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去肮脏低能的色欲之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九日】在我被绑架的时候,有个恶警说:“你不合格。”我在劳教所被绑死人床的时候,那个监管队长说了一句话:“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干的丑事。”它其实根本不知道我的个人情况,很清楚,是旧势力利用它的嘴说出来的。我当时很惊讶,其实,我心里明白我是有难以启齿的丑事,而且是在修炼后。

我一再鼓起勇气写出来,是网上同修剜心透骨的在色欲方面的剖析,使我更深一步的认识到,这样做是必须的,我要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必须把它暴露出来。

其实,关于色欲,明慧上登了汇编小册子《修心断欲》,也一再指出是凡被关進劳教或监狱的一定要查查自己是否有没过好的色欲关,结果被旧势力拽着不放,它们就看不上这样的。我也曾在一位女同修面前提到在这方面有过不好的行为,但仅仅这样一带而过。

没得法前,我与男友(同学)一同来到这个北方城市,与他结婚。他家庭责任感差,交往甚多,经常不在家吃饭。几年后刚有个孩子,他就因炒股透支赔钱,在外面呆了几年,回来后,迫于母亲的压力分居生活。这期间精神、感情上十分痛苦,只想有个真正可以依靠的。在此时认识了一个有妇之夫,他对我表示格外的关心,后因他们家庭内出现复杂矛盾,他和他妻子分居,说马上就要离婚,之后和我结合。这期间,在我和他都没离婚的情况下,发生过不正当的关系。后来我离了婚。

98年我得法了,感觉到这件事情不对。正好这期间他出国。因怕对他造成伤害,我只是不给他写信,没有正面说明断绝关系的事。99年,正当7.20期间,他回来了,我对他讲这件事不果断,看他痛苦的样子,加之自己也法理不清,可怜他一个人带个孩子(他妻子因事逃往国外),无知、善心加之自己的私心、情欲,又稀里糊涂的陷入其中几次欲罢不能。后来,他们终于离了婚,我和他也就结婚了,他成了我现在的丈夫。

拿现在人的观点看,这似乎不算什么,但宇宙中有一个恒定不变的理,做人也有做人的标准。我在修炼后,还理智不清的做了这样肮脏的事,给自己的修炼造成了额外的魔难,给救度众生造成障碍,让师父操心。在夫妻生活中,没有严格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混同于常人,还认为是符合常人生活状态,没有主动抑制那些不好的东西。

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为什么有这样的魔难,与自己的成长过程中的污染也有关系,这其中不乏旧势力的安排。从学生时起,喜欢别人夸自己有气质,好在异性面前表现自己的清高,内心里想着这样会很特别。虽然表面不卖弄,但内心状态是一样的。受流行言情小说影响,对情过于用心,以至于总感到受伤害;沾染了现代的对于色欲的变异认识,加之向往所谓美好的家庭生活,被带动着下滑。如果不修炼,真是很危险。

其实师父对我们的救度,真是什么也不看,就看对大法的态度。那么,我在肮脏的心、行为、观念与大法之间,到底选择哪一个?我在背《转法轮》第二讲时知道了,很多时候不是师父不帮,而是我自己在认识上没有提高,不象一个真正的修炼人。

我在面对面讲清真相方面一直磕磕碰碰,怕心与人的观念障碍,效果不好。我知道到今天这是必须突破的问题了。我要多学法,多去执著心,真心为着众生,使自己更有能力讲清真相,同时在讲清真相中提高自己,完成自己救度众生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