我学法炼功的信心。

三.再信师信法

以后身体出现再大的不舒服现象,我都不把它当作病来对待,该干什么干什么,而且我还悟到:越是不舒服难受时,正是师父给我消业的好机会,只要能挺着,就尽量下地干活。因为一干活也就忘了身体难受了,不然的话躺在床上不由得就要想身体的不舒服,有时好象还觉的越想不舒服,就越不舒服。

有一次,消业状态特别厉害,那是九八年春天的一个上午,突然觉的小腹里憋得要炸似的,坐站不安,接着腰部也酸痛起来,就象是要断了似的,坐不得,躺不得。可是过了三四个小时这种状态就渐渐好转了,但浑身上下觉的少气无力,直到第二天还是软的,不愿下地,往起抬头都觉的吃力,坐的还得靠住点东西才能支撑住。就这样连续七天在床上躺着,什么也不想吃,不想喝,可也不觉的饿。在家人的再三催促下,早晚喝上一勺稀饭,中午用面汤泡上几根面条,也是一勺子就行了。不论什么菜都不想吃,看见就恶心。

亲戚们看见我这般情景,急得都劝我快上医院看吧,都成什么样子了还顶着。我没力气多说话,只是轻轻的摇摇头告诉他们:没事,不用管,过两天就好了。不论谁说什么,我一点也不在意。因为我坚定的相信是师父给我消业了。果真一周后,突然觉的好转,这时我下地来,还觉的不知是房子变的高了,还是自己变的低了,走在路上就好象踩在海绵上一样。晃晃悠悠的感觉,能下地活动一会了,或是坐在院子里晒晒太阳,又过了一两天就完全恢复正常了。家人都说我瘦的变样了,我拿出磅来想看看瘦了多少,结果体重一点也没少,但体形确实变了。以前我是肚子大,这下显的前胸高了,因为肚子变小了,体型显得苗条了许多,走起路来也轻巧了很多。

还有一次消业状态是九八年的夏天的一个中午,我突然觉的身体一下变得少气无力,呼出的气多,吸進的气少,感觉气不够用,心烦意乱。睡在床上觉的太高,想睡在地上,于是找了块凉席就睡在地上,可还是觉的气不够用,非常难受,就象心在嗓子眼里跳,快跳出来似的,浑身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哆嗦劲儿,只想用什么重物把身体压成扁扁的就舒服。心想:我这是不是就不行了呢?要不然上医院吧!可是又想如果上医院,我这不是白修大法了么!但如果不上医院,万一不行了,可怎么办呀?于是思想斗争开始了,一会儿想这,一会儿想那的胡思乱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不能去医院,如果去了医院,我这一年多的时间就白修大法了。什么都不管了,死就死吧,死了,我也不后悔,反正不能去医院,我就这样想着想着睡着了。一觉醒来时,却什么事也没有了,当时我也觉的很奇怪!

就这样一次次的消业状态我都挺过去了,仅仅一年半的时间身体上所有的“病”都不见了,什么病根子,影子也不见了!我彻底摆脱了病魔的干扰,好痛快呀,真是无以言表。从此我身体像卸了一个大包袱,家里的活我什么都能干了,从挖坑修厕所到搭房顶,像从新做人似的,从地下到房上整理了这整理那。亲戚们见了都说我:“你这病好了整天钻到地下,上到天上没完的折腾。”当听到他们说我时,我不由的产生一种发自内心的对大法的感恩和亲切。

九九年的秋天,我把家里以前吃剩下的一包包的各种中西药,一卷一卷的心脑电图,一沓一沓的各种药方、门诊手册足足收拾了一脸盆,全部都扔到了垃圾堆里。从此与药无缘,直到今天十年了从来没有吃过一片药。

随着学法炼功的精進,在以后的修炼过程中,我渐渐的体悟到了大法的神奇,看到了展现出的法理。一天在炼功场,我闭着眼睛,静静的做头顶抱轮时,突然觉的眼前像是有无数的闪光的各种颜色的粒子都在向着一个方向慢慢移动,我以为是自己头晕,心想头晕也不管它。刚想完就看到这些粒子又变成了反方向移动的状态,接着正转反转交替来回慢慢转动,中间逐渐开始显现红色,再到黄红色。转着转着中间又出现了亮亮的大法轮图,慢慢四周又出现了小法轮图,大小法轮图也都在闪着金光分别自转反转,此时我真想喊出声来,让大家来看看。还有一次也是在炼功场上,我和同修一样闭着眼睛炼功时,突然看见同修们整整齐齐的站在那里炼功,一个个身体都是发白发亮透明的。虽然当时也不理解是怎么回事,但是更坚定了我学法炼功的信心。

这一次次大法的神奇展现不只是我体悟到了,当同修们在一起切磋时都有不同形式、不同状态的体悟,从而使我更加增强了坚定学法和修炼的信心。

四.识破中共谎言 坚信大法

万万没想到九九年的七二零中共发起了对大法的迫害,霎时间新闻、广播、电视里铺天盖地的谎言满天飞,给大法栽赃,给师父抹黑。当我第一次亲耳听到说大法和师父不好时,我既发呆又惊奇,自己问自己到底大法和师父怎么了?为什么电视里这样说呢?当时我就和家人说:“不管怎么样,他就是割脑袋,我也不能说大法不好这种昧良心的话,是谁救了我的呀!”结果以后越听越看清了真相,越看越看清楚了是恶党在造假。在堂堂一个大国,竟然在中央电视台的中央新闻里对着十三亿人民“堂堂正正”的说假话,造假、栽赃、陷害法轮大法和师父,蒙骗善良的人民。

以前电台电视说什么我都信以为真,现在通过自己亲身修炼法轮大法,也亲眼看见和听到了恶党在胡说,使我从小时候有了记忆开始就深深印在心目中的恶党形象彻底抹掉了,原来这几十年在邪党的灌输下,是一直在骗我们信它,我们都上当了。仔细分析,一开始电视里播放的天安门广场上每天早晨有上万的工农兵各界人士在炼功的场景,使我从反面看到了在邪党迫害前,仅仅天安门广场就有那么多的男女老少都在修炼大法,还是大法好!反而更增强了我坚修大法到底的决心和信心。

以上是自己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刚刚得法时的部份修炼过程,由于当时法理认识有限,仅是一点粗浅体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