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著,平衡好家庭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在这七年多的时间里,每位同修都有一段坎坷不平的经历。现在正法已经到了最后阶段,作为大法弟子来讲,都知道越最后越精進。在此,我想和同修交流一下,现阶段我们应该如何更好的圆容好法,平衡好家庭。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邪党株连九族式的迫害,因我炼功缘故,丈夫被学校停了工作,邪恶之徒让他在家看着我。面对社会和家庭的压力,我再一次踏上了進京的列车,之后在北京西客站被邪党不法人员抓送回当地拘留所。后来丈夫托关系把我从拘留所接出来。回家以后丈夫不允许我学法炼功,不允许我和同修往来。从九九年到零四年这期间,家里什么活他都不帮我干。这期间我跟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不让我开口,再加上他父母的反对,我更是度日如年。我不放弃修炼,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由于丈夫对邪党的恐惧,所以他打骂我是常有的事,有时他还说一些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每当这时,我就对着失去理智、可怜又可悲的丈夫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另外空间操控他的所有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同时在他上班时,我加强学法炼功,希望他本性的一面能早日清醒。

在零一年的夏天,我铲完地回家,正赶上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时间,我马上坐下来发正念,他就开始骂我,让我把腿拿下来,看我没理他,就过来打我,女儿在一旁哭了,我却平静的说:“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呢”(《精進要旨》〈大曝光〉),他嘴嘟囔着出去了。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干扰我发正念。

师父告诉过我们:“一个修炼的人所经历的考验是常人无法承受的,所以在历史上能修成圆满的才寥寥无几。人就是人,关键时刻是很难放下人的观念的,但却总要找一些借口来说服自己,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当年师父的这篇《位置》经文,鼓励着我走过了一关又一关,度过了一难又一难,但来自家庭的矛盾我还是做的时好时坏,让师父为我操了不少心 。

去年,我丈夫突然要把摩托车卖掉,再买辆新的,我反对,他也没买成。那段时间他时常喝得醉醺醺的回来,无故摔东西骂人,我知道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发生,这是冲我的利益之心来的,但是还是舍不得拿出钱来。导火线终于爆发了,有一天早晨他对我说:以后我在家不允许你看书,炼功你把大法的东西收拾起来,否则让我看见都给你烧了。我一听就急了,怎么又管起我修炼来了,就说:真相没少给你讲,还要破坏大法,真是不可救要了,别的事可以迁就你,不让我炼功可不行,那就离婚吧!然后他就上班去了。他走以后,我给师父的法像上了香,跟师父说:他这种人反复无常,不可救要了,我该怎么做?慈悲伟大的师父及时点醒了我,在我的眼前出现了“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和“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我当时眼泪夺眶而出,头脑也清醒了,坐下来,向内找,表面上卖车一事,是我的利益心不放,实质上是被情困扰着,对待家人没有慈悲,没有善念,让邪恶钻了空子,直接对我正法修炼和救度众生造成干扰,同时把我隐藏很深的争斗心,私心也挖出来了,心理一直嫉恨丈夫在“七·二零”时对我的几次打骂,所以在家里什么事我都要说了算,以我为中心,甚至他的言谈举止我都要干预。我问自己,是我在修炼还是他在修炼,为什么总要求别人如何如何做,自己却不从本质上改变呢?这不是旧宇宙的理吗?这不是为私的吗?邪党的因素还存在我的思想深处。

我找到了很多的不足,然后从法上悟,归正自己,去掉执著。晚上丈夫回家笑了,再也没提买车的事,酒后也不再摔东西,骂人了,事后我主动给他换了一辆新车,我知道是师父利用这件事,让我尽快达到新宇宙无私,无我的标准。

还有一件事,我认为是去我的夫妻之情。有一天晚上,丈夫的手机响了,他看一眼对我说:“你的电话”,我接过一看,号码并不熟悉,就没接。过了一会儿,又发来一条短信,我一看还是刚才的电话号码,就问丈夫是怎么回事?丈夫说是以前的一个同事,现已经不在本地了,正常的同事往来。其实我也认识这个女人,以前我也发现过这个女人打来的几次电话,虽然心理有点放不下,但表面还是忍住了。这一次大脑就象失控了一样,明知是考验,却无法控制自己,我的心被带动了,无论他怎样解释,就是不相信,一直闹到半夜,双方的语言越来越刻薄,最后准备以离婚而告终,我们把孩子的抚养问题,家庭财产都协商好了,准备第二天到法庭离婚,然后丈夫休息了。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都做了什么,自己还是一个大法弟子吗?魔难来了,没有守住心性,那么在这件事上的表现不就是一个常人吗?同时把我对丈夫的情和自己的疑心也暴露出来了,应该把它修下去啊。

我想起了师父在《亚特兰大上的讲法》中说:“你走好正法的这条路,修炼中你能够闯过你自己的束缚,能够放下你的执著,能够在正念中救度众生,你能够正念对待你所面临的一切,这就是威德。”我知道今天大法弟子所走的路,那是留给未来人的参照,我不能把一个妻离子散的家庭留给未来的人类。于是我开始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所有干扰我家庭环境的黑手、烂鬼。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邪恶是无孔不入的,你们一念一行邪恶都在虎视眈眈。你们执著什么邪恶就加强什么,你们思想不正它们就会叫你不理智。”我明白了是我的心促成的这件事,是我抱着人情不放。看到了人类社会一日千里的下滑,担心丈夫随波逐流,怕他在外边有不好的行为,总是想用人的办法管着他,时常偷看他的手机通话往来。是我自己修的有漏,没圆容好大法在常人这一层的体现,让旧势力钻了空子,丈夫也是被利用了,那么他在与我争吵中说的话也就不是他的本意了,一切都是演化的假相,我要全盘否定它。

当我认清这一层法理时身体上好象有一层厚厚的物质瞬间就消失了,我相信师父一定会给弟子安排一个稳定的家庭修炼环境。第二天早晨,当我提起昨晚离婚一事时,丈夫说:“他什么都没说过,只是给我提高心性,还说我竟整没用的,好好修炼得了。”在那一刻,我感到很自责,一夜之间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从那以后,我开始放下亲情,把丈夫当作众生,把家庭当作我修炼的一部份,遇到矛盾找自己,时时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不断提高心性,不能再让黑手、烂鬼利用我没修去的人心干扰我的家庭,干扰我修炼。

现在正法还没有结束,我们都在抓紧做好三件事。那么大法弟子在家里也要“怀大志而拘小节”,外来的关或难,今天的大法弟子一般都能过得去,那么家庭的矛盾是否也应该过得去呢?如果我们都能在大法中修出慈悲、善念和宽容,无论在家人或世人面前都用大法衡量自己,只要我们的心性境界提高了,周围的一切都会随之变化。我的家庭就是一例。现在同修来我家丈夫热情招待,还用真名退了邪党组织,女儿早已在看《转法轮》,他们还帮我做一些大法的事,丈夫越来越理解、支持我学大法。其实我也应该谢谢他,从我修炼的那一天起,他就一直在帮我提高心性。不过他自己也造了不少业,是师父慈悲众生,不记众生之过,让他明白了真相。

平衡好家庭也是我们修炼中要走的路,我认为作为一个修炼人,一切都应该用正念来对待,今天师父把法理给我们讲明了,那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就要作到实修,在常人社会中时刻用大法来指导我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定要把大法的美好留给世人。

我在修炼的这条路上,摔摔打打能够走到今天,能有一个宽松和谐的家庭修炼环境,都是慈悲、伟大的恩师呵护和周密细致的安排,都是大法的威力和指引。我知道自己跟那些做的好的同修比,自己还差的很远。同修啊!让我们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共同精進,救度一切有缘人,包括我们的亲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