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师父身边真是好幸福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四日】一九九五年我因有病和对时事的不满,走入大法修炼,属于看书自修那种,天目是开着的。一九九九年七月因被人说出来我是炼法轮功的之后,长期被邪党警察跟踪,直到二零零二年搬家为止。长期的迫害使我失去了良好的修炼环境,没有了交流机会,自己对法理又理解不了,自己的观念被邪恶钻了空子,长达四年之久,真是苦不堪言。

那是二零零一年七月,得到手抄的《洪吟》中的两首诗词,看不清楚,不相信是师父的经文,就转告给我送资料的同修,这样的资料今后别传了(当时也不知道同修是冒着危险给我送资料的)。只这一念,使自己多年的修炼毁于一旦。从那以后我只讲真相,偶尔读读法、炼功。当时也不会讲真相,就知道法轮功不是邪教。不管是谁,包括家人在内,只要当着我面说重复邪党对法轮功或者师父的诬蔑,就跟他拉下脸,有时大骂出口。右胸口隐隐作痛长达三年之久。后来发现天目渐渐看不清并出现网状,功力逐渐减退,法轮也不知什么时候走了。

到二零零五年十月,本体已退到得法前的状态:腰椎间盘突出、痔疮、神经衰弱等十几种病。我开始着急了,又无法和同修取得联系。

在师父慈悲指引下,终于在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八日下午学生家长会上,意外遇到了给我送资料的同修,真是百感交集,羞愧难当。从外表看同修已修到很高层次上了。第二天去他家取来积累四年的师父经文和相关资料,边哭边读。

那天晚上就开始认真炼功,炼到第一次推动法轮四次的时候,奇迹出现了:小腹部发热并晃动的很厉害,后来又跳动一阵。当时真是又惊又喜,师父没有放弃我,又一次给我下上了法轮。

“法轮又回来了!”我大声的对家人喊着。双手合十对着师父的照片连连磕头。

当天晚上我梦见很多神仙从天上飞下来,助师传法,各民族的都有。梦见我自己的空间有一个恶党女党员住在里面,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动物。还梦见我自己在泥泞路上很吃力的走着,师父蹬着三轮车到我跟前让我上车,车上已有几个人,我挑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看师父很累,我说:“师父,我蹬一会吧?”师父说:“你蹬不了。”我说:“路滑不要掉沟里。”师父说:“路走正了,就不会掉沟里了。”

最近我总做这样的梦:师父有时蹬车;有时推着长长的、敞着口的火车车厢到处找人,有的已上车;有的站在车厢外两旁;有的正往上上,车速很快。从梦中我悟到:师父还是不忍舍下那些没有跟上来的弟子们。因此,我把我所经历的写出来,告诫自己也告诫同修们:师父所讲的一切法句句都是真理,在我身上都已得到验证,再不要用代价和惨痛的教训去验证师父所讲的每一句话。同时希望没走出来或者做错了的同修知道:跌倒了赶紧爬起来,真心悔过,从新回到修炼中来,师父不会舍弃你。正法一过,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在师父的关怀下,一年来我全身心投入到证实大法之中,努力做好三件事。大法的神奇也一次一次的在我身上出现:零五年十二月二日六点发正念,听到咯吱咯吱响声,天目有用小刀刮的感觉,接着有象锅底灰一样的东西从天目掉下来,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天目。零七年五日清晨正要起床发正念,一抬头看见(肉眼所见)一个象篮球那么大的法轮在头上旋转,发出嗖嗖的响声,放蓝色光,大约持续一分钟。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买电脑上网,家人嘲笑我,今年52岁,此前只会打字,一分钟五六个,只会开机和关机,不懂电脑和上网技术,但不到一个月时间硬是突破恶党封锁,于零七年一月五日第一次成功上了明慧网。现在天天能上明慧网并会投稿。

回到师父身边真是好幸福好幸福,我再也不会虚度法正人间前的每一时每一刻。现在我的病没了,天目已恢复,功力渐渐增长,本体变化很大。总是不自觉流泪,我知道这是对师父感激。师父为我做的一切,我已无法能用语言表达出来。感谢恩师的不舍不弃,感谢恩师的洪恩浩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