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学生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打从记事起我就在寻找一种能使人超脱死亡的方式,我常想:这一世如能遇到神佛下世度人,无论吃多大的苦我也要一修到底。但由于我是出生在一个从小就受共产邪党无神论灌输多年的知识份子家庭,如果家长不修炼是不会同意让我修炼的,所以我只能把对修炼、长生的向往埋藏在心底,后来在一年的中国新年,家人去给别人拜年时请回了一本《转法轮》,但由于种种原因,家人都没走入修炼中来,我也未能得法,直到一九九九年母亲走入了修炼之中,从而使我也走上了修炼之路。

刚得法时,由于上学作业较多,我没怎么看书,只是每天听母亲念《转法轮》,但由于得法恨晚,我那时比较精進,平时每天早上五:三十就去集体炼功点炼静功,晚上再去炼动功。几乎不看电视,而且每次打坐都坚持一小时,只多不少。平时遇事也能想起用法来要求自己,向内找,把心放平。但不长时间邪恶的镇压就铺天盖地的来了。

记的七二零当天,我手捧师父的照片向师父说:“我不相信电视上报道的一切,我只相信师父。”就这一念一直伴我走到今天。

由于集体修炼环境被破坏,再加上功课紧,我的炼功次数也就少了下来,但一般每次打坐我都要坚持至少一个半小时,为了多消业,小双盘不疼我就打大盘。平时保持不被一切攻击大法的言论与压力所带动。但在讲真相方面我一直没有走出来,除了给我身边最要好的几个同学讲了真相外,没有向其他的同学讲真相,也没做其他正法的事,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师父的《走向圆满》发表。

我马上在学校公开了自己的修炼人身份,并开始向同学们讲述大法的真相。那段时间,我和母亲每天都在思考怎样才能救度更多的世人,由于有了这颗急于救人的心,在暑假,我们听说有弟子去找一些复印门市复印一些真相资料出来散发、张贴,我们也找人给印了一些真相资料,自己打好了浆糊,晚上去了一些家属院的大门口和马路边张贴,后来找复印店印的资料多了一些,我们又开始去每一个楼栋的楼梯口张贴,后来又去一些家属区住户门上和一些学校的宿舍楼发放。有时一次发放一、二百份。也许是因为我年龄小,怕心、观念相对少,每次外出张贴、发放真相资料我都没什么障碍,做的很自如。就这样我们一直做到了二零零零年秋,去進京上访。

我与母亲早就有進京上访的想法,但是因为放不下的东西太多,一直走不出这一步来。后来看了明慧编辑部的一些文章,又与本地的一些同修進行了一些切磋,坚定了我们進京上访的信心,终于踏出了这一步。由于我法学的少,也不懂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错误的认为只要去天安门请愿就意味着被抓,只有被抓才能证实自己放下了一切走了出来,所以去之前就做好了被抓的准备,最后我在天安门广场喊大法好时遭到了便衣恶警的抓捕。由于法理不清,当恶警问我地址,并对我说:“如果不说地址就整你时”我把地址说了出来,最后被当地接走。母亲被抓后被判了一年劳教送走,我因不够岁数被一直关在看守所九个半月多时间。

这九个多月的监禁生活中有许多经历是一言难尽的,以前我的家庭生活条件各方面都很好,我也从未离开过父母,但这次一進看守所,看到周围没有一个认识的人,看到晚饭时每人只发的一小块萝卜咸菜,一个馒头和少半碗粗棒子面粥,想到未来生活的渺茫,我强忍着眼中的泪水不让别人看到。既来之则安之,当晚我的心就平静了下来。从那以后,尽管有时吃不饱,有时馒头不熟,粥发霉,人多的没地方睡,有时睡在又湿又臭的厕所边,我没再动过一下心。九个多月的时间我从未向家人要过一分钱,每天只是不停的学、背从外面传進来的师父的讲法、经文。到出来时我背会了师父的一百多篇文章,还把师父的著作《导航》的前两个地区的讲法背了下来。不停的学法、背法对于我在这九个多月的时间时刻保持较强的正念,坚定大法、不为亲情所动、抗议迫害、积极给警察、被关押常人讲真相起到了很重要的指导作用。有些警察明白了真相,也有一些被关押人员得了法,改变了人生道路,但我因带头炼功、绝食抗议迫害、在不允许为大法说话的时候坚持说真话,并呼吁停止迫害无罪释放所有被关弟子而遭受了很大的迫害,曾多次被拉出去用电棍电,灌食、被以各种方式多次戴中型脚镣、手铐、关小号等等。但我对大法正信从未因此而受到任何的动摇。最后家人花了三千多元钱把我保了出来。

回想这次经历,我虽然守住了自己的正信,但我一直都是在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之中修的,没有彻底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从中跳出来,被迫害中表现的比较消沉、被动。讲真相时也不够冷静、智慧,长期的被关使我失去了好多救人的宝贵时间。

出来后,家人告诉我,由于我進京上访,再加上有同学汇报我宣传法轮功,我被学校开除了学籍。家人只得给我找了另一所学校上学。吸取上一次的教训,这次我开始没有向班里同学公开自己的修炼人身份,也没有急于向同学们讲述大法的真相,而是把救度的重点放在了学校外边的世人上。那时外面的大法弟子已经相对成熟了一些,不再象刚开始一样冒着较大的风险去外面复印门市高价印一些资料来发放,而是成立了一些大型资料点,所以在资料的内容与供给数量上有了很大的改善。有一段时间邪党迫害的很厉害,一次性破坏了我们当地好几个资料点,抓了不少同修,使我们一时失去了资料的来源。为了救度世人,我利用大法给我开启的智慧,一次成功的刻了一个“还法轮大法清白”的印章,这样我就可以带着印台在每天下学的路上去家属楼盖章。直到后来资料又有了来源。那时是别的同修给我们什么我们做什么,能给我们多少我们就能做多少。贴传单、贴标语、发资料、发光盘、挂条幅、邮信件等等,不拘形式。有时我和母亲晚饭后沿马路边张贴真相标语,一小时能贴一百来张。有时我们去附近家属区发放真相资料,一次性发几百份。我还经常在上学前装好几个楼栋的资料在放学回家路上发放。有时我们还带一些真相光盘送给一些十岁以下的小朋友,让他们拿回去给家长看。总之,我们一直不间断的做着真相。

看到有弟子说面对面讲真相、递资料效果很好,我就一直也想走出这一步来,但由于我从小就比较内向,不善与人交流,见陌生人不敢搭话,上课都不敢举手发言,所以要想走出这一步对我来说真是:“恒心举足万斤腿”(《洪吟》〈登泰山〉)但由于我有一颗要迈出这一步的决心,师父就为我安排好了以后的路。记的第一次面对面递真相资料时,我握着一份资料骑自行车跟着一个人走到十字路口,直到第二个十字路口那人要拐弯时,我才战胜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叫住了她,说了一句:“阿姨,送给你一份真相资料看看吧,这是大法弟子们用鲜血与生命换来的,”说完,递给她资料后飞速骑回了家。第一次面对面开口讲真相是这样一个过程:一天我去批发市场,在半路上自行车的飞轮突然滑丝,骑不了了,我不得不就近找了一个修车摊来修车。他卸掉链盒,给我敲好了飞轮又装上链盒,我问他多少钱,他竟然说不要钱,我想:这么好的人,帮了我的大忙还不要钱,我现在不救他什么时候救他,我就说修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应该时时为他人着想,不能让别人白劳动,给他留下了几角钱,就开始给他与他旁边的一个人详细的讲开了大法的真相。没想到他旁边的那个人竟然向我索要大法书籍看,我抽空又去给那个人送了一本《转法轮》和一些真相资料、一张光盘,他愉快的接下来了。想到如果我不主动去面对面讲真相,可能就会使许多可救度的有缘人失去得救的机会,我就决定要抓住机会尽量面对面多讲。

二零零二年初,母亲为躲避恶人抓捕,被困在家很长时间,在这段时间出门买菜的任务就落在了我身上,由于有了以前的经历,我再面对面讲真相、递资料就不觉的有多困难了。我尽量不错过每一个有缘人,时间短的就只递传单,时间长的就开门见山的给他们详细讲。不管一个人在场还是两个人、三个人在场我都敢去向他们讲真相。越讲越熟练、自如。在我讲真相的过程中有支持的,有麻木的,也有个别反对的。有一次我递给了一个卖豆腐的人一份真相资料,又给那个人讲了几句大法的真相,被旁边的一个不明真相的小伙子看到,他一把就抢过了我给那人的资料扔出去很远,还大声的宣传说我是法轮功等等。我稳步走过去捡起来那份真相资料,又正告了这个小伙子几句,平静的骑车离去。还有人说过我是神经病等等,但我不为这一切所动,依旧积极讲真相。

二零零二年中共十六大召开前,公安局、派出所对本地的大法修炼者進行了一次大抓捕。二十多个警察到我家把门窗撬坏后把母亲和我一起又一次绑架進了看守所。这一次我又一次被关了近两个月的时间,后家人花了近一万元钱把我又一次保了出来。母亲则又被关押了很长时间。回家后我看了师父的《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找到了我这次出事的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觉的自己知道什么是旧势力了,也知道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了,嘴上天天都在说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心里就觉的上了保险了,什么事都没了,不可能再被迫害了。安全上相对也不太注意了。这次的经历使我深深的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许多事情都不是光嘴上说说就管用了的,也不是想当然的。必须从根本上提高上来,一举一念都达到大法的要求才行。

由于这次出事,我又一次被学校开除学籍,家人费了很大的劲才使学校同意让我跟班旁听,所以家人对我的监视比我第一次被保出来后更紧了。家人找人时刻监视我的一举一动,没人时就把我反锁在家,上下学的路上都雇人一直跟踪我,只要看到与大法有关的东西就销毁。但环境的恶劣阻挡不了我证实法的步行。为了给看守所的同修送师父的讲法,我每天晚上趁家人熟睡之时悄悄起来抄写,有时抄到第二天早上五六点钟。后来又智慧的送入了看守所。家人反锁上门,不让我出屋,我就趁家人出去时找根绳子拴住窗户旁边的管子,从恶警撬坏的二米多高的窗户爬出去做真相,再赶家人回来前爬進来。没有资料,我就拿几根彩色粉笔去外面楼栋写真相标语。上下学的路上有人跟踪我,我就利用上学时间巧妙的逃掉一些政治等课程,并利用体育课的自由活动时间去找一些大法弟子拿师父的新经文和真相资料。或出去发放一些真相资料,但从未被老师查出过缺勤。并利用每天的大课间去校外较近的一些家属院发放一两个楼栋资料并沿路散发。没有条件给外人面对面讲真相,我就小面积的给周围的同学讲。通过我讲真相,有的同学明白了真相,还有两名和我关系很好的同学非常的同情我,支持我。其中一名同学帮我誊抄我给当地派出所写的信。另一名同学得了法,也成了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名同学曾陪我一起去公安局要我的母亲,还在大课间陪我一起去校外发放真相资料。由于我家人时不时的要翻我的书包搜查,她就帮我存放一些大法的资料。总之在我那段时间艰难的修炼路上这名同学帮了我很多忙。但由于我们在安全上注意不够,真相也没讲到位,被一个不明真相,好打小报告的同学趁我们不在时偷偷的翻了我们的书包,报告了老师,我们三个要好的同学一起被学校开除。

二零零三年立秋前后,恶警勒索了家人二千元现金后把母亲放回,可不到一个月又把母亲绑架。关押了半年时间才放回。在母亲被关押期间,同修们正在大力度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那时我带着对母亲的情的执著,为了营救母亲,我几乎每天都奔波于找人、通知弟子发正念、写文章曝光邪恶迫害的具体事项中。每天都没时间学法,学法时也不能静心,讲真相、发资料时流于形式,不长时间,我在一次发资料途中遭到绑架。这次我又被关了三个月的时间,家人又被勒索现金上万。这次恶人采用不让我睡觉,几个人一起按住我,弹眼皮、扒眼睛,强制长时间反盘腿等多种恶劣手段折磨我。并以要判我三年劳教或判刑等方式威胁我,逼迫我放弃修炼。当时我在巨大的压力下,和自己的怕心和求安逸心的带动下,违心的说了、写了一些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东西。给修炼之路留下了污点,我对我的所作所为感到万分痛悔。出来后,我静思我一次次出事的原因,其中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在这几年的修炼过程中我产生了一颗强大的自满心、总以为了不起,有意无意的想显示显示自己。就是这颗心让魔钻了我的空子,直到让我摔了一个大跟头才清醒过来。我把我的这段教训写出来,希望大家一定要引以为戒。

为了让我上学,家人又给我联系了一所外地的学校就读,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家人同意了我在校外租房,不住校。这样我有了一个宽松的学法、炼功环境。得法前,我在家都不敢一个人去黑屋拿东西,可现在,我一个小姑娘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竟敢一人租房住,也不感到孤独,我知道这是大法带给我的胆量,与心中有法的充实。为了省钱,我租的房屋比较简陋,一到外地我就联系上了当地的几个功友,这样我的经文、资料也都有了来源。虽然我在外地就读高三,面临高考,作业多,学习任务重,但临考一个月前我几乎从不把学习任务带回我的住所。只要放了学,就是我修炼、做真相时间。由于没有了家庭的束缚,也没有了当地恶警的骚扰,我如鱼得水般的来做三件事。我把弟子给我的资料分成了适合寄信的、病人看的、学生看的、普通民众看的和农民看的。寄走了多封信件,走遍了多所医院的住院处,跑遍了多所学校的宿舍楼,走遍了多所家属区,与附近的一些村庄。发遍了许多公园、广场的座椅、电话亭。资料不够时就用复写纸复写一些真相出来发放,或用记号笔写一些标语出来张贴。不论是踏着厚厚的积雪,还是顶着炙热的骄阳,我都坚持发放真相资料。同时,三退出来后,我尽量抓住一切可利用的方式面对面讲真相,送《九评共产党》、《江泽民其人》,劝三退。我讲真相的方式多种多样,如:去书店时给店老板讲真相、送《九评》;借口问路时给指路人讲真相、送书、劝三退;修车打气时给修车人讲真相、送书、劝三退;每天要自己做饭买菜,就给卖菜的人讲;晚上出去时给外面散步的人搭话来讲,去超市购物时也给购物的人讲。有一段时间,我每天做三件事都要忙到半夜一二点,第二天早上还要自己起来做饭、上学。这次在学校我没急于对任何人讲大法真相,而是在毕业后把一些同学陆陆续续的约到我所租住的家中给她们详细讲真相、看资料、劝三退。虽然救的同学人数有限,但这次我没有再因讲真相造成任何损失。

五一前,我得知一个熟识的弟子因周围资料点被迫害,失去了资料来源,想自己独立起来,已经买好了电脑与打印机,就是不知道安全设置,也不会上网。但又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家上网,所以我就决定利用五一学校放两天假的时间去学技术,再反过来教她。由于这名懂电脑的弟子我不认识,需要别的弟子带我去,路也不近,在下午才到了这名弟子家,可又赶上这名弟子有事,所以只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来教我。我以前虽然很少接触电脑,从未装过软件,但我想:这是正法的需要,我必须学会。晚上去了要学电脑的那个弟子家,在师父的加持下终于把英文ZA防火墙、杀毒、扫间谍、PDF、解压缩、骑马订等必备软件装了上去,扫了一遍电脑,就登录上了动态网,这个小资料点就这样运作开了。

我在班里学习成绩一直比较靠前,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高考时我顺利的考入了离我帮助上网的弟子家很近的一所高校。大学虽然要求必须住校,但我附近的这户大法弟子家庭环境好,房子也宽敞,我可在每周末去她家学法、炼功、发正念。还可以随时去她家上网、下载、打资料。这种方便的环境与相对轻松很多的大学生活,为我做真相提供了更加便利的条件。我一般是每周末一次打好五百份左右真相资料,折好后带回学校宿舍锁好,每天出去发放六七十份。一年来把真相差不多撒遍了上万户。可能是由于我有一颗要让所有的有缘人都看到真相资料的愿望,师父就总是引导我找到一些相对不容易找到的家属小区,同时这一年中附近又盖了许多家属院,最近已完工,开始投入使用。为我发放真相资料又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在这些年的修炼中我养成了一些好的习惯,对我做真相起到了许多帮助。如:平时无论何时何处,或正在干什么,特别是在出去做真相的路上,只要没事,我自觉或不自觉的都会小声或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已经形成了自然。所以我在進出一些有门岗看门的小区时每次都很顺,做真相也很顺。因为一些小区家属楼安装电子门一定程度的影响了资料的发放与世人的得救,所以我每看到一处盖新楼,我就发正念捣毁让其安装电子门的一切因素发现也很见效。自从出现了使用真相字钱的提议后,我就把所有的纸钱都打上或写上退党标语才花。经我手花出去的纸钱,得有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写了退党标语的。但至今没有遇到一人拒收。当然,注意安全是必须的,我每次花字钱时都会带好几张没字的钱备用。在日常生活方面,虽然家人给我的生活费用很多,但我向来都习惯于省吃俭用,每月一切生活费用加在一起超不过二百元,两年来我为做资料已省下来五六千块钱都用给了大法。

在技术方面,我看到了网上有打印机改连供的教程,虽然我从没接触过这一方面,但我想: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有师在,我无所不能,决不会改坏。结果我废物利用,只花了几块钱买胶就顺利改好了连供。

有一次,电脑出了问题,为了少麻烦同修,我花了几块钱买了张系统安装盘,摸索着自己安装,没想到一次就安装成功了。我又按明慧技术文章《从零开始建资料点》中写的,把安全设置了一下,装上了必备软件,电脑又可以正常工作了。我还在接触电脑不到一年中就学会了刻录,备份、恢复系统,安装虚拟机、加密盘,较熟练的排版,安装、使用各种打印机、传导一系列电子产品等组建资料点所需要的多方面技能,并帮一些弟子成立了家庭资料点。而这些技能都是我在不知不觉中轻松学会的,有些还是自己摸索出来的。我知道,这是因为我有一颗要为大法弟子做事之心师父加持了我,赋予了我这些能力。我将要用师父所赋予我的一切来帮助更多的弟子走出来,成立家庭资料点,使资料点遍地开花。

在近一年来,无论是我上学所在地还是家乡的我所认识的弟子几乎都组建起了家庭资料点,而且可以独立运作。许多弟子家中一些曾经反对的家人也都有了正念,一些坏事干绝,无可救要的恶警、恶人很多已经遭报,有的已经死去。我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除了一个一直反对的亲戚突然死去,其他所有亲人都明白了真相,并退出了恶党一切组织。由于环境的宽松我们家也成立了家庭资料点,至今平稳、独立的运转。这一切是师父正法洪势推進到了这一步、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少之又少,发挥不了大作用了的因素,也有大法弟子在大法中锤炼的越来越成熟了的因素。但我们不会因此而产生任何心,要更理智、稳健的走好以后的正法路,直到法正人间。

在大法的修炼中,我还有许多做的不足的地方:如学法、背《转法轮》一直進度很慢,炼功少,有时发正念错过时间,有时懒惰、求安逸等,但我决心一定要勇猛精進,尽快突破这些不足。

自打我提笔要写这篇文章后,干扰就不断,前几天胃疼,这几天又出现重感冒症状,其它琐事也不断,但我还是坚持把我的修炼历程写了出来,旨在查找不足,進一步归正自己,圆容法会,促進整体提高。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最后用我前几天即兴发挥写的两首小诗作为文章结尾:

修炼路

悠悠万世过眼烟,万古因缘一线牵。
今朝有缘得大法,路不停歇志愈坚。

证实法

独来独往走万户,四季风雨不停步。
福音送遍千万家,所到之处恶尽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