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慈悲呵护下闯出看守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七日】今年初,我在某大院内做真相时被恶人发现,扣留在院门卫值班室不让回家,并很快被报至保卫处。在僵持过程中,我不断的给在场人员讲真相、劝善,但由于心态不稳、正念不纯,心里不自觉的承认被邪恶抓住了把柄,進而升起怕心、想很快解脱的心、侥幸心等各种人心,关键时刻想不起求救师父, 也忘了师父经文中正念除恶的教诲,讲真相怎么能有好效果呢!

直到恶人、恶警、警车一行来到要把我带走,我才警醒过来、神起来,心想:大法弟子讲真相是为了制止迫害、救度众生,做的是最正的事,谁想迫害都不配。他们要我上车,我坚决不上,质问他们:“你们凭什么把我带走,讲不讲道理? 我没违反任何法律。”边说边往大街上走。恶人撕扯着强行将我拖上车,我发自内心的大声喊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早已围观了好多人,恶人一看我喊,赶紧关上车门,仓惶开往派出所。

当夜恶警突击审我,我一句话不回答,回答就是讲真相。完了让我签字,我说:“你们干的什么事,我一个字不会给你签的。”恶警面无表情,也不坚持,好象例行公事,草草结束。近夜十二点,他们谎称天冷,要开车去我家帮我拿衣服,我一想家里证实法的资料、设备可不能让他们搜走,就说:“我不冷,不用拿东西。”他们一看说不动我就走了(后来知道,他们骗开房门,趁深夜邻居熟睡时,抄了家。)当夜我给看守我的两个人几乎讲了一夜的真相。第三天上午,恶人把我送往本市第二看守所关押。

人身失去自由,和社会上的偷窃、吸毒、贪污、卖淫、斗殴等犯人同处一室。第一感受就是为她们在迷中造业、毁灭自己感到可怜,既然来了就是缘份,一定要讲真相救度她们。

接下来我开始反省自己,肯定是修得有大漏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的。师父在《走向圆满》一文中讲:“你们知道吗?目前旧的恶势力对大法迫害的最大的借口之一就是说你们的根本执著在掩盖着,从而加大此难,要把这些人找出来。”

我突然悟到:我是否就是被旧势力找出来的抱着根本执著不放的其中一个?自己入门时是为了治病,治病的心始终放不彻底,时不时的被病业的反映和感受牵上来扯下去,至今对食物仍在挑选,经常以身体差为由希望人照顾并降低心性标准和放松对自己的严格要求,说到底骨子里仍在把自己当作一个“病在慢慢好的人”,而不是一个身体早已净化的修炼人。如果长期抱着这种治病的想法留在大法中,严格说能是师父的弟子吗?再如争斗心、好胜心、妒嫉心、干事心,平时爱急躁、发火、不能忍、爱争执,看别人如豆腐渣,看自己一朵花,总爱挑别人毛病,总觉的自己比别人好,遇事自己说了算等等,就在出事的当天还在和老伴争执不休,什么慈悲、善念、祥和、宽容、平静,体现很少;遇到问题不是找自己而是坚持己见,很少考虑别人是否承受得了,修来修去,平时为什么都重视不起来呢?到了看守所才肯自省呢!自己长期姑息,滋养着这些人心,放任自己的魔性,旧势力看你不象大法弟子,当然要以迫害考验你。

想到这些我的眼泪一下涌出来,慈悲的师父不嫌弃弟子,利用旧势力安排的这一关帮我发现执著,去执著。自己对不起师父 ,只有更精進,做好三件事才不负师恩啊!

想到了师父,想到了法,刚進来时的顾虑心、怕心、执著出去的心都没有了。心态稳定下来后,我马上和另两名弟子形成了一个小整体。

面对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电子监控,面对邪恶明令不许炼功、不许谈法轮功的事。在此邪恶环境下如何做好三件事?我们经过简短交流,都认为绝对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三件事都得做好。

首先是学法,晚上别人看电视,我们三个凑一起背法,各自背各自能记住的法给大家听,手头有的经文分着背,然后再交换。《洪吟》、《洪吟(二)》很快就全部背会了,较长的经文如《走向圆满》在家时背不过,居然也很快能背下来。其他人员相互以污垢不堪的语言争吵、互骂时,我们不停的背法,电视高音播放干扰时发正念、背法,手头干着活儿脑子背着法,保持自己的大脑始终有法,不被干扰,一起学法、背法、切磋是我们一天最高兴的事。

讲真相随时随地在做。白天干活儿时顺着题儿一起讲,各自邻铺睡的各自负责讲。号长是个经济犯,受邪党毒害较深,我们一协调,吃完饭三个凑到她跟前一齐讲“九评”退党真相。狱警找谈话、公安提讯更不放过讲真相。提讯我的一个女警官,主动问我天安门自焚怎么回事。跟我邻铺的是一个十八岁的卖淫女孩,不愿让家里父母知道自己被关,怕老人伤心,身上又没钱,独自在被子里哭。我就给她讲有关德业、做人标准等,告诉她是在自毁;同时在生活上关心她,把自己的零食、洗漱用品分给她吃和用;主动帮她搞卫生、整铺被,她很快知道错了,并表示愿看《转法轮》、学功。由于坚持讲真相和身体力行,其他犯人的态度也由冷漠、敌视变的友善起来,有心里话愿意接近和跟我们讲,修炼的环境也变得越来越宽松。

如白天没机会炼功,晚上在卫生间(监控不到)炼,值班人员主动给我们报信儿,发现巡夜的告诉暂停。有一天号长点名时转达狱警的指令,今晚某副所长当班,此人很严(邪),你们不能再炼,如被发现后果自负。点名一结束,我仨交换个眼神,相互一笑,就明白了,功照炼。结果值班的悄悄告诉我们:“你们炼吧,我们替你们看着点儿”。号长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这样炼功一次也没有间断过。

二十天后,当我正在给一个刚進来的偷盗人员讲真相时,派出所来人把我从看守所接回,到派出所后,让我在各种材料上签字,我拒签,恶人就叫我的亲友来劝,扬言不签不放回家,我明白这是让我过亲情关,无论怎么劝我也不动心,折腾到晚上十点多,一看我真不动心,就说:“你不签,我们该怎么样还照样办,你回去吧。”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堂堂正正回了家,溶入到证实法的洪流中去了。

此次经历使我挖出和去掉了自己很多执著,深切体悟到了修炼的严肃性;信师信法、坚定正念是在任何环境下、任何困难情况下都绝对不可动摇的。也望同修汲取我的教训,不要被整到劳教所里了才严肃对待修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