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师父要救度的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七日】我和丈夫结婚七年了,可自从他放弃修炼后,我们闹了很多矛盾,家里有时冰冷得让人窒息。最后一次吵架时,我听到一向少言寡语的丈夫说了一番话:“你总有理,反正我也说不过你。我只希望你温柔点,但你总说不得。”

望着丈夫的脸,我的心触动了。师父的话很快在我耳边回响:“但是养成的习惯你们得改,必须改。千万要注意了啊,从现在开始,谁再不让人说,谁就是不精進;谁再不让人家说,谁就表现的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最起码在这一点上。谁在这一关上要再过不去,我告诉大家,那可就太危险了!”(《洛杉矶市讲法》)

这是丈夫第三次说我不温柔了。这一次我没有象以往那样反唇相讥,咄咄逼人,而是静下心来找自己的原因。反思我的这段婚姻,挖一挖我不温柔的“根”,发现一向争强好胜的我,其实是没有把自己修好,有很多心没去:

一:情很重。我和丈夫是在邪恶迫害大法开始时谈的恋爱。那时我刚刚得法两个月,认识当时修炼的他以后,我觉的我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不仅得到了大法,还找到了如意郎君。可是有一次他却告诉我,不要把情看得太重,他并不大喜欢我这种性格的女孩,是为了修炼才和我走在一起的。这句话如晴天一个霹雳,打破了我对爱情的所有幻想,让我痛彻心肺。许多年以后,我都耿耿于怀,每次争吵我都要提起,尽管丈夫一再表白既然和我结了婚,就是打算和我好好过日子的,可我还是觉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感情上受到了伤害,总在要求他象言情小说中的男主人公一样,关心我、体贴我,一旦得不到,便觉的委屈、落寞。

二:财心重。嫁给丈夫时,他一贫如洗,家里负担很重,可我从他身上看到了修大法后的美好,如不打牌、不抽烟、不喝酒等。我敬重他的人品,不顾亲人意见,执意嫁给他,可没想到他后来放弃了修炼,种种恶习全回到了他身上。在这种不平衡的心理下,自恃有一份高薪工作的我,开始怨恨丈夫的贫穷,把攒钱看得很重,对他花钱大方表现得很心疼很小气,并自以为是节约,常常数落他。

三:依赖心重。丈夫曾经是个大法修炼者,可自从進京上访后便被当作重点迫害,关入看守所、洗脑班,罚款几千元,下岗达半年之久,在被迫害中一向健康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最后抵挡不住進了医院,从此丈夫脱离大法,沉迷电脑游戏,在常人中越滑越远。因为我一直依赖着他,看着他,他学我就学,他坚定我就坚定,他不学了,主意识不强的我,就象失去了方向一样,常常怀念跟随他一起学法洪法的幸福时光,到最后我甚至言语相激,对他充满气恨。可越是这样他越是不学,因为我的基点是为私的,总想从他身上得到帮助和提高。

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大家不都是在维护法、证实法吗?这就是你们的责任。所以在修炼过程中啊,不只是象自己想象的那样,除了修炼这是主要的,也不能认为其它什么事情都不重要,如家庭不重要,社会不重要,什么都不重要。平衡好那些关系,这就是你走的这条路了。”(《2006年加拿大讲法》)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可这么多年,我却一直生活在对婚姻的不满和对丈夫的抱怨中。找出自己没有修好的这些东西,我看到自己是多么的自私自利,什么性格不合,感情不和,什么孤独、痛苦,一瞬间化为乌有,有的只是我那颗对丈夫愧疚的心。

当我扭转思想,用“真、善、忍”的法理从新去审视自己的婚姻时,我发现丈夫的缺点变得很小很小。我想起了丈夫修大法时的诚实善良,想起了邪党对他的迫害,心中升起了一股对他的无限慈悲——其实丈夫迟迟没有回到大法中来,与我没有做好也有很大关系呀。认识到这些以后,我对公婆多了一份微笑与尊重,对丈夫多了一份关怀与理解,把家里收拾得也更整洁了。

放弃才能得到。我的心一变,周围的一切马上变化,日子照样过,可丈夫对我的态度越来越好了,再也不象以前那样对我冷若冰霜了,可能他从我身上找到了一点温柔的感觉吧。今年“情人节”那天,一向不善言辞的丈夫突然从外面给我买回一束玫瑰,这是我连想都没有敢想到的。感动之余,我的脑海中又想起了师父的话:“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对我的点化和鼓励!我一定放下私情,从慈悲无私的基点,好好珍惜师父要救度的人,珍惜在修炼中救度众生的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