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穿莱芜日报的谎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今天看到莱芜日报的一篇文章《咱李书记是个干事的人》,这篇文章提到了莱芜市钢城区辛庄镇徐家庄村党支书李桂兰,和徐家庄炼法轮功的李春波。我不能再看着日报撒谎,有些情况得说道说道。

李春波是已故的李言贞的儿子。李言贞,是莱芜市钢城区徐家庄人,是我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已经过世两年多了。提起他,我心里就发酸。自从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一直到他故去,他家一天也没得到过安宁。现在他60多岁的老伴刘桂芳,一个人靠种地养活自己。儿子媳妇很少进家门,因为儿媳妇受到共产党的欺骗,把被迫害所遭到牵连的怒气全部都发到了她可怜的婆婆身上。原本和睦幸福的家庭现在笼罩着一片阴影。

我是经历过共产党历次运动的老人了。我们这把年纪,共产党是什么东西已经很清楚,只是敢怒不敢言。这次看了莱芜日报这篇文章,良心使我再也忍不住了。

莱芜日报的文章中说:“李桂兰用自己家中仅有的积蓄3万元钱,为村里人架起了一座高架桥。”老百姓的眼睛都是亮的。桥的东西两头护栏上有建桥的日期,是在98年修建好的。而李桂兰是2004年11月当村支书的,瞎话编的也太离谱了吧!还有花生地膜,是97年开始使用,黄烟种植是99年开始的。更令人气愤的是,文章中提到村里有个叫李春波的人,“因为迷信邪教,大伙都躲着他,家里的日子过的很清苦。”村里在养殖小区为他盖了三间养鸡棚等等……如果我不把真相说出来,真是对不住咱被蒙蔽的父老乡亲,更对不起我死去的好友李言贞。

前面说李桂兰修桥时,她村是一穷二白,那么给李春波盖房子时花的一万元钱哪儿来的呢?事实上李春波的日子也真是清苦,被迫害这些年东躲西藏,被抓、被罚款,家人也跟着担惊受怕受牵连。原来养鸭棚(并不是养鸡棚),只盖了一间,后来那两间房是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花一万元自己盖的。

就是这张莱芜日报还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在此呢,我写出来让父老乡亲们一睹为快,话说这张报纸被李春波家人也看到了,李春波的媳妇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只是这几年恶人到处抓李春波,加上又罚款、又恐吓,吓的她怒气都撒在了可怜的婆婆身上。当她看到报纸上登载的谎言后,拿着报纸找到李桂兰想问个究竟,李桂兰却矢口否认这些话是她说的。让她出示证据她拒不出证据。李春波见媳妇去找李桂兰,怕她们吵起来,想去说服妻子让她回来,有话慢慢说,谁知李桂兰看到李春波后就朝向李春波走来,妻子眼疾手快,一下子挡住李春波,谁曾想到她伸腿坐在了地上,然后大声喊:“李春波打人了,李春波打人了。”然后躺到地上连哭带骂,最后被她的家人扶回家去。这件事有天地作证、有围观的群众作证。既然话说到这里,我就把李言贞一家人为什么学法轮功,又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说给我的众乡亲。

李春波之母刘桂芳,今年六十二岁,96年年底得了精神病,夜里就向外跑,也不吃饭,曾住过精神病院,虽然有所控制,但是离药还是不行,整天浑身无力。“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不久李春波的父亲,李言贞又得了糖尿病,人瘦的皮包骨头,浑身无力。李春波呢,年纪轻轻的又得了个腰疼,浑身无力干不了重活。因此,就停止了以杀猪为生的这个行业。

98年的春天,他们开始炼法轮功,渐渐的他母亲精神恢复了正常。李言贞的身体也日渐康复,干起活来也有劲了,左邻右舍都夸他象个小青年一样。看到父母的变化,李春波也开始炼法轮功,从此全家人身心得到了健康。好景不长,99年7.20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辛庄派出所侯庆三带领了三四人上李言贞家搜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及资料,并且不让他们炼功,威胁说:如果再炼就罚款、劳教等等。而且三番五次让他们去大队写“三书”,并派人监视、盯梢。经历过中共历次运动的李言贞早被他们吓的不敢炼功了。由于精神高度紧张,整天提心吊胆,心神不定,谁知糖尿病复发,而且越来越严重。

说起李春波呢,这孩子还挺有良心和正义感。古人有句话,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因为修炼法轮功,他们家人的身体变化是有目共睹的。2000年底他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听说济南的警察把他身上仅有的200元钱搜去。后来候庆三和辛庄派出所的所长去北京押回来直接把李春波关进了拘留所。关押15天后,政保科的柳青又下令把李春波关进了看守所。看守所的犯人受恶警怂恿,寒冬腊月,让李春波洗冷水澡,而且家人送的被褥不让用,李春波只能和衣而睡。在看守所关押30天家人东挪西借凑了2000元钱才把李春波赎回来。

即便李春波回家 ,也没得到安宁。经常有人监视他,2001年派出所沈仕超还逼迫他签名,司法部门的田敬东也常带人去骚扰。被逼无奈,李春波被迫外出打工。然而恶警没有就此放过他,侯庆三,田敬东等人,去青岛、上海他亲戚家找李春波。李春波的亲人知道他们来意后,劝了他们几句,因此受到了株连,丢了工作。现在的当权者拿着老百姓的血汗钱不是为老百姓伸张正义,而是贪污腐败、昧着良心做迫害善良的好人的勾当。

李春波后来又在青岛找了份工作。谁知第一天上班就被派出所的沈仕超盯上了,万般无奈,李春波只好从青岛偷着跑回来,在回来的路上受到的苦真是一言难尽。当李春波发现路上有人跟踪,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跳车,摔断了腿。莱芜市开发区两个警察把他抬到车上,送到了医院,把李春波身上所有的钱搜走,扔下他扬长而去。李春波好不容易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回到了家。李春波腿稍有好转,就被田敬东骗到了派出所,沈仕超连推带拉把李春波拖上车,送到了孝义洗脑班。整天被逼着看诬蔑法轮功的谎言录像,强行洗脑。莱芜市610吕其平、张作奎、刘敏等人为了邀功请赏,威逼恐吓说如果在这不转化就送去劳教。辛庄司法所所长的谢有木一直包夹李春波。

李春波外出打工那段日子,在辛庄南面的青龙山上,发现了一具尸体,被恶人造谣说是李春波。这件事四邻八乡传的纷纷扬扬,李言贞夫妻二人精神上的打击很大,李言贞精神完全崩溃,以至于双目失明。然而辛庄派出所并没有就此罢休,经常有人看到侯庆三等人蹲坑。2004年年底的一个晚上,有三四辆摩托车开到徐家庄李言贞家门口推大门,吓的李言贞大便失禁。虽然李言贞双目失明,但是还能帮妻子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可是自从那次骚扰以后,李言贞再也没有下过床,饭也吃不下,几天就去世了。

自从看了《九评共产党》,了解了共产党的整人历史,我才如梦初醒,共产党原来是个西来幽灵,祸乱中华。历次运动残害中华儿女数千万,还不说受惊吓而死,含恨郁闷而终的。经历过历次运动的人都知道共产党的恶毒本性,它善于制造谎言,煽动仇恨,让一部份人斗另一部份人。最终那些被利用的人做了它的替罪羊。文化大革命跟着共产党砸庙整人的哪个有好下场?甚至有人都祸及家人和后代!

通过这几年的迫害,我们老百姓已经了解了法轮功是什么,知道老百姓只是通过炼功,祛病健身,做一个好人,并没有什么政治目的,他们散发真相材料,只是为了让人明白真相,制止迫害。不知这些人是什么想法,还在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天灭中共在即,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

听说莱芜市太阳礼品公司的经理谷体景,在孝义洗脑班辱骂法轮功创始人,侮辱大法学员。没过多久谷体景和沈仕超女儿鬼混时出车祸。同时呢,沈仕超的儿媳妇,孩子还未出世就死在腹中。沈仕超所做的坏事祸及到家人,应了老人说的现世现报。还有辛庄镇司法局的谢有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后,在当年年底内部整顿时喝药自杀。

这些人也都是受共产党的蒙骗,不分善恶,自酿苦果,祸及自己及家人!通过这篇莱芜日报的文章,就能看出共产党一句实话都没有,除了蒙人就是骗人,任何一件它们宣扬的所谓好事,都是往自己脸上贴金。希望父老乡亲,都能明白真相,支持正义,支持善良。坏人没有了逞凶的市场,我们老百姓才能得到安宁,国家才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