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湖北省仙桃市恶人吴水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九日】二零零七年五月中旬,湖北省仙桃市龙华山办事处法轮功学员刘红秀正在家里炼功,被邪恶中共谎言毒害的丈夫吴水平打电话招来恶警,导致刘红秀被七、八个恶警连踢带打从家里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多年来,在刘红秀面临中共的恶官恶警迫害的时候,丈夫吴水平因为听信了恶党宣传,也极尽邪恶的打骂、摧残刘红秀,助纣为虐。

比如,如果哪一天菜做的不合他的口味,他说是炼法轮功造成的,从而大打出手。吴水平在家里三天两头的毒打刘红秀,说刘红秀炼法轮功这没做好,那没做好,故意找借口整刘红秀,拳打脚踢,打耳光,抓头发撞墙、用烟头烫就象家常便饭。二零零三年,刘红秀被仙桃“六一零”恶人绑架,当刘红秀被迫害的快不行了,奄奄一息被送到家,躺在地上,吴水平跑过去踢了刘红秀两脚。

二零零二年,吴水平在外面欺骗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说自己的老婆炼法轮功得癌症死了,并骗该女孩同居;在亲戚朋友中,吴水平造谣说因为刘红秀炼法轮功要和她离婚。其真实目地是想抛弃刘红秀母子三人,而又想得到房产和钱财。当他的阴谋败露后,法院将财产判给了刘红秀。女孩的家人要打断他的腿,这时的吴水平可怜兮兮,一无所有。而这一切都是他自己行恶招来的。

离婚后,吴水平外出打工,将自己的身体搞垮,他的朋友来求刘红秀,说吴水平已经得了绝症。刘红秀依然接纳了他,照顾他。吴水平躺在床上几个月,刘红秀又要管大人,又要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一个女人,没有稳定的收入,一家四口人要吃饭,两个小孩要上学,一个男人在家养病,想象不到的艰难与压力。也许刘红秀的善当时真的感动了吴水平,他说:等我病好了,我出去赚钱,一个月赚八百就交六百元给你生活。

时过境迁,病一好,吴水平的一切恶习也立即恢复。不久,两人因为小事意见不一样,吴水平对刘红秀举起了菜刀,幸亏刘红秀用胳膊挡了一下,没有被砍死,至今胳膊还留着一条长长的刀疤。

在刘红秀被绑架前一段时间,吴水平一直要求刘红秀将房子做抵押,说是利用抵押款做生意。房子是母女三人的安身之处,刘红秀没有答应。今天吴水平这个时候举报刘红秀,真有借刀杀人之嫌,要置刘红秀于死地,毫无障碍的抢夺本属于刘红秀的财产。然而这次吴水平又落空了,他没有找到房产证。用无情无义、忘恩负义也形容不了吴水平的所作所为。

这一绑架令多少人为刘红秀捏了一把汗,共产恶党什么坏事都干的出来。恶党将法轮功学员谋杀、酷刑、劳改、劳教、洗脑、注射破坏大脑神经的药物,甚至将健康的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牟取暴利。至今已经得到证实的至少有三千零八十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数十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受,难以计数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后焚尸灭迹,数数千人被注入破坏神经药物致疯、致呆、致瘫、致残。

人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都是要遭报应的,特别是迫害大法弟子很多人都得到现报。据海外明慧网、大纪元、看中国等报道,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的不下万例,有的得癌症或其它怪病、狠病而死,有的出车祸而亡,有的因触犯国法而被判刑和自杀。凡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都是品性十分恶劣之人。

中共九常委之一的黄菊,是主管财政的副总理,帮助江××迫害法轮功学员,后得胰腺癌,前不久死亡;天津政法委书记宋平顺,是天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首,前不久因贪污案发,自杀身亡。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刘京已患癌症,日渐沉重,即将去职。恶徒受恶报的太多,这里不一一列举。

那些不听劝善、执意要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也将受到为自己今日的恶行承担明日的恶果。希望吴水平良知觉醒,停止一切迫害刘红秀的行为,将刘红秀从魔窟救出,也是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同时也正告仙桃市六一零、仙桃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等直接迫害刘红秀的恶人,立即无条件释放刘红秀,善待法轮功学员是行善之举,会是给自己奠定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