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宵风雨不须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代笔同修言:这是我刚认识一年多的家庭,最初我以为这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开朗的女儿,文静的女婿,还有刚来几个月的精干的妈妈。在我的感觉上,他们和我一样,有时还有点不算精進。

当我到他们家里催促几位同修写交流稿时,才得知阿姨不会写字,但能通读《转法轮》。她让我代笔写这篇体会,也第一次提起几年来的风风雨雨,几年来默默证实大法的神迹,在证实法中女儿和同修结成的家庭。

我不只一次的流泪,抛开背井离乡的艰辛、抛开舍尽世间安逸的漂泊,只为同修的纯正和无私,对师对法的坚信。这篇稿件只是其中几个平凡的小故事,实在无法表述同修的修炼历程,他们所做的一切师父看的到,众生看的到。

当然我们都还是修炼人,还有我们要修去的执著,但我真为同修高兴,他们曾那样溶于法中。这也将促進我们走正今后的路。)

一.有缘得法

一九九八年时,我家房子多,又临街,有熟人想租房子。我问用途,他说放录像,是佛家大法,因为我当时信佛教,并稀里糊涂的皈依了,就说不用给钱,随便用。他说:嫂子,你真善良。他给了我大法书和教功带,但当时我并没看。

一九九八年八月的一天,我跟着车去送货,一路上,车坏了三次,可急性子的我还往前赶。天黑后,被过路的熟人用摩托带着回了家。到家后,听说白天县里来人传法轮功了。我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学,就心里求帮我皈依的僧人给我托个梦,结果也没有。我想那就是能炼,我放上炼功带,就跟着学,这一学就放不下了。因自己认识的字少(也不会写字),就让丈夫帮着念《转法轮》,丈夫也因此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同修们就在我家的大院子里炼功。冬天到了,我怕同修们冷,就把自家的大房子腾出来,大家在屋里炼功。平时利用自家的条件和同修们四处去洪法,帮有缘人走入修炼。

二.進京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九月,同修们准备去北京证实法,我为大家准备路费,大家一起進京了。我挣够路费后,自己一个人進京。在火车上,结识了两个外地同修,我们在车上讲真相,结果发现整个车厢都是進京的大法弟子,真是太好了。

到京后,我没有找到先来的同修,就和有的同修搭伴去找她们的同修。有的北京同修在接外地同修时,因无联系方式,就冒着风险在那炼功,只有师父的弟子才能这么无私无我的可敬啊。考虑到北京同修家里放不下这么多人,我们一行人就上山了。在山脚下,又遇到一位同修,他说山上有空房子,上去吧。到那后,见到宽敞的房子,还有现成的灶具。我们五十多位同修一起学法,交流,深感师父的慈悲呵护。

当时没有意识到要主动证实法,在没有证实法的活动情况下,过了十月一日后,我就回家了。

回家后,就发放带回的资料,并开始讲真相救世人。一次坐三轮车,遇到上坡,我赶紧下来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不忍心让你拉。”就给他讲真相,临走还多给了车钱。买衣服时,店主多找我十五元钱,还要找,我把钱还给她,并给她讲真相。亲戚看到旁边有好几个人,一个劲的拉我(意思不让我讲,那时人们还接触不到真相)。一次赶路时,在客车上还没买票,车因故障就转车了。到终点后,人们都走了,我补票,车上的售票员说:你走就走了(意思是没人知道),还补票!?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不能占便宜。然后给她讲真相,她说她姑姑也是炼功的,他们还误解她不好,这回才知道姑姑是好人了。

有一次在北京,同修帮我找了一个保管员的工作,我把库房收拾的干净利落,剩的角料,我用尺量好,标好,充份利用。老板说:十几年了,也没人象你整理的这么有条有理。我向所有的职工包括老板都洪法讲真相。临走,我对老板说:对不起,我是学法轮功的,来这就是想让大家明白真相,不是为挣钱,要挣钱,我家有好几个买卖(生意)哪。我给他留下讲法带。我刚回到家乡,老板的电话就打来了:“你做的太好了,你要来京,我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

三.帮助同修走回大法

听说有一个县城的同修在高压下都不敢修了,我十分着急,就去一亲戚家,给亲戚洪法讲真相,邻居来了,说她小姑子也炼功。通过她小姑子找到了二三十位同修,大家都写了严正声明,从新走回大法中来了。本来要走,可是我突然肚子不舒服,亲戚不让走。这时又来了五、六位同修,也要声明从新修大法。

四.风雨兼程 救度世人

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我和同修(亲人)与另两位南方同修一起建立了流动资料点(后来走了一位南方同修)。我们背着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刻录机,从北京出来,到一个地方就租一个季度的房子,然后他们做,我去发。就这样北从黑龙江的大庆南到湖南,一路上留下我们证实法救众生的足迹。

有一回,在北京租房子。那时北京的邪恶规定,把房租给法轮功学员要罚款5000元。那个大院住着十几家人,我去后,每天晚上都把卫生间收拾的干干净净,以前都是房东收拾。一次我热情的请住着不便的邻居家的孩子到我家住,我给孩子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后来孩子跟院里做裁缝的人说了,裁缝在院里故意和房东大声说罚款之类的话。我出去和房东说:“大娘,我就是学法轮功的,真那样,我就不住了,别连累你。”大娘说:“要都象学法轮功的,就都变好了。警察要找,我就说警察还学呢。”为了为房东着想,过几天我们还是搬走了。

二零零四年,因在途中讲真相被举报,被迫害两年之久。迫害给自己的修炼也带来了影响,以前见到陌生人在前面走,紧走几步,也得给他讲真相,现在救人的心不那么迫切。

通过学法,看九评,明白了劝世人三退就是在救人,因此在各种环境中劝三退。到曾迫害过我的司法机关、派出所讲真相劝退。在电梯里遇到的有缘人也劝退出了邪党的组织。打工的同事也有退的,还需要继续做。

搬家后,见到一位从未说过话的邻居主动和我说话,我赶快给她讲真相劝退了。很多有缘人在等着我们哪。我一定要多学法,做好三件事。在发正念前,我想我是正法神,一切因素都不能干扰。这样往那一坐就能静下来,会感觉到功往上冲。

作为师父的弟子,被神看护的人,连宵风雨算的了什么呢,同修们,让我们珍惜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生命每一件事,走正证实法救度众生的神路,带着众生跟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回家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