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监狱对周孜加重迫害的真相(图) 【明慧网】

北京女子监狱对周孜加重迫害的真相(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北京大法弟子周孜,女,1977年7月22日出生,未婚,家住北京市房山区,原北京仪器仪表技校英语教师。2003年3月因坚持修炼,讲法轮功真相,被海淀区邪党法院非法判刑7年6个月,同年7月被劫持至北京女子监狱。在北京女子监狱,周孜一直因坚定信仰遭受非人虐待,2007年2月又遭受非法集训的进一步迫害,周孜从2月份开始绝食抗议。因为周孜的绝食触动了北京女监的黑幕,女监严密封锁消息,目前其生命安危情况不明。

周孜照片

一、“集训”就是加重迫害

在北京女子监狱,所谓“集训”是以权压人的迫害手段和借口,对抗议女监干警恶行的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已成为更加严酷的打压坚定的大法弟子的惯例了。2004年,袁林被女监迫害的耳朵致残,多次求告无门,在大会上公开揭露干警恶行。女监不仅不调查惩治恶警及相关当事人,反而以袁林在大会上“破坏会场秩序”为借口将其“集训”迫害。而2007年1月底,周孜因不配合不接受邪恶的“转化”,坚决不戴狱牌,十分监区长郑玉梅就叫嚣:“豁出去不穿这身警服!”亲自上阵,踢、踩周孜,事后反而颠倒黑白,捏造说周孜骂监区长,将周孜关进集训队。

周孜拒戴胸牌,是因为她认为自己没有罪,修炼法轮功“真、善、忍”对社会和国家百利而无一害,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合理合法,只有邪恶之徒才会迫害善良人。而中共监狱中对法轮功学员申诉权的剥夺又进一步践踏了宪法和国际人权法。监狱的职责是羁押、管理被监管人员,即使真正的罪犯不戴胸牌、不认罪,狱警也不可以象郑玉梅这样粗暴野蛮的强制。连女监头目在干警内部都埋怨郑玉梅“工作急躁,方法粗暴,把一件小事搞大”。正是由于周孜抵制恶警的非法强制,才造成恶警郑玉梅对周孜集训,而女监狱政、教育科、监察科在监狱头目李瑞华、周英的指使下,不仅不调查实情,反而协同恶警郑玉梅对周孜非法打压,进一步迫害。

北京女监对周孜的所谓“集训”是恶上加恶,非法中的非法!

二、残酷的迫害才造成周孜绝食

周孜为什么绝食?女监狱政科唐某对外称:“周孜绝食是自发行为,出了生命危险与别人无关”。周孜在监狱怎么会想起绝食?果然是自发行为吗?果然与监狱无关吗?周孜于2007年2月底开始绝食,至今早已超过了正常人所能承受的生命极限,一个拥有正常生活权利和处境的人会“自发的绝食”吗?

据内部人士透露,周孜绝食是因为抗议恶警郑玉梅的恶行,抗议女监对恶警的包庇,正因为女监不但不惩办恶警郑玉梅,反而黑白颠倒违法集训周孜,才造成周孜的绝食抗议。在黑暗的北京女子监狱,绝食是大法弟子在生命安危受到巨大威胁而又无处申诉、讲理的邪恶环境下才迫不得已采取的一种方式,以生命为代价争取人间正义,维护基本人权与尊严。按照国际人权法相关规定,如果人以生命为代价寻求事件的公正解决,相关组织必须进行严肃调查处理。然而北京女子监狱却欺骗国际社会,包庇掩盖恶警的违法行为,利用包夹做伪证,为违法干警推脱责任,把周孜的绝食归为她的自发行为。如果周孜绝食真的与监狱无关,为什么女监对外界和周孜的家属封锁消息?正是女监对周孜加重迫害才造成周孜的绝食!如果女监不依法解决,周孜绝食所造成的一切后果必须由女监负责。

三、不允许接见是害怕迫害真相外传

2007年3月上旬,周孜的家属多次给十分监区打电话了解情况,恶警郑玉梅都要求接电话的警察不许透露任何关于周孜早已被关进集训队的消息,一直对家属撒谎和隐瞒。从3月份至今,周孜的家属在每个月的接见日都要乘长途汽车到女子监狱,已经十几次要求接见,却遭到北京女子监狱以各种理由进行推诿,相关责任人回避不见。

北京女子监狱为什么不允许周孜家属接见?为什么反复追问其家属消息的来源?为什么对家属的合理质疑不做正面回答?狱政科邢红军搬出法规,说“集训期间有规定不能接见,不能破例”。且不谈对大法弟子的所谓“集训”就是加重迫害,此说法纯粹是个借口。大法弟子李桂平同时被非法集训,监狱允许家人见其一面,其目的也是为了强制洗脑、精神折磨,不过是想利用不明真相的家属来折磨煎熬李桂平,逼迫她屈服。而对周孜,女监怕她对外讲出女监及其恶警的违法犯罪事实,害怕其执法犯法的丑恶犯罪行为会在全世界面前被彻底戳穿,所以自然不许家属接见。2005年11月,周孜就曾因为在电话接见中向家属诉说了女监对她的邪恶迫害,被恶警录了音,事后作为“证据”停止周孜家人接见一年。这就是为什么中共的监狱、劳教所一贯以停止接见的方式惩罚大法弟子的真实原因。

四、从上到下系统犯罪的又一例证

中共监狱从迫害法轮功开始,就逐步成为了颠倒黑白、掩盖恶行、镇压正义无辜的邪恶机制。北京女子监狱对周孜的虐待、集训、停止接见及舆论造势并不是个案,暴露出女监每个环节的违法犯罪,暴露出女监是一个真正的黑社会,也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及其他民众从上到下系统犯罪的又一例证。

从北京女子监狱监狱长李瑞华、周英开始,按照恶党上级旨意向干警施压强制法轮功学员“转化”,对外公开庇护恶警的非法行为,对内则以撤职、脱警服恐吓干警参与迫害,并严防女监集体犯罪的消息泄漏。一些狱警在其利诱和威逼之下越来越丧失人性,为在迫害法轮功运动中捞到个人升官发财的好处,不惜利用包夹制度肆意虐待摧残周孜等坚定的大法弟子,并教唆包夹为掩盖自己的犯罪行为做伪证;女监的各个职能部门也沆瀣一气,违反基本的职业道德规范,早已沦为监狱长和各级恶警实施反人权酷刑的保护伞和帮凶。

监察科形同虚设,不但不监督检察违法干警,反而利用伪证为违法干警开脱;狱政科、教育科不能公平公正,反而暗箱操作,打压依法维权的大法弟子,将其送去“集训”迫害;教育科收集下载《明慧网》关于女监的真相文章,分析真相泄漏的原因,调整监狱内的人员配备,充当了卑鄙的调停“特务”的角色。纳税人的钱养活了这些所谓的“人民警察”,他们却为了中共恶党一党之私和个人的私利,运用整个国家机器执法犯法,侵害着人民的生命安全。

周孜自2007年2月绝食,已经有一百多天了,至今情况不明。这期间周孜的家属到北京女监十多次,为求见女儿,其年迈的父母每次都要往返颠簸数百公里,冒着酷暑或严寒,花费8个小时的时间,可是却得不到女儿的任何消息。女监不仅迫害周孜,还迫害了周孜的一家,让其家属在痛苦的煎熬中度日。

五、主要责任人情况简介

北京女子监狱监狱长李瑞华,2004同副监狱长周英向干警施压要求“转化”周孜等法轮功学员,造成干警郑玉梅、肖蕊等人对周孜不择手段地折磨,并且包庇恶警郑玉梅,对周孜的被迫害负有领导责任。李瑞华一边指挥女监迫害法轮功学员,一边四处接受采访、授奖,大肆宣扬女监的“人文化管理”,以障眼法掩盖北京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非人迫害。李瑞华还搞所谓橱窗式“监狱长接待日”,然而面对周孜父母的百般求见,她在接见日从不露面,心虚地回避。

副监狱长周英,从2000年开始至今,负责北京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工作,一直纵容干警田凤清、郑玉梅等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多次包庇违法干警掩盖真相。默许怂恿对周孜抗议事件的虚假调查,并且要求女监干警保守所谓“监管机密”,严防迫害真相外传。周英对女监所有迫害法轮功事实负主要领导责任。

原十分监区长郑玉梅,从2004年7月-2007年,指挥干警肖蕊等人利用包夹对周孜施以车轮战围攻、剥夺睡眠、侮辱谩骂、苦肉计、株连等肉体摧残、精神高压。2007年1月,因周孜不配合邪恶“转化”,坚决不戴狱牌,郑叫嚣:“豁出去不穿这身警服”,并亲自上阵,踢、踩周孜。事后反而颠倒黑白,说周孜骂监区长,将周孜关进集训队进行迫害。郑玉梅现已调离原监区,任十三分监区长。她曾残酷折磨过大法弟子李丽、岳昌智等人,也曾亲自动手踩踏侮辱李丽。因迫害周孜等法轮功学员多次立功受奖。

十分监区长肖蕊,2004年以来,在监区长郑玉梅指挥下,直接负责对周孜的迫害,以“苦肉计”胁迫周孜。因迫害周孜等法轮功学员立功并由狱侦晋升为副监区长。肖蕊曾是老女监三区干警,多次迫害法轮功学员,她都在现场参与。

原女监二分监区区长郭兰香,2003年7月~2004年5月,以剥夺睡眠、各种体罚虐待、车轮战、集体围攻及蒙骗、恐吓等精神高压虐待折磨周孜。

监察科科长唐某,2007年以来,在监狱长指挥下,违反监察规则,利用包夹做伪证,掩盖女监恶警对周孜的迫害。宣称什么“女监干警规范执法,没有违法违纪现象”。

狱政科科长高云起,2007年以来,协同女监非法打压周孜,掩盖迫害周孜的真相。高云起任监区长时,也曾残酷折磨过很多大法弟子。负责董翠芳被虐致死的家属调解及掩盖工作。

集训队队长杨晓东,目前负责在集训队管理、“转化”周孜。此人有手腕,曾多次打压女监的依法维权犯人,曾以伪善手段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对女监的控告。

参与迫害周孜的包夹及帮教:李小兵、李小妹、朱宝莲、吴月平、黄孝红、靳红卫、胡燕子、刘秀芹、李翠文、莲九菊等。

正告北京女子监狱所有参与迫害周孜的干警:立即停止迫害,弥补罪业,不要再罪上加罪。在中共行将灭亡,全世界退党大潮势不可挡的今天,为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不要再助纣为虐,成为中共的陪葬。海内外大法弟子将持续关注北京女子监狱对周孜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