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共产党给我钱……”说起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七日】在中共的独裁统治下,人们经常会这样说:“共产党给我钱……”、“谁给我钱我就对谁好……”。

共产党真的给你钱了吗?

咱们首先看看共产党是干什么的。谁都知道共产党不是开公司的,不是赚钱的,它的专业以前是“武装夺取政权”,现在是“实行人民民主专政”,它自己都要老百姓来养活的,怎么可能给别人钱呢?

而且中国老百姓不仅要养活共产党的超过正常国家的(占人口比例)数倍之多的政府官员,还要养活同样数量的共产党的党务官员;中国老百姓不仅要养活这样一个机构臃肿的庞大的官僚集团,还要供应无官不贪无恶不做的中共官员的种种腐败所需。到底是谁给谁钱的,这可是清清楚楚的呀!

咱们再想一想:我们付出了劳动是不是应该得到应得的报酬呢?走遍全世界,这都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公理呀!是不是?何况在中共这里,人们的劳动所得比实际应该得到的要少得多;所以大家的收入才是如此的微薄,生活水准才是如此的低下。而就这么一点可怜的收入还得说是共产党“给”的。美国人没有共产党给钱,西方人也没有共产党给钱,而人家的劳动报酬比我们要高得多;人家国民的收入、生活水平和我们中国的老百姓简直没法比。当年的东德与西德,直到现在的南韩和北韩之间的差异都是有目共睹的;中国现在无处不腐败现实,也是路人皆知的。这本来是共产党欠了我们的,可是听了这话倒是我们欠了它的,我们还要对欺压盘剥我们的中共感恩戴德哩。这是什么道理呀?

那么为什么会有如此的不可理喻的说法呢?这也是有原因的。首先和中共一直以来的血腥的政治迫害是分不开的。

早在延安整风时的“野百合花事件”就是在告诉人们:一切都必须要以中共的意志为转移,否则的话,你就会如同王实味一样,枪毙你还嫌浪费子弹呢,从后心一刀然后填入枯井了事。1957年的反右派运动,实际上就是在告诉大家:凡是敢给共产党提意见的人,没一个会有好下场的,哪怕你是真心为共产党好,结果都是一样的。因为你竟然胆敢给共产党提意见!这本身就是犯罪,罪不可赦。

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即便是中共元老的彭德怀,即便是他讲的话非常委婉,在假话里头加了一点真话,那也不行,也都是反党集团的头子,必须打倒而后快。及至“文化大革命”象张志新这样的因为说了真话而被轮奸、割喉、枪杀的事情不知道发生了多少。对“六四”学生的杀害,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虐杀及活体摘取器官……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令人发指的,都是中共向所有的中国人一次又一次发出的同样内涵的恐怖信息:在邪党的领导下,生存权就是最大的人权。什么意思呢?能让你活着就已经是天大的幸事了,不然的话,不管你是国家主席,还是普通群众;你是基督教徒,还是法轮大法弟子;党一旦收回了这个唯党所有的生存权的话,你就死有余辜了。

所以我们想想: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里的人,脱口说出:“共产党给我钱……”之类的话,那实在是太“正常”了。

“共产党给我钱……”之说之所以如此的经久不衰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共产党确确实实早已垄断了所有的社会财富。在1949年以后,共产党先是没收“官僚资本”,后是“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三大改造),再经过1958年的“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化,还有“文化大革命”中的“割掉资本主义尾巴”……这样一来,可怜的全中国人就成了真正的无产阶级了,没有一点自主的经济成份。包括党国大员,如果不听党的话,一旦工资停发,全家人就有被饿死的危险。共产党就是这样牢牢的攥住每一个中国人的喉咙,只要它的手指轻轻一捏,那么什么都就变成了无声的句号。这时候你的信仰、气节、观念、立场、人格、道德……统统的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不堪一捏。(中共的公安部长周永康在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罪恶活动中对此就进行了淋漓尽致的发挥和运用。)想一想,多么可爱的生存权啊,对一个中国人来说,那是多么的直接,多么的现实,多么多么的如饥似渴啊。所以才有了夫妻互斗、母子成仇、父子反目的“奇迹”不断涌现,就是为了这个人类有史以来显得珍贵无比而又最容易被剥夺而去的中国特色的生存权。如此,久而久之,大家只好默认,什么都是共产党的,你的工资、地位、名声、安全……一切的一切,如果共产党不给你了,那你就绝对的完蛋了。这就是说:你的东西,全部给强盗抢走了,在你真正一穷二白的情况下,强盗就非常“仁慈”的“给”您点本来是你的东西之中的小小一部份。于是你就会心潮澎湃感激涕零的说:“共产党给我钱……”。那可实实在在的是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了,可真正是催人泪下的赞歌了。

古代的奴隶有没有生存权呢?咱们想想,应该有。因为就是最狠毒的奴隶主也不能把奴隶随便杀掉,因为奴隶毕竟是他的财产,他杀掉一个奴隶就等于杀掉了自己的财富;因为奴隶的最高价值并不是用杀害来体现的,可见这个生存权是不能随便说剥夺就剥夺的,哪怕是在远古时代。但是在共产党这儿,这个道理就完全的被推翻了。从1949年以后,一次又一次的残酷的政治运动,就是对中共邪灵的一次又一次的伏尸百万的嗜血之祭。毛泽东曾对赫鲁晓夫说,赫鲁晓夫同志,如果爆发了战争,你们苏联要多少人我们给你多少人。中国有的是人。在毛泽东看来,中国人是什么?是丰富的战争资源,是他们用来打仗的人体武器而已。毛还说,文化大革命要每隔七八年再来一次。邓小平说,杀二十万,保持二十年的稳定。江泽民说,“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古人有云:人命关天。人的命是天给的,不能随便就杀掉。可是在中共领导人的眼里,中国人只不过是“为共产主义贡献”的“牺牲”品而已。在这样一大群一大群的牺牲品面前,共产党什么还干不出来呢?它可以“团结地主”抗日,也可以“保护富农”土改,还可以“专政”“地富反坏右”来“继续革命”;它可以“批判资产阶级法权”,也可以“多种经济体制并存”;它可以在高唱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国际歌》)的同时还可以以同样的调门高唱毛泽东“他是人民的大救星” (《东方红》);什么“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没有毛主席亲”“党啊,妈妈,是你把我养大……”它可以今天把你打倒在地明天又给你“昭雪平反”;今天标榜你为革命的动力,明天又让你成为人民公敌……成天泡在这样的暴力与谎言,无耻与无常交织的喧嚣之中的人,几十年下来,谎言与真理就没什么区别了,大家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甚至于还觉的舍此而何求呢?于是,“共产党给我钱”不对吗?明明是它给我钱的呀?

这令我们想起《西游记》第四十七回和第四十八回里讲的故事:说“通天河”那个地方有个灵感大王,它给老百姓“施甘雨,落庆云”,大家对它焚香跪迎,顶礼膜拜。但是这个大王的“甘雨”、“庆云”,却是要百姓用童男童女的命去换的。就象轮流值日一样,家家户户轮流着贡献自己的孩子给它吃, 而且还必须是亲生的。自己的亲生骨肉被妖怪吃了,谁的心里不痛苦呢?但是没有办法,只得认了。这段故事,那简直就是对共产党社会的又一个准确的预言和生动的真实写照!

不是吗?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你要活着你就得跟着共产党走,你跟着共产党走的话你就会造下无边的深重的罪业。在土改中你就得去斗地主,在反右中你得去诬陷人,共产党在批判刘少奇的时候,你敢不批判?共产党在批判邓小平和歌颂邓小平的时候,你敢不批判和不歌颂?共产党要你上老山前线送命、要你去残杀青年学生、要你去迫害法轮功……你去还是不去?如果你说“不”,好,你等着……你如果去做了,那你要造多大的业啊,你怎么才能还掉这个业债啊。当年的红卫兵不就是这样的炮灰吗?甚至于刘少奇、彭德怀、陶铸……哪个不是先造业后遭殃的炮灰呢?在这样的前提下共产党才“给”了你钱的。

我们大家想一想:这样的事情还要持续下去吗?难道说我们就必须得象所有被中共杀害了的人们那样一个个做献给中共的羔羊吗?难道说这就是中国人应有的归宿吗?

那么怎么办呢?拿起武器做陈胜、吴广?或者象邓拓、吴晗、翦伯赞、老舍……他们那样自杀而去?不是,都不是。因为生命是可贵的,无论在什么情况下,自杀都是有罪的。现在我要告诉您一个千真万确的消息:不用枪不用炮,天灭中共的时候马上就要到了。也许您会说,共产党迫害了法轮功,你们大法弟子仇恨共产党而危言耸听吧。告诉您,共产党是非常残酷的迫害了大法弟子,但是我们谨遵师父教诲,修真善忍,修出来的是慈悲是大善之心。我们对任何人任何生命都没有什么仇恨,无论他做了什么。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慈悲所有的生命。我们希望所有的人都有美好的未来,包括迫害过我们的人;(除非他是江泽民、他是罗干、刘京和周永康,因为这些人的罪业已经是无法偿还了。)于是我们才不计自己得失与安危的告诉您事实真相,告诉您共产党是什么,告诉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又将面临怎样的未来……归根到底一句话:我们的目的就是救人。

也许有人要问:你说天灭中共的时候马上就要到了有何凭证?凭证肯定有,而且很多,关键是看您信与不信。比如,圣经《启示录》、《梅花诗》、《格庵遗录》、《诸世纪》、《马前课》、《推背图》、《步虚大师预言》等等古籍中都有明确的揭示。“前人之述备矣”,这里不再赘述。在这里我们只举一个例子: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贵州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经中国科学院的专家们考证后确认为)二亿七千万年前的“藏字石”。上面有“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引起了人们的特别关注。按照达尔文的进化论,二亿七千万年前怎么会有文字呢?但这块“藏字石”却实实在在的告诉人们:这,就是二亿七千万年前的文字,写的是中国共产党的归宿。那么大的一个“亡”字,连惯于造假的中共也束手无策,它在静静的等待着人们的觉醒。发人深思的是,这块“藏字石”它早不出现迟不出现,就在中共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的时候出现了。我们想一想,这算不算是个凭证?您欲知其详,在网上搜索“藏字石”三字便可浏览有关的信息和图片了。

我们还可以从历史的角度上看看天是否要灭掉中共这个问题:夏桀商纣为什么亡国了?秦朝能够统一全国,却为什么又很快灭亡了?隋朝刚刚统一全国,国力强盛,但为什么又很快的土崩瓦解了呢?希特勒法西斯势力曾经一度横扫了欧洲,但又为什么很快就烟消云散了呢?简单的说,三个字:太残暴。实际上,中共之残暴则更是空前绝后登峰造极了的。作恶多端必自毙,老天既然自古以来就在惩恶扬善,怎么可能让中共这个杀人八千万的恶魔再杀下去呢?所以天灭中共是肯定的必然的马上的事情。

那么当中共灭亡之际,那些还跟着中共跑的人怎么办呢?老天爷把他们往哪儿放呢?因为他们和中共是同类,既然是同类,那么其结局也就可想而知了。

所以,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关头,我们首先劝您真心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您真心记诵的时候,您就会发现,世界是那么的宽容,并不是中共所歪曲的是群兽相残的竞技场。您会发现世界之精深之博大、宽广和美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催人向善。您会发现人就是应该堂堂正正的做人,而绝不是匍匐在中共的暴政之下颤栗着“生存”;您还会发现,中共所有抹黑法轮功的伎俩都不过是恶毒而愚蠢的自掘坟墓而已。

其次,我们还要劝您赶快从共产党的精神集中营(党、团、队)中退出来。退的方法也很简单很安全的:您可以用电子邮件发表声明 ,信箱是:tdsc01@epochtimes.com ;也可以在网上发表声明,网址: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可以用退党传真 001845——2306687 001631——9303243, 或者打退党电话 001866——6976570 001702——8731734 ;或者发手机短讯:00886——911643438 00886——912291299(退党发“我愿意1”,退团发“我愿意2”退队发“我愿意3”三退发“我愿意123”)。用真名、笔名、小名、化名都行,现在已经有2200多万人退出来了。如果暂时还不能上网或打电话的话,可以先把您的声明张贴在公共场所(当然要注意安全)然后等待时机上网声明退出。可以说这是一念之间就可完成的事情,不用您花一分钱就可得到了永远的幸福和自由。这也正是神对人的慈悲,但愿您能够为自己负责而做出聪明智慧的选择。

这样到了天灭中共的那一天,您一定会因为您的选择而庆幸万分。您就可以用正常的思维去思考用正常的声音去说话了,您讲真话也就没谁来迫害了,您用不着只有自虐才能求安了,人生的尊严就是您生命永远的本色了。那时候您堂堂正正的说:“我挣的钱就是我自己的,谁要贪污了咱就法庭上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