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遭关押女失常

迫害中金明花一家的惨剧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吉林省延吉市法轮功学员金明花近期被其女儿打掉了一颗牙,脸也被打青了,脖子被女儿用手抓的伤痕累累,家里房间的门大都被女儿砸碎无法使用,房间里更是一片混乱。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一个十多岁的女孩这样大打出手呢?这背后隐藏着怎样令人心酸的故事?

金明花年轻守寡,领着幼小的女儿艰难度日,相依为命。由于生活的艰辛,她身患多种疾病,家庭的重担、疾病的折磨使她感到生活无望。就在这时她幸运的遇到了法轮大法,经过修炼,各种疾病不治而愈,阴郁的心情一扫而散,从此她变成了一个快乐的人。

可是好景不长,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出于小人妒嫉之心,不顾其他人劝阻、一意孤行的迫害法轮功,并开始长达八年的血腥镇压、迫害。金明花在这多年的迫害中,也遭受了许多次非人的酷刑折磨。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所有法轮功学员就失去了公开炼功的环境。一天她听说有几个同修为了让世人明白法轮大法是正法,揭露迫害真相,又去公园炼功了的消息后,金明花也想去看看。可刚走到公园门口,便被等在那里的国保大队恶警肖彬等人截扣,并被绑架到国保大队。

那天金明花早上出门时,天还没亮,女儿还在睡觉,她只好将门反锁上。被绑架到国保大队的金明花突然想起女儿早上还没吃饭、还要去上学、门又被反锁着。她就要求回家给女儿开门、上学。可是恶人们连这最起码的要求都不同意,并认为金明花是负责人,将她关进拘留所,两个月后又直接将她送长春劳动教养一年。

直到送走前,金明花都没见到女儿,每一位父母、及有良知的人们想一想,做母亲的心里是不是在流血。也就是从那天起,早年失去父亲的小雪梅,不知何故又见不到了朝夕相伴的母亲,那年她只有十一岁,多么幼小的生命,孤守空房,生活也无依无靠。

这时延吉市不法人员还专门安排很多巡警和街道负责人在金明花家附近蹲坑,企图抓捕去帮助小雪梅的法轮功学员。十一岁的小雪梅忽然没有了往日的母爱、家庭的温暖,一人住在屋里,看着漆黑的夜晚、冷清的屋子越住越害怕。那段日子,无助的小雪梅躲藏在狭小的房间角落里颤抖着,不知流了多少泪,苦苦喊着妈妈,一点小动静会使雪梅吓得半死,每一个黑黑的漫长夜晚雪梅都是这样度过的,只有孤独和恐怖、饥饿陪伴着她、折磨她。

二零零零年年末,当金明花被放回家,她看到昔日那个乖巧的小女儿一个劲的笑,变成一个行为异常的孩子。一天一个朋友来看金明花,说:“嫂子,雪梅好象不对劲呀,她为什么老这么笑呢?” 金明花初时还以为孩子是见到妈妈高兴的笑呢,经过朋友提醒,金明花才发觉女儿是有些不对劲,便带女儿到脑科医院检查,被确诊为精神分裂症。后虽经多方医治,但效果并不明显,一个十一岁的女孩就这样永远失去了她原本拥有的一切,永远离开了学校、老师、同学。

这种令人心酸的事情并没有触动那些不法官员丝毫的同情心。

自从金明花从劳教所被放回家后,不法官员也不放过她,三天两头到家里骚扰,、抄家。警察每来一次,雪梅的病就加重一次。没办法,金明花就不断的搬家、另租房子住,但不管走到哪里,还是躲不过警察的骚扰。

二零零三年三月初,四个自称河南派出所的警察突然闯入金明花的家中非法抄家,翻出法轮功书籍,当场绑架金明花。触目惊心的迫害就发生在小雪梅的眼前,强大的刺激使原本就精神异常的孩子再也承受不住了,当她眼睁睁的看着妈妈被坏人带走时,发出的不是哭声而是狂笑,孩子疯了。

而那些邪党不法人员,在小雪梅精神已经完全崩溃、生活又不能自理的情况下,还没有忘记“恶党妈妈”给的邪恶任务,毫无人性的将金明花劫持到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孩子的母亲被抓走,没有人管孩子,街道办事处将这可怜的小女孩送入了精神病院,当时他们说是免费住院、治疗。

金明花在黑嘴子劳教所,坚定信仰、拒不“转化”,被不法人员施以酷刑残酷迫害。

直至二零零五年三月,金明花回家后,到医院看孩子才知道根本就没给免费治疗,恶人们不但扣空了金明花的工资,院方说雪梅还欠医院两万多元的医疗费,须先付清欠款才能再办入院手续。被劳教所长期迫害后才被放出来的金明花,自己的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哪还有能力还清医院的欠款呢?就这样,金明花把女儿接回家自己照顾。但女儿的病情因得不到医疗控制,还在不断的加重。终于今年三月十六日,女儿因病情加重不得不又进了医院。金明花听说民政部门有政策,每个精神病患者每年有两个半月的免费治疗,她就着手去办这件事情。一切都很顺利,但当到医院时就受阻了。医院以患者还欠二万三千元医疗费为由,拒收患者就医。无论金明花如何解释,医院就是拒收。无奈之下,金明花只得给女儿办了出院手续。结算时,医院连押金七百元也给扣了。

回家后雪梅的病情又加重了,妈妈那点微薄的工资不但要维持母女俩的生活,还要交房租,别说还欠款,就连想住院治疗都很困难了。没有偿还能力的金明花根本就借不到钱,只好每天找来亲朋好友帮忙照顾女儿,用亲情善心感化她。

就在雪梅一天天好转的时候,一天突然又来了一个警察。警察叫门,金明花没有马上开门,只因为小雪梅一见警察就犯病,她怕警察再把妈妈带走。可是警察一直不走,还拼命砸门。金明花没有办法,只好对警察说:“你进来可以,但不要让我女儿看见你,不能吓着她。”这时帮助金明花照顾孩子的朋友们不知警察来干什么,也起来走了。警察截住一个朋友要看身份证,朋友感到好笑,说:“哪有来朋友家玩还得带身份证的?”

朋友走后不久,又来了三个警察非要进屋,金明花无奈只得让他们进屋。这几个人进屋后询问了一下情况,然后逼金明花赶快搬家。金明花说:“那你们让我上哪住啊?”

几个警察进了一个房间不知又商量什么,这时在另一个屋里的小雪梅早已被这突发状况刺激的发病了。只见她穿着冬天穿的棉衣,带着帽子、穿好鞋,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后来发起狂来,把警察赶出了门。

从那以后病情更重了,连呵护她的妈妈都不认识了,所以就发生了文章开头的那酸心的一幕。从那天起,雪梅病得不认人了,经常打自己的妈妈,打来照顾自己的亲朋,在她眼里把这些人都当成了要抓她妈妈的警察。金明花现在每天以泪洗面,度日如年,她不明白自己有什么错,她不过是信仰了真善忍,中共却如此将她逼上如此绝路?

孤儿寡母、泪母疯女,这人间惨剧何时才能停止?那些曾经和现在给金明花一家造成痛苦的人们,当你们看到这篇文章时,是否能唤醒你那仅剩的一丝良知?能否意识到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又是否会有所愧疚呢?

从一九九九年邪恶中共流氓头子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法轮功信仰团体发动了灭绝人性的迫害,将很多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在这场浩劫中,参与迫害的人很多是听了邪党颠倒是非的宣传,对法轮功产生了莫明的仇恨,认为炼法轮功的应该是这种结果。其实大家想一想,为什么在世界上唯独共产邪党当政的国家才打击各种信仰团体。在中共邪党当政的这五十几年当中,邪党的政治运动何尝不是先诬蔑和抹黑开始,这是中共邪党打击异己的时候惯用的手法。每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是我们才发现我们又被邪恶的中共欺骗了,但是我们为什么总是随着历史的过去才知道自己的上当受骗呢?

请所有的中国民众能静心思考一下,不要再被这个邪恶中共的谎言受欺骗。其实当你们觉的迫害这些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跟自己无关的时候,很可能下一个目标就是你。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早日看清邪恶中共的真面目,脱离邪恶中共选择自己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