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内心真正重视起自己的提高,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一日】我是一名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风风雨雨中跟随师父走到今天,虽然也有没做好时留下的遗憾,但更多的是在修炼中越来越理智、坚定、成熟了。今天想和大家交流的是:怎样在做好三件事时不断纯净自己,修的执著无一漏,让我们先天美好纯真完全为了别人的本性在助师正法中救度更多的有缘众生。

我是八小时的上班族,工作很忙,回家后又要圆容好家庭的环境,所以每天都感到时间过的很快,做一切事时都是在抓紧、抓紧。我学法一般安排在晚上,下班后抽出一两个小时出去发资料。刚刚面对面讲真相时有些障碍,一些有缘人就在我那颗保护自己的私心下错过了明白真相的机缘。回来后反省自己,发现每次让我开不了口的都是一些身边的同事,陌生人反而好讲,而且一讲就退,为什么会这样呢?如果仅仅只是一颗私心,那为什么对陌生人我却一点障碍都没有,思想很纯净,就是要告诉他们真相,三退保平安。我问自己:你为什么不敢讲,你的心里是什么在障碍着?突然一个念头冒出来,我讲了他们也许会告诉我的丈夫,家里又不安宁了。

噢,原来是这样,我一下子找到了根子,可是同时心里又觉的无比沉重,为自己在家庭这个问题上老是冲不破而苦恼着。

在修炼的路上,我一直有一个强大的执著,那就是执著于家庭的安逸。七二零以后,因为几次進京证实大法被非法抓捕,后来又因为自己没有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资料点同修不修口造成的表面原因下,我再次被邪恶之徒非法关押半年之久。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旧势力利用我没有放下的亲情给我制造魔难,丈夫被逼的自杀后被同事送到医院抢救,母亲也几乎精神失常(共产邪党造谣说我们无情无义,可它们却用流氓的手段强迫我们放弃信仰,使千千万万和我一样坚定修炼的家庭支离破碎,谁正谁邪不是一目了然吗?)我回家以后,对家庭亲情的放下一度成为我正法修炼路上的强大障碍。

可能我的这颗心很强,所以在去这颗心时每次都可以说是惊天动地,为了让我放弃修炼,家人什么招都使出来了,软硬兼施,全体动员,好象有一种不把我拉下来就不罢休的架势。那时候我的心里觉的很苦很苦,因为没有达到法在不同层次对我的要求,感到自己就象师父说的那个装满水的水缸,再加一点儿就会漾出来。刚开始的时候,我做三件事时都不让他们知道,知道不对但总是突破不了。我心里明白修炼没有任何捷径可走,每一个层次对生命都有不同的标准,我不去掉那些常人执著的心,不从根本上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形成的人的观念,不同化法对生命不同层次的要求,我就不可能升华,而任何一颗人心都是我们回去的障碍。

有时候,人心一起就想要是师父在我身边多好啊,师父望我一眼那些执著都会去掉,因为在师父无限的慈悲中它们自己就会化掉,就象那个木头渣掉在一炉钢水里,瞬间消失。可是这也不是我自己修的啊,那是师父帮我去掉的,这颗心不是我自己修下去的,是有漏的。师父早就讲过要以法为师,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多学法多学法。

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曝光以后,有一次和同修交流中得知我们医院刚做了一例器官移植,在报纸上都刊登了。前几天同修到医院去发正念,看到医院停了很多警车,手术室外面也有好多便衣。但这些我竟然一点儿也不知道,但是我想今天同修和我说也不是偶然的,一定也有一份我应该负起的责任。不久科室年终聚餐,我有机会和院长接触,找了一个合适的机会我直接问他:“您听说过国外报道苏家屯血栓医院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然后焚尸灭迹吗?”他表示不可能。我又接着说:“我炼法轮功,我很关注这件事,我们医院做的器官移植手术您知道器官的来源合法吗?”他说这个我可以向你保证不是来自法轮功。我说:“请您和所有正义人士一起来关注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不要非法使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行吗?”他说我们会关注的。

晚上回到家里,我丈夫不知怎么听说了这件事,一脸怒气,气势汹汹的对我说:“你胆子越来越大,现在还和领导说去,我看这日子没法过了,你考虑考虑我们以后怎么办吧!”后来他又告诉了母亲,母亲也吓的没办法,一时间全家的矛头都对准了我。我的心里很清醒,这就是冲我这颗没放下的人心来的,尽管有旧势力的干扰,但是如果我没有这颗心,它就没有招儿。我一边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干扰,一边正念坚定的说:“不管你们怎么看我今天所做的事,反正共产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一天不停止,我就揭露它的迫害一天不停止。”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感到无比轻松,我终于冲破了这个障碍,心里一下子体会到没有任何束缚的美好。其实,人为什么会觉的苦,身体的承受只是一方面,关键是人放不下的心太多,什么都牵挂着,想放又放不下才会觉的苦,而放下会让生命更轻松更自在。

和我一起上班的一个同事,以前因为自己的执着障碍,没有很深入的给她讲真相劝三退,虽然平时也和她讲过一些,但她就是不退。再过几天她就要调到别的部门去了。有一天我突然想,不行,我一定要让她明白,她和我共事多年,肯定不是无缘无故的,就是要救的人。于是我很诚恳的对她说:“退了吧,如果有一天,你因为没有三退而被推向毁灭的边缘,我会很难过很难过的,因为我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我们在一起这么久,还是没有让你真正明白,这是我做的不够啊!”我说的是心里话,自己的心灵深处仿佛都在为她担忧,我想她一定能够感受到我是真心为她好,结果她退了,我们的正念是能够改变常人的。

《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师父说:“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我想那两年多来三退缓慢也是我们心性的真实写照。因为我们自己许多执著心不去,被各种人心干扰着,不能达到法对不同层次生命的要求,不能升华到那一境界,真正认识到自己肩负的神圣使命,所以在做三件事中懈怠,甚至被各种执著牵制着不能精進。

其实这还是一个自己修炼的问题,你的人心少了,越来越纯净,境界越来越高,在做三件事时干扰就越小,当你达到那个境界,就会尽一切可能去做好。我常常想,如果我今天就是一个无比圣洁慈悲的神,我会怎么做?师父要求我们修成一个无私无我完全为了别人的生命,我做到了吗?一个宇宙的保卫者,他可以为了宇宙众生放弃自己的生命,真要把我放到那个位置上,我的心能达到这一点吗?如果我现在就是一个无比圣洁伟大的神,那我首先想到的应该是:我们是这些生命明白大法真相,认清恶党本质三退平安的唯一希望,无论采取什么方式,一定要让他们明白,救度他们。

其实有很多同修还做的不够好,这与自己的学法提高是有直接关系的。我们三件事做的如何,用心成度有多少,与我们自身境界的提升也是有直接关系的。可能在修炼中自己在法中明白了不同层次的法理,思想升华到那个境界,在具体做三件事中就会体现出你用心的成度。这是在有同修向我抱怨别人做的怎么不好时我经常说的一些话,因为我们在不同的层次不同的境界,所表现出来就是在做三件事时不同的状态。所以自己的学法提高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师父每次讲法都要我们多学法多学法,可还是有同修不能从内心真正重视起来。同时做三件事时又融入了我们自己提高的因素。

我们是一个整体,如果你不能做资料,那就去发,去面对面讲,去打电话,发传真,电视插播,帮助传递资料,协调,上网,收集各种证实法的信息,威力同样是巨大的,只要我们用心去做,一定会救度更多的有缘众生。往往是我们那些不放的执著在障碍,不能正念很强的去对待那些应该去掉的不纯净的心,才会懈怠。

有时候常听同修说:这是旧势力的干扰。那我想问一句,旧势力为什么要干扰你?为什么能干扰得了你?我们虽然不承认旧势力的存在,但并不表示我们就可以放松自己修炼境界的提高,那些干扰里都有我们自己要提高的因素。

前些天做了个梦,梦见我站在一尊巨佛面前,而我的面前又有很多的人群,心里好象觉的一切都快结束了,我在盘算着,面前哪些人是我讲过真相的,哪些没讲到。突然从自己的心灵深处升起无法抑制的悲伤,嘴里念着:怎么办啊!他们就要被销毁了,怎么办才好!我哭着,简直没办法控制这样的悲伤,从梦里哭醒,脸上的泪让我觉的这样真实,更让我多了一份努力去做好的责任。

但愿我们每一位同修都能从内心真正重视起自己的提高,从而担负起师尊赋予我们的伟大使命,抓紧一切时间做好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